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返屋企準備好驅魔工具之後,就由阿堯帶我哋去佢屋企。

「小凌!我哋都要去!」Shelly拉住我講。

「唔得。」我堅決反對,「跟住落嚟唔知會發生咩事,我唔可以俾你哋冒險。」

「放心喇!有我喺度,一定唔會有問題嘅!」白寧拍晒心口咁講。

「其實你先係最大問題。」我輕嘆一口氣。



前往阿瞳屋企路上,阿堯一直默不作聲行喺面前,我哋跟喺佢身後。

「小凌,神靈係咪真係存在?」白寧問我。

「存在,但又唔存在。」

「……係咩意思?」

「希臘神話、埃及神話、印度神話……世界各地神話記載神明曾經存在,而呢啲神話衍生出嚟嘅秘教,例如信奉希臘神明嘅赫爾密斯主義,信奉埃及神明嘅泰勒瑪,都存在召喚神靈嘅儀式。」



呢個儀式就係若兒同龐亮曾經用過嘅儀式嘅正確版——降神術。

「但後世嘅人雖然召喚到魔鬼,但從來無成功召喚到神靈。」

「點解嘅?」

「原因至今唔明確,但推斷……神靈已經滅絕。」

「滅絕……?」白寧非常驚訝,「神靈唔係應該好強大嘅咩,點解會滅絕嘅?」



「有無聽過『吸引力法則』?」

「無喎……係咩嚟㗎?」

「思想對現實事物會產生吸引力,例如你打麻將差隻紅中就食大三元,當你心中期待下一隻摸到嘅牌係紅中,抱持呢個正面想法,下一隻牌就會摸到紅中。」

「即係心想事成?」

「嗯。」

想法會化為能量,影響現實,呢個係吸引力法則背後嘅理論。

吸引力法則係New Age一個核心概念,如果要探討其實可以追溯到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講嘅唯心論,思想先於物理形態,不過呢個後話。

雖然心諗紅中摸到紅中,呢個想法影響現實物理嘅諗法可能過於浮誇,未必個個認認同,但思想會化為能量影響現實確係事實——



比喻話,詛咒就係其中一種,而信仰亦係另一種。

「當你信奉某個神明時,不知不覺間就會釋出能量傳遞畀神明。一個人嘅信奉或者微不足道,但一百萬人、一千萬人信奉嘅能量會非常強大。」

「咁……」白寧依然一頭霧水,「呢樣關神靈被滅絕咩事?」

「無人信仰嘅神靈,就會失去能量支持,而除咗東亞一帶神話,世界各地神話都喺漫長嘅歷史中被基督教催毀。」

「因為無人再信奉佢哋,所以佢哋就被滅絕。」

「前提係,如果神靈係需要信仰先可以存在嘅話。」

唔經唔覺,我哋到達一間別墅面前。



原來阿瞳屋企係咁有錢。

「兩隻老嘢同白癡家姐應該喺屋企。」阿堯拎出鎖匙,打開大門。

一推開門,裡面卻一片昏暗。

「搞乜鳩啊……日光日白閂晒窗簾,又唔開燈。」

「阿堯等陣。」我拉停阿堯,「我行先,你跟喺白寧隔籬。」

「哦……」

雖然阿堯話佢屋企人只係瘋狂崇拜神靈,但眼前情況並唔似咁簡單。

死寂一片,空氣凝結。



有種異樣嘅壓迫感,好似一入屋就被盯上。

我手放入落褸袋,壓低身姿,放輕腳步,慢慢行入大廳。

叮、叮、叮——

如同敲打玻璃杯嘅響聲從屋內傳出,接踵而來係音樂嘅聲音。

節奏低沉緩慢,旋律偏向高音,但聲音並唔清脆,好似用參差嘅木管同木製結他彈奏出嚟,拍子卻伴隨與之不夾嘅清脆玻璃敲打聲。

前奏過咗十零秒,一道不男不女,尖銳而沙啞嘅聲線開始隨唱。

「你睇,又唔知播埋啲咩歌——」



「殊。」我食指放喺嘴巴,示意阿堯收聲。

我並唔擔心瘋狂崇拜神靈嘅阿瞳佢哋,但偽裝成神靈嘅靈體卻值得警戒。

有唔少妖魔鬼怪會偽裝神靈,以此誘惑人類。

我一步一步行入去,見到漆黑之中有幾支蠟燭擺喺飯檯同茶几上。

「小凌?」

喺燭光背後,有道模糊嘅臉容。

「你點解會喺度?」

就算望唔清對方臉容,憑聲音已經認得出係邊個。

然而,對方嘅語氣陌生得令我不寒而慄。

「阿瞳……?」

「你係嚟信奉我哋偉大嘅神?」阿瞳雙目無光,彷如失去靈魂嘅木偶。

但同被怨靈附身又有啲唔同,阿瞳無失去意識,亦無俾任何靈體附身。

佢並唔係被操縱意識,反而更似係被洗腦。

「嚟喇小凌!嚟崇拜偉大嘅神……」阿瞳一步一步慢慢行過嚟。

嗰位所謂神靈嘅靈體唔喺呢度。

「我哋要將對方本體搵出嚟——」

忽然,有對手從後捉住我。

「信奉我哋偉大嘅神啦!」

「阿堯……?」

阿堯從後將我抱住,呢刻嘅佢面無表情,語氣變得非常陌生。

「嚟喇……嚟喇……」阿堯雙手愈嚟愈用力。

真係麻煩。

我捉住佢隻手俯低身,用屁股升起佢個人將佢嘅重心轉移,然後再一嘢將佢向前撻落飯檯!

喀嘞!飯檯上蠟燭被掃跌,我即刻將蠟燭踩熄。

突然,額頭一片刺痛,意識受到侵襲。

「小凌……」若兒忽然出現眼前。

「若兒……?」

「好耐無見喇,你有無掛住我呀?」

已經完全消失喺呢個世上嘅若兒,再次出現喺我眼前。

「Ah Puch大人真係好勁,佢竟然可以令我死而復生,再次企喺呢度。」

原來係咁。

佢並唔係附體他人,操縱他人意識,而係針對人心脆弱之處,然後給予對方援手。

一旦人最脆弱嘅地方被揭開,意志就會變得非常薄弱,而之後只要給予安慰,就好容易操控到對方嘅諗法。

不過呢招,對而家嘅我無用。

我伸出手向前一撥,虛假嘅若兒如同流水倒影散去。

「點解……點解你唔肯接受Ah Puch大人?」

阿瞳同阿堯企喺飯檯前面,但表情變得異常猙獰。

「小凌,點解……」白寧嘅聲音從身後傳嚟,「Ah Puch大人……?」

唔通……連白寧都被對方洗腦?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