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話……?

唔知點解,我感覺到心跳加速。

「點解要情人節出街?」我不解咁問。

「因為……想多謝小凌一直以嚟對我嘅悉心教導。」

「你終於識交學費啦嘛?但係……都唔使要情人節出街㗎嘛?」我再三咁問,想從白寧口出得出答案。



「總之……」

白寧忽然變得扭扭捏捏。

「你唔好理!總之要情人節!」

白寧臉頰泛紅,氣忿忿講完之後就轉身跑走。

佢唔係我想像中男女之間嘅怕羞,但又非常緊張。



唉……算喇,俾你估得到嘅佢就唔叫白寧。

只不過……

「點解……好似係我期待緊佢講嘅嘢咁?」我不由然摸落自己心口。



到嗰日,我人都未瞓醒,門外就傳嚟鬼死咁嘈嘅敲門聲。



「邊個呀?」我睡眼惺忪去開門。

「小凌,我哋今日去AIA啦!」白寧刺耳嘅聲音傳入耳中。

「去鬼咩,你唔好去到先同我講……」

當我望到白寧嘅樣時,我停止咗我嘅話語,瞬間醒咗神。

唔係因為太奇怪,而係因為……太靚。

平時嘅白寧都係頭髮紮髻,牛仔道袍,牛仔短褲,白色背心。雖然都幾襯佢傻下傻下咁款,但始終都叫做causal style。

但而家喺我眼前嘅白寧一把長髮放咗落嚟,臉化淡妝,掛住耳環,披住頸巾,上身杏色cashmere樽領冷衫,下身深啡色格仔絨毛裙,加對駝色嘅皮鞋,再拎住個白杏色嘅皮質手袋。

完全,判若兩人。



如果唔係認得佢把聲,我根本唔知……原來白寧可以咁靚。

「嗯?小凌?」白寧緩緩張開搽咗淡粉色唇膏嘅嘴唇。

我捽一捽眼,然後話:「原來你都識打扮。」

「你真係夠無禮貌。」

仆街,點解平時我用喺佢身上嘅對白,而家會自己食返?

我唔明白。

一時間打扮咁靚,令我不知所措。



我係咪應該要打扮返型啲,配合一下呢個傻妹呢?

喺衣櫃左搵右摷,嚟嚟去去都係得皮褸同牛仔褸,而且我亦唔鍾意著恤衫,天氣凍最多都係著樽領衫,主要係夠方便。

唔係……係白寧平時太奇異,我衣著一直都好正常,點解要煩惱咁多?

我同平時一樣穿搭,入面著件黑色樽領衫,出面皮褸牛仔褲。

梳洗完之後,就行到坐喺梳化等待我嘅白寧面前。

「行啦。」

「嗯!」白寧好興奮咁企起身。

沿途一路行,我都有不時偷望白寧。



的確……有種魅力,如果就咁望嘅話。

「到喇!」

都未行到,淨係見到離遠摩天輪喺度轉,白寧已經興奮咁指住大嗌。

我哋去到購票處買咗兩張成人門票外加一堆代幣,然後就入咗去玩。

「我要玩轉轉轉,然後打韆鞦,再玩過山車!」白寧拉住我手臂。

「喺度玩呢啲好嘥錢㗎,上次海洋公園又唔去玩。」

「因為……」白寧有難口言咁樣。



係喎,唔記得傻妹上次為咗陪小明小朋友,幾乎全程都喺度玩兒童機動同睇動物劇場。

「好啦好啦,去玩啦。」

「嗯!」白寧二話不說,翹住我隻手行過去。

而且,手肘好似感受到柔軟嘅觸感。

翻譯返白寧嘅話,我哋先去玩瘋狂旋轉,然後飛天韆鞦,跟住係圓形過山車。

「小凌,你做咩好似食咗屎咁樣?」

「我無。」

「上次海洋公園你都係咁,其實你係咪驚?」

「唔驚。」

「咁我哋玩多次過山車啦!」

「你食屎。」

雖然今日白寧打扮非常有女人味,但行為動作一下子就暴露佢稚氣嘅內心。

最初識佢時只會覺得佢係一個白癡,但相處耐咗,唔講外表嘅話其實佢真係幾似一個細路。

「不如我哋去玩攤位遊戲呢?」

白寧指住場地中間一連串攤位,裡面有各式各樣小遊戲,仲掛住好多公仔。

我諗起白寧屋企裝裝潢非常少女心,擺放好多公仔嘅房間。

「其實你係想要堆公仔啫。」

玩完一輪機動遊戲,我哋加埋仲有三十個代幣。雖然白寧係白癡,但以我驅魔師嘅身手應該好輕鬆掟到公仔返嚟。

「嗚……」白寧嘟起嘴巴。

最後一粒波從桶入面彈出嚟。

「唔係,唔應該係咁……」我無法相信眼前情景。

點會下下個波都彈出嚟?一定係個桶入面有怨靈作崇,最衰今日我出嚟太趕緊,唔記得帶con同驅魔工具。

之後,我哋去咗玩碌齡、釣魚、angry bird、掟飛標……差唔多咩game都玩晒,甚至充咗兩次錢,但雙手依然空無一物。

「周圍啲人對呢個狀況竟然視若無睹,唔係掛……唔通Ah Puch竟喺AIA復活,洗晒呢度所有人腦?」

「面對現實啦,呢度一隻亡魂都無呀。」白寧死魚眼望住我。

最後五個代幣,再玩落去真係會破產。

當我對人生失去希望時,面前出現一個攤檔,而且入面掛住嘅全部都係特大公仔!

「白寧。」我拍一拍佢膊頭。

「嗯?」

「望唔望到嗰度?」我指過去。

白寧望過去,呆咗咁話:「哇!好多狗狗公仔!」

「想要?」我再問多佢一次。

「嗯!」白寧雙眼重燃怒火。

目標一致,我哋一定要掟到嗰隻巨形狗狗公仔!

若不成功,就便成仁。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