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保加利亞發現外星遺物,那是個位於首都索菲亞約150公里的村落,有傳裡邊埋藏著一個寶藏,可能是稀有寶物,也可能是重要文件,過往保加利亞政府亦試圖挖掘,那是個數千呎的僘大石室,可是每當挖掘人員要破開石室時,總會遇怪事而被逼停止,經預言家Baba Vanga 探視後,Baba Vanga只拋下一句話「在裏面有一種東西,不是男亦不是女,它是一隻怪物,但為何你們要找它呢?」……
 
美國盜墓者Johnson William是個爆破專家,頂級的爆破專家並非能做出極大規模的爆炸,而是懂得控制爆破的程度。Johnson最經典試過鑽穿俘虜的耳膜,並塞入炸藥引爆,大小腦被炸至稀爛,但頭骨卻連一絲骨裂都沒有;中國盜墓者伍伯是個圍棋八段高手,同時亦是個電腦駭客,強項是破解皇墓的不同迷題。他是史上惟一能捉贏人工智能AlphaGo的人類,當然是在地下,在AlphaGo團隊不知情下盜取了AlphaGo的程式,並私下與它對奕,伍伯心知自己不能成名,因為比起虛名,他更喜歡破解人類千萬年間智慧的累積;俄羅斯的桑巴是個被判死刑的逃犯,拳腳功夫了得外,體能亦極佳。他被北韓政府判處死刑,先後受過絞刑、犬決及槍決,吊了十分鐘仍然沒有斷氣,十數隻狂犬被他反咬至肉綻,最後一次的槍決,連開數槍都打不死他,之後更被他搶走槍枝逃獄。
 
三個人來到保加利亞,為的就是那個驚天地的寶藏。伍伯盜取了地圖,破解入洞方法,桑巴一人殺死鎮守的整支軍隊,Johnson 用炸藥炸開了連保加利亞軍方都炸不開的石室通道,石室終於被打開,伍佰用遙控車駛入石室,Johnson用火藥為石室照明,桑巴連等也不等走接衝入石室,可是入到石室,三人迅即大怒,石室內竟然甚麼都沒有。伍伯用翻譯機解讀石室上的文字,原來石室內藏多巴多安族人的科技智慧,三人很快就後悔,文字寫著「太陽系第973040498年,多巴多安族人發現星球JK03036-30048-08279-09488-39988-00308。基於宇宙法,我族宣報擁有星球的管理權。」伍伯細讀著文字,桑巴在不知不覺間倒地。「星球具備生存條件,但仍未適合我族居住,我族決定留下所需微生物,用以開發。」Johnson 見桑巴倒地,心知不妙,趕快逃走,但只走幾步,心跳又急又亂,眼冒金星,接著倒地。「考慮到開發經年累月,機械設備會有失效風險,故於石室留下靈魂。當生物有能力開挖石室,代表生物具成熟智慧,存在石室內的靈魂就會走出,依附智慧生物。」伍伯已經全身抖動,身體彷佛失去控制能力,伍伯勉強控制眼球,將視線聚焦在翻譯器上。「多巴多安族族長現命令,多巴多安族的靈魂需要盡快利用此星球的科技,通知多巴多安族人,並接管星球。」。
 
保加利亞軍隊趕至,見桑巴,Johnson及伍伯倒地不起,軍長立即匯上級軍官,此時,桑巴,Johnson及伍伯三人緩緩站起。眾人大驚,士兵紛紛舉槍指向三人。三人呆呆望著軍隊,皮膚突然像機械裝甲般打開,身體內的血肉、神經、骨骼全都變成機械。桑巴一手將其中一個士兵的頭顱連脊椎骨整條抽離,士兵嚇呆,立即向三人開火,但見子彈未能傷三人分毫。Johnson 執起頭顱,頭顱瞬間金屬化,Johnson擲出頭顱,頭顱著地爆炸,威力比手榴彈高出十數倍。伍伯執起翻譯機,張開口,將整個翻譯機吞下,「多巴多安族人宣布,由今日開始接管地球…」伍伯說。
 


石室內的東西,不是男亦不是女,它是怪物,它是微生物,擁有金屬細胞結構的微生物。三個生命體想著盡快尋找科技聯絡族人,然而,三人想也未想到,多巴多安族人早就被滅族了。
 
商務酒店房,電視新聞報道著昨晚在巷子的六七十個長滿紅皰疹的死屍,枱上放著一部筆記簿型電腦,螢幕顯示的文件正是病君為自己記下的傳奇故事,洗衣機轟隆轟隆的清洗著病君的英雄服和背包。那是個非常整潔的房間,病君不喜歡雜物,大概在被密室禁錮的童年裡,「世界」裡沒有太多的東西。浴室內,病君洗過澡,看著鏡子,望見自己紅紅的臉印。
 
「啪!」天台上,珍妮打了病君一記耳光!
 
病君不其然想起與珍妮在天台的事,人腦果然是最不受控制的器官,要想起甚麼總不能由自己決定,想記得的總記不住,想忘記的總印在腦海。
 
「你先冷靜點…」要不是為了救你,我也不會…病君心想。
 


「不要以為美國人隨便就可以發生關係……對,或者…或者有時候可以,但也不是隨時隨地…」
 
「天台我也不會…」病君無奈。
 
「對我來說,樣貌很重要……」珍妮截道,「雖然你也很……算是合格…但…或者我只是緊張…只要你慢慢來…」
 
「夠了…」病君氣結,「…是我不好,早點回家吧。」病君只想早點回家休息。
 
「等等⋯」
 


病君沒有理會,轉身離去,留下珍妮獨個在天台。
 
突然,敲門聲傳入浴室,病君被門聲干擾了思緒。
 
病君急急趕往開門,那是一個穿西裝的老先生。老先生一臉慈眉善目,雙目笑得瞇瞇的,向病君點了點頭。
 
「昨晚…是你吧。」
 
病君的敏感神經一下子被觸動,舉手向老先生傳播令人瞬間暈倒的疾病。但見老先生沒有被影響,原來那是立體影像。
 
「我有做功課的。」
 
砰的一聲,病君把門關上。他沒想過自己的身份這麼快被揭露,病君趕急把洗衣機內那濕透並連帶肥皂泡的英雄服抽出。
 
「不用穿了…」十六顆微型裝置從門隙中駛進房間,老先生的立體影像突然又投射到病君眼前。「幾條繃帶縫起就能當英雄服?要遇上個有質素的新手真難…你會說英語嗎?」


 
病君呆呆的沒有反應,整個人仍在戒備狀態。
 
「我…沒有…惡意。」老先生抽一口氣,遇上不懂英語的真麻煩,「我…是…好…人…」
 
「很有力的證明…」病君把衣服放下,用流利的英語回答。「…一個善闖民居的老頭。」
 
老先生像被戲弄,只好苦笑,「自世界的英雄被清算後,我們只餘下少於一半的戰力…」老先生微笑,「如果可以,能跟我到一個地方嗎?」
 
病君若有所思…
 
第三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