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英雄聯盟基地內一個狹小潔白的房間,這裡氣溫異常的寒冷,換轉攝氏來說大約徘徊在零下四十至四十五度,兩具屍體就放在室內兩張手術枱上,那是Electric Boy及Air Mary。一般藏屍間大約是攝氏四度,但由於擔心有外星細胞可以繼續活動的關係,這裡的溫度會再低一點。
 
超級英雄盜屍者繼承了父親的「遺產」,那就是他們世代相傳的異能。盜屍者是個衣著打扮比較中性的短髮女生,她走入房間,在兩具屍體上動起了手術刀,把兩個人的頭髗剖開,然後脫下手套,溫柔地觸及著屍體的腦袋。盜屍者的「遺產」是可以短暫激活生物身體的不同部份。兩具屍體的腦袋突然復活,神經元間的電位訊號開始傳遞,雖然在零下四十度中,但腦部仍然因為得到能量而活躍起來。
 
『音樂響起,那是一首令人傷感的愛情配樂,一個高大的男生出現在眼前,與女生坐在半空看著日光,女生潸然流淚,謝謝你終於找到我…』
 
「Electric Boy的身體差不多熟透,Air Mary更是被海水浸至發脹,這樣還能抽取嗎?」萊利問道。
 


『三個多巴多安族人終於被我鎖住,我不可以讓你逃出去,就算用盡我的力量,能夠幫到世界,那就足夠…』
 
「可以的。」盜屍者一向比較寡言。
 
只要得到腦部數據,再抽出相關的腦組織,盜屍者就能抽取出生物的異能,並製成針劑。這是她與萊利簽下的合約,協助英雄聯盟工作的薪金就是其他英雄死後的能力擁有權。合約訂明,如果萊利想保留能力,可以優先購買,然而由盜屍者加入英雄聯盟的這些年間,萊利只買到過數次,盜屍者的定價太高昂了,再說,如果出現有趣的承繼者,盜屍者絕對願意免費送給他人,她不是個向錢看的人,所以對萊利而言,優先購買的條款根本形同虛設。
 
能力只能發動一次,除非有足夠的能量永久維持,否則能力發動一次過後就不能再使用,受能力激發出其他異能就屬例外。傳說盜屍者可以抽出異能並讓人永久使用,但這點盜屍者矢口否認,萊利亦未曾看過,更遑論證實過。還有一點萊利是知道的,那就是盜屍者的父親是自己的好朋友,而有一點是萊利不知道的,盜屍者恨透自己的爸爸…
 
Electric Boy與Air Mary 的臉上出現了一瞬間的微笑,萊利看著二人,不禁嘆一口氣。屍體不會因為腦部被激活而醒過來,大概他們現在正在發人生最後一個夢,那是怎樣的夢境呢?萊利不知道,但至少會是一個美夢,能夠在死後發一個美夢,也算是最後的安慰。盜屍者習慣為屍體送上一個最後的美夢,那是感謝他們的異能,至於在父親死的時候,盜屍者讓他發了一個持續三天的惡夢,讓他死後也要痛苦下去…
 


「是病君!」眾警員見到最矚目的超級英雄新人來致,無不為之一振。他們知道自己不能打敗一個不怕槍彈的狂人,所以只好寄望病君。警官上前向病君匯報情況,其實超級英雄就像特種部隊,人類早就習慣英雄的存在,新進化的人類絕對是大眾的救星。
 
「噠噠噠噠噠噠」機關槍不停向在場的警員掃射,夠竟他還有多少子彈呢?眾警有著同樣的問號。
 
「夠了,收手吧。」病君立即趕上前,走到狂人的面前。眾警員趁空檔均帶上口罩。
 
但見狂人沒有反應,似是聽不懂病君的話,狂人手持的機關槍指向病君繼續開槍,病君閃身躲開。病君留意到機關槍的子彈接駁到狂人的背部,怎樣?背部能生出子彈嗎?
 
在病君引開狂人注意力的同時,在場警員立即向狂人開火,狂人已中了多發子彈,但似乎沒有受傷的蹟象。狂人的注意力又再集中到警員身上,此時病君從狂人身後一躍,一手把狂人的整排子彈從背部扯出,只見子彈與血肉竟然相連,他究竟是生物還是機械?!
 


病君一拳打到狂人身上,EV71病毒再次發動,狂人身體開始長出紅皰疹。病君打掉狂人的機關槍,與他搏鬥起來!但見狂人力度不弱,一記背摔將病君摔出去!病君一個翻身穩住身體,想著,那不是平常人的力度!
 
一顆顆紅皰疹愈長愈密,並以秒速漫延至狂人全身,密密麻麻的紅皰疹生滿他身體各處,看得人雞皮疙瘩,但見他半身的皰疹更開始流濃,慢慢再滲出血水,含濃的紅皰疹又開始變成爛肉,傳出惡臭,爛肉支撐不住狂人的動作,一塊塊爛肉連同血水掉落到地上…狂人最後倒地…
 
病君掀開狂人的皮肉,竟然見到有金屬設備。奇怪,這是甚麼!?病君打開的士車門,帶車內人質離開,但見人質眼睛突然閃起紅光!?
 
「轟隆!」人質身體發生爆炸!病君反應瞬速,及時躲開爆炸,不過爆炸的火舌卻把他吻傷,病君左手被輕微燒傷…
 
燒傷的部分疼痛非常,病君立即令自己患上痛覺缺失症,再分泌出大量『病原體』細胞充當免疫細胞防止細菌感染。
 
危機似是解除了,病君向警員招手,眾多警員慢慢靠近,並開始接管場面。警官感謝病君的幫助,事件看似完結,但病君仍然有種不安感,真的是這樣嗎?
 
突然,整個紐約大街的電器發出「沙沙」的聲音,各大招牌一起閃動,一把聲音傳出!
 
「你這樣當超級英雄就不合格了!這樣高的科技會那麼快被打敗嗎?!別鬆懈,病君,在左邊!」一把聲音竟然響徹整條紐約時代廣場大街,病君認得出那是Chessman 的聲音,Chessman似是Hack進了整條紐約大街的大部份電器!


 
病君聽著,只好立即往左邊狂奔,走入另一條街!
 
「…你要看看左,看看右,有沒有可疑的人物,對方的目的也不會只是想在紐約街頭起一個小混亂吧…走二百米再轉右邊!」另一條街的電器及電視廣告牌又開始傳出Chessman 的聲音!
 
「閉嘴!」病君大叫。
 
「別回我話了,這條街沒有收音設備,轉下一條街再回應我吧!」Chessman又說道。病君氣結,他討厭被Chessman聲音導航,真是一個多話的英雄!
 
病君再跑,在二百米後轉往右邊,越過警方的封鎖線,走到另一大街。不妙,這裡仍然有大批市民。
 
「快走!所有人給我盡快滾離這裡!」Chessman透過電器朗聲大叫著!市民沒有太大反應,只是對Chessman的聲音嘖嘖稱奇。
 
病君四處張望,仍然找不到可疑的人物。但見市民看到病君,紛紛上前與病君合照,病君緊張的叫嚷,著群眾離開!
 


「Chessman,在那裡!?」病君大叫!
 
「我只追蹤到發送訊號的來源,其他就要靠你了…」語畢,Chessman的聲音立即掛掉,電器切換回原本的音樂聲。
 
警方終於趕至,把路人疏散。病君不斷張望,終於在不遠處,見到一個熟悉的人臉!好一個手下敗將,約翰遜……
 
第二十一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