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面的同事突然大聲一喝:「家甚麼浩?她叫佳穗。」原來強哥聽到我的說話。強哥是Daniel的頭馬,年資已有十多年,平時囂張拔扈,而且說話尖酸刻薄,聽說已得罪公司上上下下。但也拿他沒辦法,他管理的產品很多都賣得貨如輪轉,加上仗著Daniel在公司的地位,讓他今時今日仍然屹立不倒。

  「Kaho只是她名字的日文拼音,你有沒有常識?人家可是個可愛的小女生呢。」一個剛陽的中年大叔說這句話說得如此扭扭捏捏,實在令人噁心作嘔。

  「難道強哥你見過她?」

  強哥一邊收拾東西準備下班,一邊說:「當然。你看過那封智能筷子的電郵了吧?第一次見客要準備的樣品那兩個廢物弄不出來,最後要我出手,做好後Daniel便要我自己帶那個樣品去東京見成和。唉,平日好東西沒我份,爛攤子卻都推給我。幸好上天有好生之德,那次接待我的就是佳穗小妹。她不但年輕貌美,而且溫文爾雅,彬彬有禮。我敢說,她完勝所有香港女生。有這小美人相伴,那幾天在日本公幹都特別有幹勁。」他邊說邊淫笑,相當猥瑣,難道他忘了自己已有家室?

  「家凡,這回你有福了。你知道Daniel為甚麼要你看那電郵?」



  「我想是因為他終於發現到我的聰明才智和果敢的處事手法,要我接管這個智能筷子的項目?嘖嘖,他終於知人善任了。」

  強哥蔑視了我一眼,說:「你哪有聰明才智?不過的確他想你參與這個智能筷子的第二代,所以要你跟我一個月後到東京會見成和。到時你便可以一睹佳穗小妹的芳容。」

  我興奮得跳了起來。到日本見客?聽起來十分厲害,立時幻想到西裝挺拔,風度翩翩的我,最後成功為公司取得大生意,然後和客戶到夜總會載歌載舞,回到香港後受大老闆的器重,提攜升遷,職位至少要和Daniel平起平坐,而平日狐假虎威的強哥都要搶著擦我的鞋子。人生第一次出埠公幹,實在興奮雀躍。不,之前都到過深圳工作,但聽起來總比不上到日本公幹帥氣。

  「聽到可以見美女就這麼興奮,你可真人細鬼大。可是你一副賊眉賊眼的樣子,人家好女孩不會看上你呢。你還是把那電郵和唾液感應器的資料背得滾瓜爛熟,到時見客不要在她面前出醜,更重要的是不要連累我,我一世英名可不想毁在你手上。」竟將英明神武,玉樹臨風的我,侮辱得一文不值?這個日本女生看不上我,難道會看得上你這個變態色魔似的中年大叔?我真懷疑那個佳穗小妹已慘遭他的毒手。
  
  「明白!絕不會讓強哥丟臉。」表面上對他唯唯諾諾,心裏卻千般萬般痛罵著他。
  


  他意猶未盡,繼續挖苦:「唉,怎麼你和她都是剛剛大學畢業,人家看上去卻比你聰明十萬倍呢?哀哉!哀哉!現在年輕人,真是……」說完頭也不回便下班離去。我趁他看不見,在他背後豎著中指送他一程。

  平日看見強哥對容貌不討好的女同事都盡起色心,就知道他品味極之低劣,聽他將這個佳穗小妹捧得如仙女下凡一樣,其實可信性甚低,所以她美麗不美麗,我並不太在乎,更不會奢望她對我有甚麼好意。現在的我腦海裏只有日本公幹的事情,為了在這次見客有出色的表現,我決定這兩星期都加班,深入了解一切關於這個智能筷子項目的資料。公司今次的大生意落在我身上,我實在責無旁貸,沒辦法,畢竟能力越大,責任就是越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