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男孩他改變不了自己的命運,改變不了自己的宿命,他便想改變別人的命運。

他是個墮落的天使,他亦不想看見別人墮落,故他努力挽救別人,讓她們不走錯誤的路。

他信任著她們,但最後她們都是自甘墮落,這份信任化為一把尖銳的利矛,刺入心胸裡。

一次又一次的打擊,令他明白終究改變不了別人的命運,她注定墮落便是注定墮落,如自己的命運無法擁有愛情與陪伴一樣。

他更堅信自己無法打破自己宿命,不會再徒勞無功,不會再相信別人,不會再讓別人接近自己。



賦予了一個魅力的人格給他,卻不能讓別人接觸自己,最後發現最溫暖的,竟是孤獨。

在只有絕望中的世界存活,多大痛苦變得虛無。這句話如由槍林彈雨中的一名軍人說出,是多麼現實。

我又有何分別?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