剎那間,白寧雙眼回復清澈烏黑。

「你……唔可以咁做……你明知……唔係真㗎……」

無錯,其實我知道。

「你只不過係逃避……」

染血嘅銀刀跌落地下,白寧用盡力氣保持自己嘅意識。



「如果……你係驅魔師……就同我堂堂正正去面對……」

白寧說話未完,再次被濁白嘅煙霧侵蝕。

「小凌,你點解要咁做……?」若兒一臉呆滯望住我。

我知道,一直都知道——

眼前呢個若兒係我煉製昆迪拉時從屍體上嘅殘餘能量產生出嚟嘅鬼魂,唔係真正嘅若兒。



就好似白寧所講,生物死後靈魂就會穿過量子層級嘅蟲洞,去到靈魂所在嘅世界。

我哋一直以嚟認知嘅鬼魂,包括陳伯,都係殘餘能量產生出嚟嘅副產物,並唔係本尊。

真正嘅若兒,早已逝去。

「如果你自殺,咁……我一直以嚟做嘅嘢又有咩意義?」若兒情緒愈嚟愈唔穩定,周圍白煙驟變濃密。

依附喺昆迪拉存活八年,若兒早已累積到怨靈程度嘅能量。



加上被若兒附身時呈現我腦海嘅映像,大概若兒將山魅嘅靈魂吸收後,終於無法再控制理智,繼而失控。

而創造呢一切嘅人,係我。

我為咗滿足自己嘅妄想,等滿手鮮血嘅自己唔好咁孤獨,而做出咁嘅事。

甚至到呢刻都仍想逃避。

但係——

「你一直都係我最重要嘅人,由始至終都無變過。」我對住眼前嘅若兒講。

就算係咁,佢依然係若兒。

喺佢認知中,佢拯救咗童年嘅我,親手將我養育成人,為咗救我而犧牲自己條命。



而且喺死咗之後,繼續以鬼魂嘅形式陪伴住我。

佢,就係若兒。

「咁點解……」若兒身旁白煙伴隨情緒而波動,「你要阻止我佔據呢個身體!」

「因為,我要守護若兒嘅全部。」

「我嘅……全部?」

「我所認識嘅若兒唔單止係我嘅救命恩人,更加係一個心地善良嘅驅魔師。」

「心地善良……驅魔師?」



「你可能唔記得,但依家我都仲記得好清楚——若兒曾經因為救唔到我屋企人而自責,甚至因見到我痛苦,自己痛苦埋一份。」

「咁係因為——」

「因為若兒係個溫柔嘅人,而我想守護嘅係溫柔嘅若兒。」

若兒呆咗呆。

若兒係第一個溫柔對待我嘅人,至今我仍記得一清二楚。

「原來係咁……」若兒失落低頭,「我明白喇,你由始至終想守護嘅係真正嘅若兒,而唔係我呢個繼承佢記憶嘅代替品。」

「唔係。」

我行上前,輕輕抱住一臉錯愕嘅若兒。



「我想守護嘅係依家陪伴住我嘅若兒。」

「我……?」

「若兒係個溫柔嘅人,所以我唔可以若兒為咗我做出啲咁嘅事。」

因為我無聽若兒說話,若兒先要犧牲性命救我。

因為我施展禁忌法術,若兒先會變成呢個姿態。

「但係,溫柔嗰個係真正嘅若兒,唔係我呢個次貨。」

「如果你唔溫柔,又點會令我感受到愛情?」



「感情……?」

「若兒一直都係當我細路,無對我產生過男女之間嘅感情,但只有你——真正咁愛過我。」

「愛……過……」

「我同你經歷過嘅事情係真實,絕無半點虛假。」

無論係陪伴住我成長,一齊去捉小黑,一齊去拯救陳伯,一齊入鎖羅盆村探險……甚至被愛著。

呢一切都係真實,係我同若兒僅有嘅共同回憶。

「哈哈……原來蠢嘅人係我。」

喺我懷中嘅若兒低聲咁笑,膊頭卻不停顫抖。

「我竟然懷疑小凌對若兒嘅愛,仲不知不覺間變成令小凌痛苦嘅人。」

若兒抬起頭,臉上流下兩條淚痕。

「但多謝你,俾我知小凌你一直都咁珍惜我,就算我只係一個代替品。」

周圍濁白嘅煙霧漸漸散去,回復原本客廳容貌。

「不過睇嚟,依家我已經無必要再留喺小凌身邊。」

「點解……?」我不解咁問。

「因為你身邊除咗我,仲有一個會為你無條件付出嘅人。」

若兒舉起手指,指向自己——白寧塊臉。

「我……同佢唔係咁嘅關係。」

「如果唔係,佢又點會好似當年嘅我一樣,奮身咁救你呀?」若兒微笑住講。

不過今次嘅微笑,唔係開心嘅微笑,而係衷心嘅微笑。

「所以啊……我嘅使命已經完成,可以安然離開。」

白煙慢慢從白寧身上散去。

「話說,其實你暗戀若兒,若兒一早已經察覺到啦。」

竟然……係咁!

「但係嗰陣嘅你乳臭未乾,又點會知真正嘅『愛情』係點呢?」

我……駁唔到……

「不過如果依家嘅你,應該可以領悟到愛情係咩一回事。」若兒壞笑住講。

「我都話同傻妹唔係咁嘅關係。」

「嘻嘻!傻妹前傻妹後,邊個知道呀?」

若兒露出狡猾嘅笑容,喺佢面前我就好似變返當年嘅細路一樣。

「你已經唔係孤獨一人,所以……就算俾我稍微休息一下都係允許㗎嘛?」

「……嗯,你就好好休息一下。」我輕輕撫摸若兒背脊。

多謝你,陪伴咗孤獨嘅我八年旅途。

你就喺終點等住我,我諗……我要暫時任性一番,掉低你一個人住。

「唔緊要,已經足夠。」

若兒依舊睇穿我內心嘅諗法,無論咩事都瞞唔過若兒。

「不過臨走之前,我仲有嘢想同你講……唔係,係代我呢段記憶嘅主人同你講——」

若兒抬起頭,明明臉上滿佈淚痕,卻笑得如同世上最幸福嘅人。

「——我,龍若兒,對你嘅愛,始終無停過。」

淚痕慢慢蒸發成白煙,纖柔嘅身軀合上雙眼,緩緩瞓落我身上。

我收到,我確實收到——

來自兩個若兒嘅愛意。

多謝你,龍若兒。

陪伴我生命如此漫長時間,若兒化作光點轉瞬即逝。

我永遠唔會忘記……唔會忘記……唔會忘記……

你一直喺我左右,從未離開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