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係……若……兒?」

「小凌,多謝你。」

附身白寧嘅若兒抬起頭望住我。

「多謝你一直保護住我嘅魂魄,幫我報仇殺死天魔,對我付出咁多。」

「點解……你要突然以呢個姿態出現?」



「點解……?」若兒呆咗呆,「唔通……小凌你唔鍾意我咁?」

一時間,我無法回答。

「我……實在太鍾意小凌,太過忍唔住……當我見到小凌為咗我殺死天魔嗰下,我就已經再忍唔住……」

若兒瞪大圓圓雙眼,興奮咁望住我。

「我想……我想可以實實在在咁陪喺小凌隔籬,而唔係只係一道摸唔到嘅魂魄……」



若兒緊緊攬住我,然後膽怯抬起頭。

「小凌,你鍾唔鍾意……如果咁樣令你覺得難做,我就隨時離開呢個身體。」

彷彿回到當年。

彷彿可以再攬住若兒嘅身軀,感受若兒嘅溫度。

我……不自覺咁將雙手放喺若兒身後。



「鍾意,我最鍾意若兒。」我緊緊攬住若兒,聞住佢嘅秀髮。

「我都最鍾意小凌。」

若兒低頭依偎喺我心口。

「無論其他人點睇你都唔緊要,因為我知道小凌係為咗我所以先做出呢一切。對我嚟講,只要小凌喺我身邊,就咩都唔怕。」

呢啲全部都係若兒生前從未同我講過嘅話。

而呢番話語,將獨自墮入深淵嘅我拉返上嚟,抹去我心中嘅空虛。

「若兒……」

「哈!我諗起樣嘢!」若兒放開我,雀躍拉住我去廚房,「好耐無煮過飯畀小凌你食,不如我哋一齊煮飯仔呀?」



「一齊煮飯仔?」

「係呀,唔通你仲要我一個人煮?」若兒鼓起臉腮,叉住腰講,「小凌你都大過仔啦,梗係要嚟幫手!」

「哦……」我呆咗呆,然後笑住答:「嗯,一齊煮。」

呢一刻我似身處夢,就好似若兒返生一樣。

無論若兒係咪真係返生,都無所謂。

「喂,你識唔識煮意粉㗎?啲意粉淥咁少邊夠㗎!」

「咁平時自己一個人,食幾多都無所謂。」



「咁依家你要好好度過份量喇!因為我非常大食㗎!」

嗰一日,我將若兒嘅屍首煉製成昆迪拉之後,若兒嘅鬼魂隨即顯現眼前。

「小……凌?」

「對唔住……若兒。」

若兒展現非常訝異嘅表情,佢好快明係咩一回事。

「我唔想同你分開,所以我——」

我仲未講完,若兒已經行過嚟攬住我個頭。

雖然一攬手臂就穿透咗我身體。



「唔緊要小凌,唔緊要。」若兒輕輕作出撫摸我個頭嘅動作。

「若兒……」

「呢個係我嘅責任,我唔應該咁樣離你而去,所以如果你期望我以咁嘅形式出現,亦無問題。」

縱使純白嘅煙霧無法被觸碰,溫柔嘅溫暖始終如一。

「我向你發誓,無論發生咩事,我都唔會再次離開係身邊……永遠唔會。」

即使生死相伴,亦永不分離……

其實,只係無法接受孤獨。



「我記得小凌鍾意食蕃茄汁,有無錯呢?」

其實只係想去尋求救贖。

「小凌要食肥啲先好,整多兩條廚師腸畀你嘆下先!」

我心中,只係想要呢一切。

「小凌,啲意粉好唔好食?」

「好食。」

「咁呢杯咖啡呢?」

我慢慢拎到嘴邊,輕嚐一口,苦澀嘅感覺瞬間湧入味蕾。

「……好飲。」

「真嘅?我第一次沖咋,以前小凌唔鍾意飲咖啡,所以我唔識沖咖啡㗎。」

「真係好飲。」我微微一笑,「只要係若兒沖嘅就好飲。」

「小凌賣口乖。」若兒露出甜蜜嘅笑容。

之後,我同若兒再無出聲,靜靜咁食完呢餐飯。

靜靜咁享受呢八年嚟錯失咗嘅時光。

食完之後,若兒邊抹嘴邊問:「小凌,你想唔想我以後都好似依家咁,煮飯畀你食?」

「……當然想。」

「我有一個方法。」

若兒嘴角展現出無比幸福嘅笑容。

「只要將呢個身體嘅靈魂用昆迪拉消滅,再由我附身,我就可以永遠陪喺小凌身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