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的陽光在窗邊射入,射在粉白的地瓷磚上,光線中無數塵埃白點在漂浮,你看著這個貌似定格的畫面,思憶許久。你想喝酒,你想吸煙,你想找回她,但你全都做不到。是懶嗎?是怯懦嗎?是絕望嗎?是對自己與命運的迷惘。

房間除了一首復古音樂便別無他音,這令你更快進入思想世界,逃避一下現實。關於自己的思念,你理性地分成幾部分:對愛情、對理想、對孤獨。大概簡單地用一句表達,便是:一個孤獨的人在想是否一個人走完未來的路。

這一刻的決定,或許影響你一輩子,但這個問題亦縈繞你的腦海數年已久。放棄愛情,投入理想,全力改變世界,這是孤獨的路,要自己一個人走,不能有七情六欲;同樣放棄愛情,卻是自私的愛情,擁抱廉愛,依然追尋理想,比起失去喜悅,能得一份墮落的喜悅。孤獨與不孤獨,這場角力戰,不是一時三刻便能分勝負。你看到一個曾經陪伴過你的人再次有了伴侶,你莫名得到一份地獄傳來的沮喪,這份沮喪令你堅定地不再相信愛情。同樣地放棄愛情,卻陷入兩難的局面。

你的頭攤在沙發背上,雙手掛在沙發背,合上雙眼,聽著復古音樂,腦中的世界如末日般動盪,但你習慣了。對比黑夜的混沌,下午的安寧給你一絲幸福的滋味。這是另一個頹廢的下午,但你對未來的自己有了一個大概的形象。

過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