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師父!」

白寧邊向我揮手邊跑過嚟。

「今日係咪要教我驅魔呀?」

「嗯,今日有個委託。」我邊食住意粉邊答,「不過呢係度學校canteen,唔好喺度大聲鳩叫。」

「小凌呢排同白寧關係close咗好多喎!」Shelly忽然搭住我膊頭陰笑。



「我都覺,唔知點解覺得小凌望白寧嘅眼神……唔同咗。」浩然托住下巴,一臉狐疑。

「收聲,食嘢。」

白寧坐喺我對面,兩眼甘甘咁望住我食飯,搞到我唔敢望住佢。

最衰都係若兒,臨走前無啦啦講埋啲咁嘅嘢。

最弊傢伙嘅,原來當時喺自己體內白寧一直都睇到成件事。



雖然我一直努力扮到咩事都無發生,但白寧望住我嘅眼神好似有啲奇怪。

就好似有嘢想講,但又講唔出口咁。

「係呢,阿瞳呢?」白寧問。

「聽講佢細路唔知又搞咩,搞到阿瞳要走堂睇住佢。」Shelly邊飲檸檸茶邊答。

「唔知搞咩……?」



「你可能唔知,阿瞳細路中三輟學,群埋黑社會,係非常難搞嘅MK仔。」

「MK仔即係點解?」白寧歪住頭問。

「唔係話……你咁都唔知。」浩然好驚訝咁話,「MK即係旺角簡稱……總之你當係戇鳩仔喇。」

「你唔好亂咁灌輸知識畀白寧,佢會信以為真。」我忍唔住講。

但已經太遲,白寧已經開始不停口噏噏「戇鳩仔」呢三隻字。

我放低匙羹,抹完嘴之後企起身講:「行,委託,夠鐘。」

「喔。」白寧點點頭,企起身跟住我。

「你睇佢兩個默契幾好,嘢都唔使點講就明大家意思。」Shelly特登撳住嘴巴偷笑,喺度挑起事端。



我無好氣理佢,轉身離開學校。

行嘅途中,白寧問我:「今次嘅委託係咩委託嚟㗎?」

「好似係千年蛇妖。」

「蛇……妖……?」白寧臉都青埋,「會唔會咬人㗎?俾佢咬中會唔會中毒㗎?」

「會,特別智商唔夠八十會即時斃命。」

「咁……咁點算呀!」白寧雙手撳住臉頰,直接承認自己係弱智。

已經無可救藥。



「話說……」我瞇起眼睛望住白寧,「你由嗰日開始眼神就好怪異,你究竟係咪有咩想講?」

「我……被發現添!」白寧吐一吐舌頭。

「你想講咩?」我直接問。

佢嘅眼神令我好唔自在,太麻煩,所以寧願直接問。

「無咩特別嘢,只係……」

「只係……?」

「原本以為師父會唔開心,不過依家見到師父識笑,我就放心。」

「就係咁?」我疑惑望住白寧雙眼。



「嗯,就咁係。」白寧睜大雙眼,點一點頭。

「哦。」

我……喺度期待緊咩答案?

——因為你身邊除咗我,仲有一個會為你無條件付出嘅人。

其實我同佢相遇只係孽緣,講真話根本唔係我期望。

但係……點解我會同佢愈嚟愈親近?

因為佢係我徒弟?



因為佢救過我?

因為佢係白癡?

唔知,心好煩。

我深深呼一口氣,保持腦海空白嘅狀態去到委託地點。

「哥仔!你太遲喇,我已經搞掂咗條蛇啦!」一個圍村佬拎住裝滿黃色液體嘅玻璃樽。

原本嘅委託係嚟新界某條圍村,幫呢個圍村佬搞掂最近喺附近生事嘅蛇妖。

點知佢已經自己搞掂咗。

本來對方係蛇妖嘅話,我會懷疑圍村佬係咪真係自己搞掂咗。

但當我望到佢手上個玻璃樽,我就確信係——

因為,佢將隻蛇捉咗嚟浸蛇酒……

「呢樽好似尿咁嘅嘢係咩嚟㗎?」白寧好無禮貌咁形容樽酒。

「小姐,呢樽唔係尿,係蛇酒!」圍村佬氣憤憤咁解釋。

其實呢隻係咪真係蛇妖我都唔知,總之又係白撞一場。

「喵!喵喵喵!」小黑行到圍村佬面前,對住蛇羹酒喺度叫。

我仲帶埋小黑過嚟,打算可以派佢上用場。

「走。」

我無奈咁望住圍村佬笑到四萬咁同我講拜拜,然後帶住白寧同小黑轉身離開。

「今日又教多你一樣嘢。」我向白寧講,「做驅魔師經常會遇到白撞委託。」

「喔……抄低先!」白寧拎出筆記簿。

「你個腦係咪用嚟裝屎?呢啲嘢都要抄低。」

「喵喵!」小黑叫咗聲,彷彿同意我嘅說話。

離開嘅路途上,一如以往我不停被白寧煩擾。

但有一樣嘢唔同——

若兒已經唔喺我身邊。

不過,而家嘅我已經可以仰首前行,唔使再依靠若兒。

「白寧。」我停低步伐。

「做咩?」白寧停低,轉身問我。

「我,可能唔會再做驅魔師。」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