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話……咩話?」

原本身處於幸福嘅氛圍,卻因為若兒一句話令我驚醒。

「我話,將白寧嘅靈魂用昆迪拉消滅,然後我再附上身。」若兒一臉平靜咁講出呢番話。

我即刻抽離情緒,回復冷靜咁問:「你知唔知自己講緊咩?」

「我講緊咩?」若兒手指放喺下巴,一副理所當然嘅表情,「我咪講緊點樣可以永遠陪喺小凌身邊囉?」



「唔係。」我搖頭,「以前嘅若兒係唔會講出咁嘅嘢。」

「點解唔會?」若兒皺起眉頭,「喺我嘅世界只有小凌一個,為咗小凌無論做咩我都在所不惜。」

「你……有無諗過咁樣做,即係要犧牲一條無辜嘅性命!」

「咁又點?」

呢刻若兒表情冷如霜雪。



「我只係想陪喺小凌身邊,唔通咁都有錯?」

若兒濁白嘅雙眼深情望住我,但呢刻我只感到陌生。

「定係……你緊張呢個女仔條命,唔捨得我消滅佢?」

「你講咩嘢……?」

「果然……係咁。」若兒垂低頭,「我估得無錯,你果然係鍾意咗呢個女仔。」



「我無鍾意過白寧,佢只係我徒弟。」

「徒弟……我先唔相信!」若兒企起身猛然拍檯,「如果只係徒弟,點解佢暈低你就第一時間衝過去救佢?」

佢暈低……?

呢刻,我腦海糾正咗一個錯誤嘅記憶——

白寧曾經兩次遭遇到龐亮。

第一次係同白寧打完邊爐,送走咗白寧之後,化身黑霧嘅神秘人突然躍出襲擊我,俾我格擋咗之後就向白寧走嘅方向跑過去,不過最後不知所蹤,無正面遇上。

第二次係同白寧喺海洋公園準備走,我去完廁所出嚟嗰陣,一道白煙突然冒出穿過白寧嘅身軀,當時白寧仲暈咗下。

「唔通……喺海洋公圍襲擊白寧嘅人,係你?」我十分訝異咁問。



「係。」若兒毫不猶豫承認,「我為咗你捨身抵擋山魅,但你竟然同佢相處得咁開心?」

「嗰日之後,我一直等緊你返嚟,我無忘記過我哋之間嘅承諾。」

「咁點解……嗰陣嘅你表情……係咁幸福?」若兒低頭握緊拳頭,「我唔甘心……」

我嘅表情……好幸福?

「我唔甘心……如果我無死到,可以喺小凌身邊見證小凌幸福咁笑住嘅人,就係我……」

水珠滴落檯面,若兒雙手撳住檯面非常不甘咁講。

我,無法反駁。



做錯嘅人,其實係我。

若兒為咗我付出咁多,甚至犧牲自己性命,然而我忽視若兒嘅願望,拋低若兒自私去咁露出笑容。

我仲記得若兒臨死前同我講嘅說話——

「——你係我呢生入面,最珍惜嘅人。」

佢嘅願望,並唔單止想我幸福。

佢其實想同我一齊幸福。

「對唔住,若兒。」

而我直到最後都無理會過若兒嘅願望。



「原來,又係我嘅錯。」

所有嘢都係我造成,無論過去定現在,罪孽始終無法磨滅。

「因為我嘅自私,令到你咁痛苦。」

「小凌……」若兒抬起頭,通紅嘅雙眼望向我,「你係咪應承我消滅白寧,俾我永遠陪喺你身邊呀?」

「對唔住,唔得。」

望見眼前白寧嘅臉孔,就諗起佢天真嘅笑容。

「點解……點解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濁白嘅煙霧頓時從若兒四散,「點解我為咗你付出咁多,但你最後要咁樣對我?」



我馬上捉住若兒隻手,原本表情猙獰嘅若兒愣望住我。

「我無辦法因為自己嘅罪而犧牲無辜嘅人,但係……我唔會再俾你孤身一人。」

我從褸袋拎出銀刀,指向頸動脈。

「呢個,係我唯一贖罪嘅方式。」

掉低你八年,我先知原來你一直係咁諗。

今日,我終於搵到我旅行嘅終點——

堂堂正正贖去我所有罪孽。

「我哋,會再見,然後,永不分離。」

「小凌!」

嗖——

鮮血伴隨銀刀四濺周圍。

溫熱嘅液體緩緩滴落地下。

「若兒……?」

若兒的確舉起手握住刀刃,阻止我自刎。

但係做出呢個舉動嘅人,唔係附喺白寧身上嘅若兒。

「師……師……父……」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