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痛嗎?」
我牢牢地捉著妹妹的手,
看著血緩緩的在填滿第三枝針筒。
這也是我能給予支持的唯一方法。
她眼框裡的眼淚都痛得快要晃出來了,
卻還是撅著嘴,逞強地搖頭否認。
「快要好了。小妹妹你可真是堅強呢!很棒!」博士一手小心地將針筒安放在鐵盤上,一手緊按著棉花止血。

博士用眼神示意要跟我單獨談談,
原因看到那深鎖的眉頭也大概能猜出八九了;


時間無多了。
「妹妹,你先躺在這兒休息一下,我要幫博士善後一下。」
在步出房間時,
我看到還有很多二級機械躺在病床上。

「你那邊的進展如何?」
都不好意思說了…
莫說要儲錢,
就連日常的洗費;只靠當待應那微薄的薪酬便已經吃不消了。
博士看著我難為的表情,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然後便說:


「好抱歉…」
「請不要這樣說!你願意無償幫助我們兩姊妹,此恩情我倆已是無以為報了。更何況這不是你的錯,實在是受不起!」

其實道歉的不該是你。
真是諷剌…

當然,我很清楚博士不是在為自己道歉。
所以這句抱歉,
我更加受不起。
大概就算在遙遠的將未,


還會有無數的怨結未被解開。
「我會盡量替你妹妹爭取時間,請千萬不要放棄希望。」
「我明白了。」

我輕輕地喚醒了睡著了的妹妹。
「姊姊等一下還要去上班,你自己先行回家可以嗎?」

怎麼辦呢…
我看著頭上的宣傳牌,
一個二級機械人穿著無可挑剔的護理員制服,露出雪白的牙齒。
旁邊拼著標語:
「服務人類 締結將來」
真是無奈又滑稽的口號哦…
到底服務人類以後換到的那個將來,
會是屬於誰呢?


完全不去考慮大家的未來,
只是靠一味欺壓弱者來築起自己的堡疊。
如此厲害,
大概從一開始這場戰爭的結果便是己經注定了吧。
但更厲害的是;
每夜躺在犧牲者的屍體上,
竟然還能安然入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週末的這個時段,
餐廳的客人不太多,老闆也只會躲在廚房中打嗑睡。
是我難得能感覺到平靜的時間。

“鈴鈴“


「歡迎光臨。」
啊,是當天幫助我的那對男女。
「你好,請問你是不是鈴小姐?」
糟糕了…通常人類尋找某個特定的機械人也不會是什麼好事。
「是的,想請問兩位有什麼事找我呢?」
那名女子氣勢凌人,而那高大的男子則站在後方一言不發,
大概是個不太擅長說話的傢伙吧。
「我是博士的孫女,有事想跟你談洽一下。你現在方便嗎?」

我停下了擦餐桌的動作。
我感覺到置身於眼前的那一幕中,時間的流動像是緩了下來。
一塊一塊的細節正燒烙在自己的腦海中。

「只要你願意跟我們合作。我有方法能拯救你的妹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