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部該死的機械!」在廚房裡的老闆對著我罵道。
又闖禍了…地上滿是摔爛的玻璃跟七零八碎的食物。
在旁的一對男女顧客見狀後嘗試幫我收撿,
可我心知這只會招來麻煩;
馬上用表情向他們示意別要管我。

…來不及了,
老闆已經來到我身旁,看到我「麻煩」到客人臉頰都氣得發紅了。
「不用幫啦!它只是個機械人來的。別阻礙你們用餐了。來!快跟人家說對不起!」
對著人類總是使用徹然不同的語氣,真厲害。


「她是…機…械?」那位男客人說話起來有點吃力;臉上寫著疑問和困惑。
「對!還是故障了的!什麼東西也做不好!」老闆嘗試得到客人的認同。

我馬上關掉了自己的聽力,
反正只會是些不好受的辱罵,隨他說吧。
只要不丟失這份工作便行。

之後的對話我完全沒有聽進去了,
旁邊的客人還在等待,
依靠我自己一人真的十分吃力。


當我拿著清潔用具回來後,
剛好見到老闆一臉無趣地回去廚房,離開時還用力拉扯了我的馬尾。
痛…痛…痛!
把聽力調過來後,
馬上聽到旁邊的客人在催促著我。

一段小時間應該沒有問題的,
我將身體的機能暫時調到超載的高效能模式。

之後那兩位客人亦沒有跟我搭話,


喝完桌上的咖啡後便離開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要說老闆僱用我的原因其實也很容易明白,
因為他不想僱用人類員工。

法例對人類的保障很充足;而且執法上也會不遺餘力。
可是機械的情況則完全不同,
法例就是放著擺的。
要說我願意在這工作的原因亦很簡單,
因為大部分人在二級機械的身旁會感到不安和厭惡;
所以多數的公司只會選擇使用三級或以下的機械與客人交流。
去除了人型設計的限制,
二級以下的機械亦能執行更多類型的工作。


而我,則是二級的機械人。

嗯?你說那麼為什麼老闆會僱用我來與客人交流?
因為他希望能騙取政府給予的人類就業津貼,
便對政府宣稱僱用了「我」這一個人類。
只從我的外觀上,無法分辨我是機械與否。
而法例標明我需配戴的「機械身份辨證」,
在無可奈何下亦被他拆除了。
就算被人逮到,
後果也大概只是以警告和道歉了事吧。
在他眼中只要對自身有利益,
亦無什麼不可的。

由早上一直到傍晚我會在這間餐廳打工,
然後便會到回收場;看看有沒有什麼划算的零件。


若找到合適的零件便可以替自己保養或是翻新後以較高的價錢出售,

其實我的身體協調系統故障了許久了,
可惜一直找不到適當的零件醫治。
走路時偶然會出現視覺中樞斷線的情況,
所以才會出現今天早上的意外。
這種情況出現的最近越見頻繁了,
不快點處理的話;
釀起意外亦是遲早的事。
雖然心知找到零件的機會渺茫,還是只好碰碰運氣吧…

和人類的身體不同,萬一我生病,可不會自然康復的…

「怎麼搞的…又加價了…」前方的充電站已有一列的機械在排隊等候著。
在旁的大塊霓虹燈上標明了今天的電價。


現在的價錢比起上個季度已漲了近二十個巴仙。
耗電量較大的二級機械根本付不起這樣的價錢,
因為不能工作;
只能選擇將自己降級或是移除耗電量高的零件。
到了最後便只有以最低的效能熬著;等侍強制關機的那一天到來。
對我們來說,
將自己降級與自殺無異。
因為三級或以下的機械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
只會執行其他人所輸入的指令而己。

我看了看自己的電量,
很好,應該還可以撐多一天。
然後便將今天的工資全都投進電池販賣機裡。
「多謝惠顧,這是兩天裝的二級機械人電池。下次光臨!」
現在喬治發出的聲音非常生硬,


從前的他話不多,
工作的時候特別認真。
現在每每聽到那失去靈魂的論調也只想快點離開。
討厭得很…


已經是深宵了,
是時候回去了。
在機械人聚集居住的地區,
整條街道都係爛溶溶的;
街燈也只維持著能勉強照亮前方的亮度。
過了這麼久,
過往繁榮的樣貌已蕩然無存。
存在過的證明,
就只有儲放在我們那不會忘記的腦袋裡頭的記憶。

「姊姊!你回來了!今天比平常還要晚呢!」
「我回來了。」

累死人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