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肚好痛!」

白寧邊喺街行,邊痛苦撳住個肚。

「抵死,鬼叫你直接叫人陳師奶。」

「我要痾屎!」白寧忽然大嗌。

然後,我行埋一邊,扮到唔識佢咁。



白寧爆完石之後,一臉容光煥發,猶如變咗另一個人咁。

「舒服晒!」

「拎住。」我遞咗張支票畀佢。

「嗯?」白寧疑惑接過支票,「做咩畀我嘅?」

「唔計上次海洋公園撞到野鬼,今次係你第一次獨自解決委託,所以呢啲係你應份。」



「喔……」白寧好似無咩反應。

「收到錢都唔開心,你係咪搞事?」

「唔係啊,當然開心啦,只係……對我嚟講錢係其次,最緊要係幫到人,無論係在生嘅人,定係逝去嘅鬼魂。」

係喎,我都唔記得……

呢個傻妹係因為想幫人,所以先去做驅魔師。



並無其他雜念,只有天真而純粹嘅心。

「真係傻,但我鍾意。」

「你……鍾意?」白寧表情凝滯落嚟。

「既然咁開心,咁張支票畀返我。」我一手搶返白寧手上張支票。

「喂吔!唔得!我要張支票,畀返我!」白寧不停扯住我隻手。

應該差唔多啦掛。

當傻妹可以獨當一面時,我就會正常放低驅魔師呢個身份。

雖然未有打算之後做咩好,但係……就俾自己見步行步,重新出發。



我哋返到學校,去學校canteen搵Shelly佢哋食飯。

阿瞳已經出咗院,返到學校繼續佢最緊張嘅學業,不過走堂個幾兩個禮拜嘅分數係無法挽回。

真陰公。

不過好似經歷上次件事,阿瞳一家人發現其實阿堯係關心佢哋,不過可能青春期少年比較叛逆,佢哋一家人因此關係變好,阿瞳亦唔使成日操心佢細路。

「係喎,話說下星期就係情人節啦喎。」食食下飯,阿瞳忽然講。

「情人節?」白寧歪頭問。

「係呀,你哋嗰日……有無約人呢?」阿瞳壞笑咁掃視我哋。



「暫時……無掛……」浩然唔肯定地講。

「我都無。」Shelly邊望電話邊答。

「小凌同白寧呢?」阿瞳望住我哋兩個,「定係你哋兩個已經……」

「唔係掛!」浩然好驚訝望住我哋,「不過最近又的確成日見你哋兩個出雙入對……」

「無。」我堅決否定。

「哦……既然各位單身人士情人節無人要,不如大家開個單身狗party呢?」阿瞳好興奮咁講出好悲哀嘅說話。

「唔好搞我。」我即刻拒絕。

「點解啊?」



「因為太悲哀。」

除咗我,Shelly同浩然都對阿瞳嘅提議無興趣。

不過唔知點解白寧聽完阿瞳講嘢之後,就一直一臉呆滯嘅樣。

食完飯,我同Shelly佢哋去上堂,而白寧就由佢自生自滅。

不過入課室之前,白寧無啦啦拉住我,唔俾我入去。

「做咩?」我愕然地問。

「你情人節嗰日有無嘢做,不如一齊出街?」



白寧雙眼直直望實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