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啊,我係夏舞,唔經唔覺原來神秘台靈異專輯都嚟到最後一集,真係有啲唔捨得大家啊……」

「快啲執柒去啦……(謎之聲)」

「咳咳……最後一集,當然邀請咗重量級嘉賓啦!佢就係嚟自教廷,閱鬼無數,驅除過嘅妖魔數量足以堆積成山,地位僅次主教嘅穆爾泰樞機!」

「……你好。」

「話說最近穆樞機人氣急升,對呢件事你有咩睇法?」



「……無睇法。」

「哦!不為名聲,只為幫有需要嘅人,睇嚟穆樞機係一位做實事嘅驅魔師啊!」

「我只係履行教廷給予我嘅職責,除此之外其他嘢一律唔重要。」

「果然係硬漢子!聽聞你同凌先生,仲有白寧小姐係相識,係咪?」

「……佢係若兒嘅徒弟,若兒曾經係我麾下學生同伙伴,而小妹妹係凌寧壹嘅徒弟。」



「哦……原來大家之間嘅關係係咁!其實我想問下,係咪一定要有陰陽眼先有資格做驅魔師?」

「都唔係,睇唔睇到靈體取決於視錐細胞,部分人視錐細胞基因突變,能感知更廣泛頻率嘅能量,因而見到靈體。我哋以科學手法分析,製造出令所有人都望到靈體嘅隱形眼鏡,所以陰陽眼已經唔再特別。」

「原來有啲咁方便嘅道具㗎!邊度有得買㗎,我都想要啊!」

「只有受認可嘅驅魔師先可以買到。」

「嗚……原來係咁,但戴住隱形眼鏡驅魔,唔驚萬一太激烈會甩咗嘅咩?」



「……你幾時見Hulk變大時會撐爆條褲?」

「哦,原來係咁(穆樞機睇落咁cool,原來仲幽默過我)……其實網上有個熱哄哄嘅傳聞,前排香港發生咗宗教恐怖襲擊事件,凌先生佢……」

「……佢係個稱職嘅驅魔師。」

「我仲記得佢上次上嚟專訪嘅時侯……估唔到係真,我哋為佢默哀一秒鐘。」

(默哀)

「穆樞機,你介唔介意我問關於凌先生嘅問題?」

「無問題。」

「凌先生佢平時住邊㗎?」



「……」

「Sor……我仲以為唔好一開始問啲咁沉重嘅問題,可以俾氣氛輕鬆啲……」

「佢爸媽本身有間屋,加埋保險,我哋幫凌寧壹賣咗間兇宅之後,佢用筆錢喺出面買咗個單位自住。」

「我聽講過,若兒係凌先生害死,其實一直以嚟到呢刻,你對凌先生有咩睇法?」

「……我從一開始就唔鍾意佢,永遠一副憂鬱嘅樣,好似自己係全世界最慘嘅人,之後佢害死若兒,將若兒嘅屍首煉成昆迪拉,褻瀆死者……我對佢嘅憎恨嗰刻開始一直無停止過,一直,一直……直到嗰件事。」

「嗰件事?」

「直到……我見到佢俾若兒嘅怨靈,以及佢對自己嘅憎恨束縛。」



「……」

「咁多年嚟,佢都俾呢一切束縛,活喺虛假之中,我就只覺得佢……好悲哀,而且亦覺得自己……無資格再憎恨佢。」

「點解?」

「因為佢為咗若兒,不惜付出一切代價,包活被當成十惡不赦嘅人。當佢想將天魔連埋無辜嘅龐亮消滅時,我無辦法阻止到佢……」

「因為當時受咗重傷?」

「係因為,我心底裡,都想幫若兒報仇。」

「……你並無錯,你同凌先生一樣,或者世人眼中呢一切係罪大惡極,但唯獨你兩個人知道,呢一切係應該要做嘅事,即使所有人認為係錯。」

「從嗰刻開始,我就已經放低一切。」



「咁凌先生死嗰陣,你有無感到難過?」

「我……認為對佢『難過』係侮辱咗佢嘅覺悟,亦侮辱咗若兒。」

「點解……?」

「因為佢同若兒一樣,為咗珍惜嘅人不惜一切,當我知道佢要赴死時,我喺身上再次望到若兒嘅影子……係無論點樣都無法阻止,只有死亡才能停止落嚟嘅信念。」

「真係命運弄人……」

「我有嘅,只有『無力』呢兩個字。當日若兒為救佢犧牲性命,今日佢為救白寧犧牲性命,然而呢兩次我都只能眼白白望住佢哋咁做,但咩都做唔到,咩都改變唔到……!」

「呢一切唔係你嘅錯。」



「我責無旁貸,若兒係我嘅學生,凌寧壹係若兒留低嘅遺產,但最後我保護唔到若兒留低嘅嘢。」

「但係佢哋留低嘅嘢並無中斷,唔係咩?」

「嗯,係白寧。」

「你有無諗過收白寧為徒,繼承佢哋兩個人嘅意願?」

「我曾經向佢提議過,不過佢拒絕咗。」

「啊?點解佢要拒絕嘅?」

「對我嚟講,佢哋三個都係重要嘅人,但對佢嚟講,重要嘅人只有一個。」

「……真係一件令人傷感嘅故事。」

「喺呢個世界,悲劇無時無刻發生,所以先會有驅魔師出現。」

「都差唔多,不如我哋輕鬆返少少!話說好多網民都認為你係個肉盾,對此你有咩睇法?」

「……你玩lol都要坦幫adc吸傷啦。」

「哦,原來係咁(穆樞機睇落咁浪子,原來仲潮過我)……喺嗰次恐怖襲擊,除咗你之後,教廷係咪仲派咗支援嚟香港?」

「嗯,當中有部分係其他城市嘅樞機。」

「最後教廷損失慘唔慘重?」

「因為太陽神殿召喚咗Aamon同Asmodeus,有唔少同胞戰死,包括四位樞機。」

「Aamon同Asmodeus……都係實力非常高嘅惡魔?」

「Aamon係所羅門七十二柱魔神第七位,位階侯爵嘅惡魔,Asmodeus更係位階為王,被認為係魔王級別嘅大惡魔。」

「咁犀利……最後你哋係點驅散佢哋?」

「Asmodeus附身咗喺一位太陽神殿主教身上,不過佢實在太強大,嗰個主教嘅身體十分鐘後就完全潰散,Asmodeus亦自然回歸異空間。Aamon相對而言較為難對付,但集合多位樞機,加上特警協助,總算係成功將佢驅逐返異空間。」

「Wowwwww……教廷果然名不虛傳,可以寫埋個故講都得!」

「我希望唔好,因為我哋都唔想事跡太張揚。」

「嗯,明白……睇嚟今日時間差唔多啦,好多謝穆樞機上嚟接受專訪。神秘台靈異專輯就完啦,好多謝大家一直以嚟支持,我係夏舞,下個節目再見!」



穆爾泰離開之後,攝影棚停機,夏舞拎住本記錄一直以嚟所有嘢嘅筆記簿,邊吹口哨邊喺走廊行。

「呢個世界,原來仲有咁多我哋唔認知嘅知識……太陽神殿或者先係正義嘅一方,可惜人類總會被虛假嘅對與錯蒙蔽,畢竟歷史係勝者寫出嚟嘅故事,真相從來埋於泥土之中。」

腳步聲喺寂靜嘅長廊徘徊,夏舞嘅身影消失於漆黑長廊之中。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