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瞳同阿堯慢慢從前面行過嚟,白寧亦慢慢從背後行過嚟。

進退兩難。

「小凌,阿笨大人……係咩嚟?」

原本緊張感一掃而空。

有時真係好想打柒個傻妹。



「阿笨,咪阿占個老友囉!」我將褸袋入面支太陽燈電筒校到最大功率,然後掉畀白寧,「照過去!」

「哦!」白寧接過電筒,向阿瞳同阿堯照過去。

阿瞳同阿堯即刻撳住對眼痛苦慘叫,我趁機兜過去佢哋身後。

太陽燈嘅射線只對鬼魂有效,對被洗腦嘅人係無效。

不過我將電筒嘅光度改裝到非常強,就好似閃光彈一樣,肉眼直視嘅話會炫目致眩,短暫性失明。



而我嘅目標,係飯檯後面木櫃上手掌大小嘅雕像。

我無睇漏眼,有道微弱嘅能量依附喺雕像上。

跑到埋去,我拎出硝酸銀噴霧噴落雕像,再拎出打火機點燃!

蓬—!雕像瞬間被火焰吞沒。

「Ah Puch大人!」



視力已回復嘅阿瞳同阿堯一嘢撞開我,竟然唔理會雕像被火焰燃燒,徒手將雕像拎起,然後掉落昇盤開水沖熄啲火!

只不過,木製嘅雕像已經變得一舊黑炭。

阿瞳同阿堯目瞪口呆咁望住雕像嘅殘骸,雙手被火焰燒得通紅甩皮。

「Ah Puch大人……Ah Puch大人……」

附喺雕像上嘅能量已經消失,但佢哋兩個似乎無恢復嘅徵兆。

「Ah Puch大人!點解你要咁對Ah Puch大人!點解!」

阿瞳同阿堯發晒癲咁衝過嚟,將我個頭撳落昇盤!

阿瞳都還好啲,但阿堯出奇地大力,加上呢個體位不利發力,被牢牢壓落昇盤。



我被迫近距離望住燒成黑炭嘅神靈雕像,不過約莫仲睇到輪廓線條——

係一個戴住周邊插滿樹葉嘅骷髏面具,赤裸半身嘅男人。

好可惜,我唔知呢個係咩神靈嘅雕像。

「嗚啊啊啊啊!」

我後踭向上一踢,應一應踢落阿堯下體,佢頓時鬆開撳住我隻手,雙手撳住下體痛苦慘叫!

「對唔住,可能會有啲痛。」

之後,我一隻手捉住阿瞳手臂,另一隻手捉住膊頭,一嘢過肩摔將佢撻落地!



「白寧,跟住我!」

「係!」

正當我諗住前行時,上方忽然傳嚟螺絲轉動嘅聲音。

「小心!」我攬住白寧撲埋一邊!

哐啷—!

天花嘅水晶吊燈忽然高處墜下,玻璃碎散一地!

「有無事?」我望向白寧,發現佢臉頰被飛出嚟嘅玻璃碎劃傷。

「無事……小凌!睇住!」白寧一嘢推開我。



頭頂忽然被書本打中,白寧身後兩米高嘅書架向前倒下,壓落嚟嘅話實死無疑!

我無退後,行上前將個書架頂住!

好重!

「快啲走!」我雙腳不停向後跣,書本不停從書架跌落嚟。

「小凌!」白寧即刻企起身。

就喺白寧走開嗰刻,我雙手脫力,書架砰一聲倒下!

「小凌!」



「我無事。」脫手嗰刻,我即刻向後跳避開咗。

屋內傢俬蠢蠢欲動,彷彿有意識咁不斷向我哋襲嚟!

呼呼……嘰啦咔……沙沙……嗎嘛些啦……

大廳傳出冷氣機聲,但聲音十分怪異。

啦咔咔些哇……啊嗎……呼呼……

就好似講緊嘢咁,但完全聽唔明講緊啲乜。

「佢話……」白寧一臉驚青咁話,「如果我哋再唔走,就將屋入面所有人殺死!」

咩話……?

我並非驚訝對方嘅話,而係驚訝白寧點解會聽得明。

一剎那感到猶豫,但呢刻我亦只能相信白寧。

「唔唔……」瞓喺地下嘅阿瞳發出痛苦嘅呻吟聲。

係喇!仲有阿瞳同阿堯!要救埋佢哋走!

但當我諗住衝過去,跌喺地下嘅蠟燭忽然再次燒著,火焰瞬間化成一道火牆,阻擋喺我哋之間。

「阿瞳!」我向住火牆大叫。

「Ah Puch大人……Ah Puch大人……」阿瞳依然淨係識重覆呢個字。

火勢愈嚟愈大,火舌如同有意識咁向我湧過嚟!

「小凌!佢哋……」白寧撳住嘴巴,驚憂咁望住佢哋。

「……走!」

我一手拖住白寧,左閃右避躲過火舌,另一隻手舉起護臉,擋住飛嚟面前嘅碎片,然後一腳踢開大門!

逃出別墅之後,無風嘅街道上一陣怪風吹過,大門砰一聲自己閂埋。

實在太強大……

比起天魔嘅強大唔同,呢次嘅對手彷如有神通,操縱一切……

就好似真正嘅神靈。

我愣望別墅外圍,窗口望入屋內依舊一片昏暗,並唔見任何火光。

「小凌,阿瞳同阿堯佢哋……」白寧驚魂未定,神情凝滯。

「放心,佢哋……」我猶豫咗下,「唔會有事。」

「點解你咁肯定?」

「因為……對方可能真係神靈。」

如果對方真係神靈,對佢嚟講信徒係必要,所以神靈係唔會亂咁殺死自己嘅信徒。

但只係如果,呢一切都係憑空猜測。

可以肯定嘅係,成間別墅都婉如對方四肢任意操控,加上四個被洗腦嘅狂信者。

「我需要搵人求救。」

「搵……邊個?」白寧疑問,「連小凌都對付唔到,仲有邊個可以對付到?」

「有一個。」

一個非常厭惡我,但實力非常高強,更係教導若兒驅魔嘅人。

「我哋去搵穆樞機。」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