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樞機!」

飯檯傳出哐啷嘅金屬聲,多把餐刀鐵叉漂浮空中,尖端指向穆爾泰方向!

嗖—!哐啷!哐啷!

穆爾泰用短劍將刀叉擋開!

佢並無從無形力量掙扎出嚟,而係強行用肌力抵抗,揮動短劍!



「快啲將本體搵出嚟!」穆爾泰身上中咗三把刀叉,但佢並無求救之意。

如果靈體嘅容器存在喺呢間屋,咁應該……好可能喺阿瞳老豆嘅房!

我沿住樓梯向上去二樓,但踏上梯階嗰下,梯階忽然從下而上崩塌!我以最快嘅速度,喺梯階未崩塌前踏上去,再喺崩塌一刻跳去另一個梯階!

啱啱好上到去一刻,成條樓梯如同豆腐崩塌喺大廳!

我曾經聽過,基督教喺毀滅某個地方宗教時,必定先將所有神殿摧毀——



原因除咗將信仰摧毀,打擊信徒外,聽講神靈喺自己神殿時,力量會係最強——基於吸引力法則,信徒信奉嘅能量會集中喺神殿之中。

如果呢間屋係Ah Puch嘅神殿,呢一切超越驅魔師認知嘅現象或者就能解釋。

樓下不斷傳出金屬碰撞聲,我以最快速度沿住走廊奔跑,逐間房搜索!

唔係……唔係呢間……亦唔係呢間……

「唔……!」



後腦忽然被硬物擊中!

我轉身一望,阿瞳爸爸拎住一個柒血嘅花樽!

「唔准你……唔准你傷害Ah Puch大人!」

阿瞳爸爸拎住花樽拐下拐下咁向我行過嚟。

拐下拐下……?

「Ah Puch大人!將所有嘢奉獻畀Ah Puch大人!」阿瞳爸爸大叫一聲,拎起花樽向我扑過嚟。

我側身向一邊避開,一手拍落花樽,花樽頓時碎散一地,但阿瞳爸爸馬上徒手執起一塊碎片,向我揮過嚟!

我推開隔籬房道門,將阿瞳爸爸推入間房,然後拎出尾指大細嘅燃燒彈,用打火機點著去。



轟隆—!門柄瞬間被炸甩,將阿瞳爸爸反鎖喺房入面!

「Ah Puch大人!Ah Puch大人!」阿瞳爸爸一路拍門一路瘋狂尖叫,叫到連耳膜都感到刺痛。

我忍住後腦被花樽打中嘅疼痛,即刻跑去走廊末端,最後一間未搜查嘅房間。

一推開門,就見到床頭掛住阿瞳爸媽嘅結婚相。

我詳細地將成間房搜索一遍,任何同古跡文物相近嘅嘢都唔放過。

無錯……就係佢!

喺書檯最底嗰層櫃桶,有塊類似面具嘅一角泥黃色嘅物體,上面仲有個貌似瞳孔嘅窿。



我望得到……有道微弱嘅能量依附喺面具上!

面具腐蝕嚴重,非常脆弱,稍微用一用力就會碎裂。

我拎出銀刀,準備將面具摧毀!

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

頭頂風扇忽然發出怪異嘅轉動聲,我稍微分咗神,下秒鐘卻有股無形嘅斥力從面具放出,將我狠狠撞落牆上。

風扇繼續以唔尋常嘅節奏轉動,但聲音慢慢化為我熟悉嘅語言——

「你……點……解……要……迫……害……我……」

大氣彷彿凝固,周圍物品不停震動,而且向住同一個方向慢慢移動。



我強忍痛楚企起身,然後答佢:「我無迫害你,係你將我朋友洗腦,夾硬變成你嘅信徒。」

「有……咩……問題……點解……你……唔肯……放過……我……」

「你放過我朋友,我就放過你。」

我嘅委託係將阿瞳一家人從洗腦中解放,不論對方係神靈定魔鬼,如果佢主動解除阿瞳一家人嘅洗腦,我就唔會驅散佢。

一片寂靜,Ah Puch並無回答。

「哼……哼……嗯……」

佢忽然竊笑一聲。



「好……但……要……條件……」

「咩條件?」

「我……要……」

原本凝固嘅空氣變得躁動,就連肉眼都能清晰望得到大氣震動。

「我……要……你同神父條命!」

書架上嘅書,化妝檯上嘅化妝品,書檯嘅櫃桶,床褥嘅棉花,窗口嘅玻璃,地下嘅地板……房內所有物品都撕裂成碎塊向面具飛去,漸漸化成人偶。

之後,面具覆蓋人偶臉上,彷如賜予咗靈魂畀人偶。

人偶舉起由木碎同雜物組成嘅手,將床頭支架拆出,碎散一地嘅玻璃慢慢聚集去支架前端,變成鐮刀嘅刀刃……

——猶如死神。

「我……乃……瑪雅……司掌……死亡之神!」尖銳又低沉嘅吼聲從周圍電器發出。

我心感不妙,馬上跑出房間。

如同指甲刮檯嘅風聲傳出,人偶舉起鐮刀攔腰揮斬!

千均一發之際我俯低身避過,如果唔係大概我已經斷成兩截。

我企喺走廊警戒望住房間,人偶亦拎住鐮刀慢慢行出嚟。

「唔……好……諗……住……走……」

人偶舉高鐮刀,猛然向我劈過嚟,我向側邊跳過避開一刀,然後向人偶掟出燃燒彈。

轟隆—!人偶身軀被火焰吞沒,但下一秒一陣怪風吹過,火焰驟然熄滅!

吱吱……吱吱咔咔喀嘞喀嘞喀嘞喀嘞……

人偶一邊郁動,身體一邊發出怪異嘅轉動聲。

縱然係由雜物組成嘅人偶,但臉上猶如掛住一面狂怒嘅表情,忿然向我揮動鐮刀!

我左閃右避,接二連三避開死神嘅鐮刀!

鐮刀雖然銳利,不過人偶動作笨重,揮動速度緩慢,反而唔難避開。

但正當我咁諗時,忽然有個人從背後捉住我!

「Ah Puch大人,我願意奉上性命,請將我連同呢個異教徒一同處刑!」阿瞳爸爸嘅聲音從身後傳出。

我錯判咗。

假如呢間屋係Ah Puch嘅神殿,即使將佢嘅信徒反鎖喺房間亦無意思,因為佢可以隨意操縱屋內一切!

「做……得……好……你……將會……得到……救贖……」

「係嘅,多謝Ah Puch大人!」阿瞳爸爸眼泛淚光,十分激動咁向Ah Puch道謝。

簡直……癡撚線!

人偶舉起鐮刀,我嘗試掙扎,但阿瞳爸爸奮力將我雙手攬住,唔打算俾我逃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