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白色的塵點覆蓋著玻璃桌上,四處瀰漫著凜冽的寒氣,看著白茫茫的熒幕。他思想混沌,身如死屍,孤獨的人。他覺得懼怕,恐懼的來源不是自己,來自遠方的她,他腦中縈繞著無數的猜測,內心終究抵擋不住攻勢,崩潰下來。

他眼神空洞,坐在椅子上漫無目的,沒有睡覺的意念,沒有拯救自己的想法,他只想這一刻發生意外把自己殺死。死亡最為懼怕是一些早已失去希望的人,它無法說服他活下去。偏偏死亡不會收割一些失去價值的靈魂,它殺死無數才華洋溢的人,卻不殺死一個但求死亡的人。

他兩眼疲憊,意識上比任何都清醒,但身子卻無比倦怠。混亂的思緒讓他總是合上眼睛,黑暗中他卻想起更多往事。他抓了抓自己的眉毛,眉頭放鬆了一下,黑沉色的眼圈是他臉上僅有的裝飾,淚水也無法洗去那黑影。

無數孤獨籠罩著他身體每一個細胞,他的血滲透著痛苦,他的淚流露著哀傷,他癱瘓在椅子上枯萎著。他摸著自己的腦部,疼痛感早已超越傷感,生不如死。他眼眸如幽靈般左右晃動,記憶伴隨思想的震動,破碎地呈現在腦海中。手指被身體的自然反應而彈跳數下,血,流得很慢。

他喉嚨感到無比乾枯,他要酒。他願沉醉在一片極樂,強行把自己抽離到屬於自己的世界,更可以看到她的樣子。



所有的記憶都是潮濕的。

他聞嗅著四周的空氣,連陳舊的書櫃也傳來醇鬱的酒香。他想以簡單的酒,治好複雜的思想。一場愛情中,人都是兩敗俱傷,這是無可避免的結果,在複雜的思想中他得出這個簡單的結論。

冬風掠過,掃來陣陣寒意,他不再感到寒冷,他的心早已比寒更冰,那團重新出發的火,只是心中黑白背景的裝飾。

鳥飛過,人愁去,風吹寒,花落喪。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