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你知道甚至麼是『Rainman』嗎?」
 
大雨灑著,一架跑車在山徑公路上駛過。病君被蒙上雙眼,一身便服,坐在乘客座位。駕駛座上是老先生的立體影像,車子不由任何人駕駛,軚盤自己在動。病君沒有答話,因為他連聽都沒有聽過。
 
「『Rainman』不是那個拯救人類的超級英雄名字,它其實是一個計劃的名稱,『雨人計劃』。五年前的世界,人類已經無法消滅罪惡,餘下的超級英雄與科學家聯手研發雨人計劃,成為拯球地球的最後方法。」
 
跑車駛到一位於山頂的黑色大宅,十六顆微型裝置組合成一個小扶手,帶領著蒙眼的病君走入大宅。
 


「世界下了一場『審判的雨水』,計劃成功令那些『罪惡』滅亡。引發能力的『雨人』耗盡生命,這是對世界公佈的歷史。不過,其實雨人還有一個,那就是雨人的原型。」
 
大宅內極盡簡潔,哥德式的設計帶有一種懷舊味道。此時一道牆壁突然打開,那是一部極具科技感的升降機,病君被帶進升降機內。
 
「雨人計劃是利用生物科技激發基因突變,我們將技術先應用於機械生命體上進行測試,試驗非常成功,我們叫他『薩特萊爾』。」
 
升降機一直向下降,病君愈感不安,全身不其然抖震起來。
 
「薩特萊爾每次行動都需要充電,你有10分鐘的時間。」
 


升降機打開,病君脫下眼罩,那是一個純白的地下密室。一個人影站在正中間,那是個純白的機械人薩特萊爾。薩特萊爾完成無線充電,全身散發出蒸氣。病君走入密室,升降機門關上,地面慢慢滲出清水。病君心緒不寧,全身一直在抖震,那已經不是不安,更準確來說,那是一種面對恐懼的驚慌感。
 
薩特萊爾沒有等待病君的回應就立即發出攻擊,一記膝撞,病君連衣服亦未換得上,就被整個撞飛,密室牆身被撞至凹陷,病君後腦直扻牆壁。病君錯愕,瞳孔一剎間放大,那是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砰!」密室內兩個小孩腦袋扻到地上,水炮不停射向兩兄弟,兩兄弟像皮球般在地上滾了一圈,摔個頭蓋地。「叔叔……不要……我們知…錯了…」。見馬醫生就站一旁,拿著強力水炮噴向兩個只得七歲的小孩子。是地下密室,那個屬於恐懼的記憶。
 
病君回過神來,薩特萊爾已準備好另一波的攻勢,地上的水突然震動起來,一個水造的正方椎體從地上伸出,鋒利的刺向病君。病君瞬速躲開,望著地面震動的水波,那是用聲音高頻振動來控制水的形態,病君按捺著抖動的身體,拉下衣服,露出底層的黑色繃帶,雙眼眼白充血。
 
地上的水愈來愈多,大量的水造尖刺刺出,病君一邊戴起面罩,一邊躲開薩特萊爾的攻擊,牆身是最好的跳台,病君四肢抓緊牆壁,用力一蹬,兩旁水花濺起,病君直撲薩特萊爾!「轟!」水花四濺,地下被擊碎,只見病君留在原地,薩特萊爾失去蹤影,病君向上望,就見薩特萊爾倒吊在凝滿水珠的天花,水珠連繫著天花與薩特萊爾,振動的水份子配合水面張力竟然可以將一個人黏起!
 


纏在病君身上的繃帶突然滲血,病君知道再不專心起來,自己就要輸掉。病君雙手浸入水中,清水瞬間染紅,那是改量版的IMNV病毒顆粒。病君以極快速度跳到牆身,再反彈跳上天花。天花成為倒轉的戰場,病君像足球射門般一腳踢向薩特萊爾,薩特萊爾用水做成水盾,但力度極猛,薩特萊爾亦被自己的水盾撞飛,薩特萊爾心知不能掉到水中,一手抓住牆身,懸掛在半空。
 
「會不會太小看我?」病君雙腿指力十足,抓住天花,笑道。
 
薩特萊爾一看,見身上竟然有染紅的水珠,薩特萊爾向上一望,天花上的水珠早就染血,沿著牆身滴了下來…
 
「凡有生物細胞,都有染病的風險…看來你的功課仍未足夠…」病君道。
 
IMNV是一種傳染性肌肉壞死病毒,經污水傳播。薩特萊爾雖然是由電腦控制人造腦去操縱機甲化的身驅,但身體仍然有60%的肌肉,那是測試突變的DNA能否透過肌肉發動聲波所至。
 
薩特萊爾身體上的肌肉急速壞死,見肌肉漸漸變灰,繼而萎縮,病君沒有讓薩特萊爾等得太久,一個躍身跳到它身前,薩特萊爾用僅餘的肌肉力量配合機甲勉強扺擋!兩人在牆壁上高速來回對打,只見薩特萊爾的肌肉斯裂,機甲連帶鋼骨都被踢碎,薩特萊爾受重創直撞牆身,手指再無力量抓住牆身,薩特萊整個掉在血水中!
 
病君一笑,也隨即跳回地面。
 
「壞死的肌肉佔90%,四肢停止運作。」老先生透過薩特萊爾傳來講話。


 
病君看著,不明所以,慢慢走近薩特萊爾,突然地面的血水出現了兩個小旋渦,旋渦將病君的兩足緊緊牢住!薩特萊爾站起,血水將整個身體包裹,代替了肌肉,薩特萊爾撲上前並連環施以重拳!
 
「肌肉壞死確實能令薩特萊爾不能再發動能力…」薩特萊爾繼續傳話,「不過我可沒說過它的肌肉效能有多高…」。
 
薩特萊爾只需10%的肌肉都足夠引發能力,戰鬥過了7 分鐘,水面不停形成尖刺刺向病君,同時間四濺在空中的水花愈來愈多,試圖凝聚並綁住病君,更甚是薩特萊爾的埋身肉搏,病君陷入苦戰!
 
「給你一個小提示,薩特萊爾有一組核心肌肉在中樞神經位置。」
 
病君聽罷,只能施展渾身解數向薩特萊爾攻擊,中樞神經位置被機甲多從包裏,相信中間還有一層機甲覆蓋著高強度的消毒啫喱。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病君用盡全力嘗打破機甲,他開始以薩特萊爾都追不上的速度進攻,病君伸出兩指一插,終於插穿了機甲,成功觸及到核心肌肉!
 
「壞死的肌肉佔97%…」
 
甚麼!還有一組!?
 


一條水柱射向病君,病君撞向牆身,身體被水珠黏住,水從牆身滲出,形成鐵鏈的形狀,左手腕,右手腕,左腳踝,右大腿,病君箍住了四肢,最後是頸項,病君大字型的鎖在牆身,頭部被鎖緊,大驚!
 
「我們不…會再……中…那女人的…詭計…」兩個七歲的小孩求饒,馬醫生把水槍關上,走到牆身的另一個機關處,拉下控制桿。
 
繫在兩個小孩四肢以及頸項的鐵鏈慢慢收緊,小孩大驚,盡力拉扯鐵鏈。鐵鏈不斷收緊,先是頸項,兩個小孩被吊高至牆身高處,繼而四肢,兩個人大字形鎖在牆壁,雙腿離地,頸項的鐵鏈不停收緊,直至兩人喘不過氣。兩個小孩連叫的力氣都沒有,雙目流淚……
 
「對不起,我不再逃了…」小孩心想著。
 
地下出現了數個細小的去水口,去水口將被病君染污的水排走並消毒,薩特萊爾躺在原地,頭部播出老先生的立體影像及聲音。
 
「我都說做足了功課…」
 
水俏俏流走,原本被水鎖在牆上的病君掉落,病君站在地上,垂首不語。
 
「衣服會幫你清洗乾淨,沐浴露,洗頭水,護髮素就在牆邊,洗過身後戴上眼罩,我們會送你回去,謝謝你參加我們的考核。」


 
「我沒有資格嗎?」
 
「有弱點就不能成為超級英雄,希望你明白。」
 
每個人都有能力上的限制,你可以用盡一切方法去突破,但人類先天有一種缺陷是無論你怎樣訓練都不能彌補,就是不能選擇或捨棄記憶,這成為了每個人的心理關口,如果不盡快解開心結,黑暗會繼續將你侵食,直至你無力反撲。沒有足夠強大的內心,你永遠都不能發揮你的全力。弱點就是這樣一回事。
 
第四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