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 陳老師 Eliane 番到屋企之後, 「呀玲, 妳食左飯未呀?」 Eliane 同佢媽媽講, 「食左嘞呀媽, 今日好攰呀, 我想涼埋涼就上床瞓嘞!」
 
Eliane 番入房度除左副 con 之後, 跟住就戴番副有框眼鏡攞埋啲衫後就入去浴室度準備沖涼, 入到浴室之後, Eliane 習慣除底副眼鏡黎再照一陣鏡, 睇吓自己塊面有無出到雀班同對鏡自憐一番。
 
大廈開始正在大維修, 全幢大廈外牆正在搭住棚架, Eliane 照鏡過後, 跟住就開始寬衣解帶地準備開始沖涼。
 
窗外棚架上, 一對發住光嘅眼神正窺看住浴室內嘅 Eliane, 見 Eliane 正將身上啲衫裙響身上逐件地除落, 跟住一副完美無暇嘅軀體就已經盡現, 而窗外嘅人亦正發住沉重嘅呼吸聲響。
 
Eliane 開始行入浴屏之內, 花灑開左, Eliane 跟住就已經開始自顧地沖涼, 但響呢個時候, 窗外嘅人就好小心奕奕咁開始爬入浴室之內, 一個高大而健碩嘅男人, 正企左響一屏之隔嘅浴室之處。
 





  
個男人正開始除哂身上啲衫褲落黎之後, 跟住就見佢正一絲不掛咁慢慢地打開浴屏嘅門, 浴屏之內, Eliane 正專心地咁洗緊頭嘅時候, 冷不防 pat pat 位置突然好似掂到身後正企左個人響度咁, Eliane 正驚慌得想大嗌嘅時候, 但同時好快個口就比人用力咁掩住起黎。
 
「殊……, Eliane 唔好嘈, 係我呀!」
 
一把熟悉嘅聲音響起, Eliane 即時意會到掩住佢個口果個嘅係咩人, 手正慢慢地鬆開, 「呀俊, 點解你會入左黎架?」 視覺雖然模糊, 但 Eliane 依然羞到以手掩住自己嘅身體, 呀俊同 Eliane 講, 「Eliane, 我知妳媽咪唔想見倒我, 所以我就唯有用呢個方法爬入黎見妳囉!」
 
Eliane 依然好羞愧咁講, 「俊你番出去先啦!」 但呀俊就已經將 Eliane 攬住起黎就話, 「Eliane, 點解? 點解因為妳媽媽唔鍾意我響地盤度做, 所以就連妳都唔肯繼續同我響埋一齊!」
 




呀俊扯開Eliane對手, 跟住就成個身壓落 Eliane 嘅雙胸之上, 「俊呀, 唔得架, 其實唔關我呀媽嘅事, 事實係我同你真係唔夾架!」
 
呀俊再好不忿地講, 「唔係嘅, 我同妳初初一齊都好開心架, 雖然我地拍左半年拖都未曾上過床, 但妳知我不嬲都係幾咁錫妳架!」 呀俊開始狼吻住 Eliane, 而 Eliane 就正皺住眉頭咁左閃右避住。
 
「唔好咁啦呀俊, 你放開我先啦!」但呀俊就正開始對 Eliane 上下其手住, 「Eliane, 我真係好鍾意妳架, 妳唔好咁對我啦!」 下體正被呀俊用力挖住, 「啊…..呀俊, 唔好咁呀…, 吖, 你縮手先啦…..!」
 
呀俊已經失去常性, 跟住呀俊突然用力將 Eliane 隻右腳抽起, 繼而再挺身將條硬柱就移到 Eliane 胯下之處, Eliane 大驚, 跟住即時用手擋住再扭身避開。
 
但呀俊好快再從後攬番住 Eliane, 硬柱已經緊貼住響 pat pat 位置內再雙腳用力擠開 Eliane 嘅兩腿, Eliane 極力地掙扎, 但奈何力氣唔夠呀俊大。
 




Eliane 已經被呀俊用力按低住個身, 身後嘅硬柱就正對準兩腿之間嘅入口方向, Eliane 正驚惶失措地講, 「呀俊唔得架, 你唔好咁做啦…嗚…..嗚…..」 但已到左咁嘅田地, 呀俊似乎亦已經履水難收。
 
斗大嘅硬柱正磨住 Eliane 嘅稚嫩縫罅之處而開始嘗試頂入, Eliane 知道將會侵犯在即, 正向呀俊作出最後嘅求饒, 「你放過我啦, 我同你真係唔可以咁做架!」
 
但愈嗌住唔好, 呀俊就覺得愈唔甘心, 硬柱已經繼續用力正朝住縫罅之處開始頂入, 柱頭開始突破唇瓣而插進入內半藏住, 而 Eliane 正被呀俊迫到面貼住浴屏玻璃, 但身後嘅巨柱就如泰山壓頂般愈插愈入。
 
一吓突然盡入嘅動作之後, 刺痛同突然漲滿嘅感覺令到 Eliane 即時雙腳震住咁全身發軟, 而呀俊就已經托住 Eliane 雙腰咁從後抽插住佢起黎。
 
雖然已知再得唔倒 Eliane 個心, 但呀俊呢一刻只知要響 Eliane 身上留低一啲自己嘅野黎作為呢段情嘅總結, 硬柱正不斷出入住 Eliane 嘅身體之內, 而 Eliane 似乎亦已經停止反抗, 一切就等呀俊完事之後先至再作打算。
 
呀俊正全心全意地抽插住 Eliane 呢條咁緊窄嘅通道, 好快地, 濃精就已經盡數咁遺留哂響 Eliane 嘅身體之內。
 
完事之後, Eliane 即時跌坐響浴室嘅地上, 而呀俊就自顧咁著番哂所有衫褲之後, 跟住就粒聲唔出咁就爬番出窗離開而去。
 
坐響地上正呆哂嘅 Eliane, 呢一刻腦內正一片空白, 胯下已紅腫住嘅縫道, 倒流住嘅白液正隨住花灑淋住嘅水一起緩緩流到污水孔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