我獨自坐喺漆黑嘅客廳,笑聲依然喺我耳中徘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天魔伴隨最後嘅笑聲,連同龐亮嘅靈魂一同消失喺呢個世界上,永不超生。

不留半點痕跡。

消滅天魔之後,我一言不發轉身離開。



無論係白寧、霍靜定穆樞機,都企喺原地愣望住我,但無出聲。

大概,喺佢哋眼中我就係邪門外道,為咗報仇不惜犧牲無辜生命嘅人。

身為一個驅魔師,係要去保護凡人以免受妖魔鬼怪侵襲,而唔係為咗消滅妖魔鬼怪而妄顧他人性命。

其實我明白,我深知呢個道理。

但我無辦法去遵從,亦自知無面目再面對佢哋。



無論係點,終於報咗仇。

一切因緣,喺呢刻告一段落。

但係,點解呢刻我並無開心嘅感覺?

我望住寂寥嘅牆壁,感受到嘅只有空虛。

「喵……」小黑大概俾幾日無返嚟嘅主人我嘈醒,慢慢行出大廳。



佢乖巧跳上我大脾,並無為我無餵佢幾日嘢食呢件事而憤怒。

好彩妖本身構造比一般動物進化,幾日無食嘢亦不成問題。

「喵……喵喵?」小黑瞪大水汪汪嘅雙眼望住我,彷彿慰問緊我「發生咩事」。

即使係咁,我依然只感到空虛同寂寞。

或者,我本身嘅存在就係咁悲哀。

咯咯咯——

門外傳嚟敲門聲。

我放低小黑,腳步徬徨行過去打開門。



企喺門後嘅人,係白寧。

佢表情平淡,無好似平時咁師父師父大嗌叫我。

我亦無好似平時咁抗拒,直接將佢趕走。

佢入到屋後,我哋兩個默不作聲坐喺大廳。

「做咩唔開燈?」

「唔想開。」

「其實……無論師父做出咩決定,我都會永遠企喺你隔籬。」



「嗯。」

「但係,我發現到最後都係幫唔到師父分擔痛苦。」

「無所謂,呢啲係我自己嘅事。」

「我唔係呢個意思。」

白寧突然企起身。

「師父……你到依家都仲想逃避現實?」白寧講出一句意義不明嘅說話。

「我……逃避現實?」

「穆樞機已經將所有嘢話晒畀我知。」



「穆樞機……?佢話晒啲咩畀你知?」

「你教過我,鬼魂係生物死後殘留喺肉體嘅能量體。」

「無錯。」

「而鬼魂因為失去掌管記憶嘅海馬體,而令到記憶變到唔完全。」

「嗯,咁又點?」我不解咁問。

「但你無同我講過,所謂嘅殘留能量體,其實係由靈魂分散出嚟嘅能量體。」

「……你想講咩?」



「你明我講咩㗎,師父!」白寧罕有地露出認真嘅眼神。

「我……明你講咩?」

「穆樞機同我講,喺現實世界,有無數肉眼見唔到嘅蟲洞佈滿周圍。當生物死亡之後,佢哋嘅靈魂必然會自然穿過蟲洞去到靈界,就好似萬有引力嘅理論一樣。」

我無法理解白寧嘅說話。

「所以人死咗之後靈魂係唔會留喺呢個世界上,而鬼魂只不過係從靈魂分散出嚟,繼承一小部分記憶嘅能量體。」

佢……究竟想講咩?

「所以話……」

白寧雙手激動搭住我膊頭。

「一直喺你身邊嘅若兒姐姐,根本就唔係真正嘅若兒……」

講講下,白寧忽然停低話,表情凝固。

「……白寧?」

白寧突然攬住我。

唔係……白寧係唔會無啦啦咁做。

一絲白煙飄過眼前,係從白寧身上散出。

「小凌……我忍得太耐,已經再忍唔住……」

白寧放開我,濁白嘅雙目同我對視。

「如果……我有肉體嘅話,就可以再一次實實在在攬住小凌,感受到小凌嘅溫度。」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