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話咩話?」白寧一臉愣然。

「你無聽錯,我會放棄做驅魔師。」

「點解……?」

「最初我做驅魔師係為咗陪喺若兒身邊,之後我做驅魔師係為咗贖罪同報仇,但如今呢一切都唔存在。」

所有事情已經了結。



「所以,我再無理由再繼續去做驅魔師。」

「師父唔做驅魔師嘅話……咁諗住做咩?」

「唔知,可能……做返個平凡人,重新去搵自己想做啲咩。」

「咁……」

白寧欲言又止,我哋互相沉默對視。



過咗陣,白寧彷似鼓起勇氣,將下半句講出嚟。

「咁師父可唔可以……係為咗我繼續做驅魔師?」

「為咗你……?」我腦海一片困惑。

「我……我唔係有咩特別意思,只係……」

白寧唔知點解臉頰羞紅。



「我同師父,就只有驅魔呢樣嘢連繫住我哋。如果師父唔做驅魔師,咁以後……就無人教我驅魔……」

「仲以為你想講咩。」

「以為……我想講咩?」白寧既吃驚又氣憤,「我好認真㗎!」

「放心。」我拍一拍白寧個頭,「我係話唔再做驅魔師,但暫時會繼續做落去,同埋就算我唔再做,我都會繼續教你驅魔。」

「即係……師父你終於承認我係你徒弟?」原本一臉憂鬱嘅白寧頓時雙眼發亮。

「……師父你個頭。」我摸摸下,一嘢大大刀拍落去。

「哎呀!」白寧眼泛淚光撳住個頭。

「仲有,你無必要係咁叫我師父。」



「師父……」白寧又一臉無辜,「你要逐我出師門喇?」

「收返起你個死人樣先,我意思係——」

「師父你終於承認我係你徒弟喇?」

「就算唔承認,你都會繼續騷擾我,承唔承認有意思咩?」

「Yeah!太好啦,師父終於認我係佢徒弟!」白寧興奮到跳起嚟,「咁師父你想我點叫你好?叫返你凌先生?」

「你又唔係我委託人。」

「凌仔?」



「……撩交打?」

「咁我應該叫你……」

白寧歪一歪頭,睜大水靈嘅眼睛。

「小凌?」

「……你鍾意。」

我急步向前行,將白寧撇甩身後。

「小凌!等埋我啊小凌!」白寧邊追住我邊大叫。

若兒,睇嚟我仲要繼續做驅魔師,教導呢個傻妹去驅魔。



就好似嗰陣嘅你對我做過嘅一樣。



下個禮拜陸續有好多project,所以我同Shelly佢哋基本上日日上完堂都留喺自修室繼續做project。

但呢幾日阿瞳都係無返學。

「阿瞳仲未搞掂佢細路咩?呢幾日都唔返學嘅?」我邊做project邊問。

「我都唔知,whatsapp佢又無人應。」Shelly答。

「你試下打畀佢問下?下個禮拜就要present,到時佢嚟唔到就大鑊。」浩然話。



「打過啦,今朝先打完,無人聽。」

「咁奇怪?」我驚阿瞳可能係出咗啲咩意外,「我試下打。」

我拎出電話打畀阿瞳。

嘟——嘟——

嘟——嘟——

「……喂?」電話接通咗。

「喂?阿瞳,做咩呢幾日唔返學,下個禮拜要present喎。」

「哦,無嘢呀。」

「係咪未搞掂你細路?」

「我細路……係呀,佢真係好麻煩,如果你見到佢嘅話同我講聲。」

「哦……你聽日會唔會返學,如果你太忙我叫浩然做埋你嗰part。」

「唔使喇,我最近諗通咗啲嘢。」

「諗通咗……?」

唔知點解覺得阿瞳講嘅話有啲奇怪,可能要Shelly同浩然先明。

我開咗擴音,示意Shelly同浩然一齊過嚟聽。

「我以前讀書係為咗搵多啲錢,報答返爸媽養育之恩,但我發覺係錯,因為我發現咗另一樣更值得我投放精神嘅嘢。」

我、Shelly、浩然面面相觀,唔明阿瞳究竟想講啲咩。

「所以我會退學,唔會再返嚟做project。」

雖然唔明白,但大家都感到奇怪。

阿瞳呢個決定,實在太過突然。

「喂,阿瞳!」Shelly對住電話大叫,「你講嘅究竟係啲咩?」

「嘿嘿嘿……」阿瞳發出同佢唔夾嘅低沉笑聲,「你過嚟我屋企就知……」

咔嚓——

阿瞳講完呢句話之後就收咗線。

「喂,阿瞳……係咪有啲唔妥?」Shelly呆咗咁問。

「阿瞳平時好著緊學業,點會無啦啦話唔讀就唔讀?」浩然答。

「我哋不如去佢屋企睇下佢?」Shelly提議。

有種不安嘅預感。

即使唔係熟悉阿瞳嘅我,亦感覺到啱啱嘅阿瞳判若兩人。

做完手頭上嘅嘢之後,我哋就出發去阿瞳屋企。

不過行到學校門口時,Shelly忽然停低腳步。

「嗰個人……」Shelly指住一個企喺門口,頭髮紮辮嘅男人,「好似係阿瞳細路……」

我諗起阿瞳講過,如果見到佢細路記住同佢講。

唔通阿瞳變到咁奇怪係關佢細路事?

「我記得好似叫阿堯……喂!等等!Shelly!」浩然未講完,Shelly就向紮辮男跑過去。

「喂!」

Shelly忽然一手捉住阿堯衣領,嚇到阿堯呆咗呆。

「你做過啲咩嚟?點解你家姐無啦啦話唔讀書?」

「你……講乜撚嘢啊?」阿堯捏住Shelly手腕,捏到Shelly痛苦大叫,「佢唔讀書,關我撚事咩?」

「啊啊啊!好痛啊!放手!」

浩然即刻跑過去,將Shelly同阿堯拉開。

「你有無搞錯啊你!問你一句啫使唔使起晒鋼啊?」浩然見到Shelly表情痛苦,馬上變得怒氣沖沖,「係咪撩交打啊?」

「撩乜撚啊?我唔係嚟搵你哋!驅魔師呢?驅魔師喺邊度?」

「驅魔師……?」Shelly同浩然一頭霧水。

「佢成日話咩有個同學係驅魔師,好勁識驅魔,我係嚟搵佢嘅,快啲叫佢躝出嚟!」

「喂!你搵人有無禮貌㗎?唔該都無聲!」Shelly痛苦撳住手腕,但依然挺起胸膛反駁。

「麻撚煩……你唔講唔好怪我唔客氣。」

雖然阿堯態度極度地差,但直覺話畀我知……佢搵我係有原因。

我行到佢面前話:「我係驅魔師。」

「你係?」阿堯打量我一身,「我有嘢搵你幫手,依家已經唔理得你係咪堅。」

「關阿瞳事?」

「你真係醒,無嗰兩條友咁雷……總之廢話唔講!」

阿堯雖然一臉不屑,但語氣行間卻非常焦急。

「我屋企兩隻老嘢同埋白癡家姐黐撚咗線……好似俾嘢上咗身咁。」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