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在場人數太多,如果使用異能,可能會造成太量感染…』病君心裡想著,究竟要如何做好?找Chessman幫忙嗎?不,我一個也可以處理!
 
對病君來說,病毒有很多種,有些可以是致命的武器,有些是折磨人的工具,有些用作對付生物,有些卻能破壞死物,病君雙手滲血,在身體裡引發出大量細菌。
 
『約翰遜!我說過不可以現身!』伍伯利用通訊工具命令約翰遜逃走,他們要等族人的回應訊號,這段時間不可以出錯。
 
「我沒想過要現身呀……我只是被發現而已…」約翰遜終止了與伍伯的對話,目露兇光盯著病君,他早就想報那一拳的恥辱,幸好病君不負所托,『發現』了自己,來得正好…
 


「真羨慕你…可以痛。」約翰遜留意到病君被火舌燒傷的傷口,笑道。
 
「我可以令自己失去痛覺。」
 
「這樣好嗎?痛楚教你要逃避危機…教你自己的極限…痛楚是有用的…」
 
「我不怕危機!」病君隨手拿起地上的渠蓋,使勁的擲過去!
 
約翰遜一拳就把渠蓋打破!咦!病君呢?約翰遜一眨眼,眼睛就轉換成熱能探測器,約翰遜掃視現場四周,見到原來病君避進了地下水道!病君被Chessman提醒了,約翰遜不會只是想在紐約街頭引起個小混亂,他的目的顯然是自己!
 


約翰遜不想讓病君就此逃離,他就是不甘心,但見身體結構開始改變,他打開了身體,體內的飛彈隨即組裝好,並瞄準病君立即發射,飛彈在地面轟出一個大洞,後繼的飛彈再穿過地面,直轟地下水道!那是桑巴的攻擊方式,改變身體結構每個族人都會,但對武器的認知還是桑巴比較在行,約翰遜只學懂幾種簡單的飛彈。在下水道的病君只好不斷閃躲,避開轟炸,約翰遜不耐煩,發射大量飛彈,在紐約街頭炸出一個個地洞!病君,你究竟要逃多久!
 
病君繼續在下水道跑著,兩旁淺起骯髒的水花,約翰遜忍受不住,引擎啓動,立即飛進下水道!病君再快都跑不過飛行引擎,不消數秒約翰遜已經趕上,一顆炮彈在下水道發生爆炸,病君被爆炸的氣流即時衝撞開,直撞牆身!
 
爆炸產生大量黑煙,連帶下水道四周的磚牆被炸掉並出現塌陷,污水不停湧至,但見到污水中連帶有一絲絲的血液,病君半身浸在污水之中,血液隨之而流出。約翰遜望著污水,再檢視身體,竟然也有著染血的污水,約翰遜頓時覺得奇怪,難度這是他計劃的一部份嗎?
 
「太遲了…」
 
病君飛撲,使勁的往約翰遜腰間打上一拳,威力之大把約翰遜一嚇,但最令人驚訝的是,那一拳竟然可以把約翰遜的金屬身體打出個缺口!約翰遜驚訝,再望一望身體,鋼鐵的身體開始出現鐵鏽漬!
 


硫酸鹽還原菌,是由一類可以對鋼鐵產生腐蝕作用的細菌組成,它會在金屬表面形成一層薄薄的生物膜,並發生大量化學反應,自我繁殖。病君改良了它進行化學反應的速度,那是比正常高出一千四百倍的速度,再配合下水道等濕潤及骯髒的環境,使鐵鏽速度變得更快!細菌除了可以侵蝕生物,還可以腐蝕金屬!
 
鐵鏽繼續侵蝕約翰遜,病君沒有停下手腳,一記掃腿把他打跌,約翰遜半身跌入污水中,病君再連隨施以重拳猛攻!污水愈湧愈多,約翰遜連引擎都進了污水,一時間開動不了,加上他一直依靠炸彈作武器,埋身對打並非強項,而且還要在這個狹小的污水道中,令他一時間未有動作。
 
「你走不了…」病君用盡全力,向約翰遜打下最後一拳!
 
此時,約翰遜的身體結構突然再度改變,病君一拳打下去,「鐺!」,鐵皮再沒有被打穿,病君卻竟是一陣手痛,約翰遜的金屬物質突然改變了!約翰遜抓住病君衣領,緩緩站起…
 
「我可沒想過走…」
 
「嘣!」地面被爆開,翻起一陣灰塵,約翰遜抓住病君飛出地面,地上又是人群!
 
市民被嚇至四散,但見約翰遜繼續抓住病君並飛到半空,撞向兩旁大廈,「嘣!」大量瓦礫雜物掉到地上,把途人壓傷,場面混亂。約翰遜將病君在大廈外牆拖行,玻璃鐵枝直插病君,將病君鎅得皮開肉綻,一身黑色繃帶更被扯鬆鎅斷!病君嘗試反擊,一手抓住約翰遜的臉,用力一握,可是金屬硬度極高,病君出盡全力亦沒有傷到約翰遜分毫。
 
約翰遜把病君擲向地面,又是一記巨響,病君直陷地面!那是一種堅硬的金屬,一種不會生鏽的金屬…就是汎金屬嗎?


 
約翰遜從來都沒有讓病君佔上風過,隨手舉起旁邊的房車,朝病君掟過去!病君瞬速避開,還好此刻的病君有著痛覺缺失症,不然傷痛的感覺必定使他難以站起。一輛輛車子繼續飛撞過去,病君找不到可以打敗約翰遜的方法,就算可以埋身,也不能打破他的金屬身體,他可是有金屬細胞結構的外星人,等等,金屬細胞?
 
有細胞就可以受感染,難道要用上上次的疾病嗎?上次是怎樣的疾病呀?我不知道,我只想他死,病毒就滋生出來了,只要找一個機會。病君捏緊拳頭,拳頭再次滲血染紅,雙手的繃帶滴著血水…
 
約翰遜也捏緊拳頭,兩人一同使力的打向對方,兩拳碰撞,爆發出震耳欲聾的響聲!病君引發出的病毒屬低傳染、高生命力及高破壞性的種類,那是避免傳染到在場市民所至。病毒隨血液及空氣傳染並覆蓋著約翰遜,他沒想過能在約翰遜身體上找到一絲空隙,讓病菌可以進入他的體內,但只求在其身體外依附及停留,直至他換走金屬身體結構的一刻可以隨即感染他!
 
「呀!」一聲慘叫!約翰遜的手流出黑色的血液,約翰遜的感染比預想中來得更快!為甚麼會這樣?
 
咦!等等!我…我的手…又怎麼了!?病君的手亦突然慢慢被金屬化!?那是約翰遜的金屬細胞入侵病君的拳頭!不只病君用微生物,他們也會,約翰遜一直都用這種方法令生物金屬化,原來他沒有想過跟我比拳頭!
 
病君大驚,金屬化不停漫延至前臂!怎麼辦!另一邊廂,約翰遜的黑血似是止住了!約翰遜怒不可遏!
 
 
「嗖!」


 
突然,一度黃光把病君的手斬斷!一個身穿黃色連身服的男子從高處跳到地面!那是Chessman 的黃戰士!
 
被斬斷的左臂被完完整整的金屬化!黃戰士取出一把激光矛,一刺刺穿地上的手臂,幸好那不是汎金屬!他將整把激光矛連手臂向前方一擲!「快逃!」Chessman 大叫!
 
病君不假思索,衝上前拔起插在地上的長矛,拿著長矛連同左臂瞬即逃跑!雖然沒有痛覺,但看著鮮血直流的左手,病君深知不妙!
 
「果然是一場好戲…」留在現場的就只有黃戰士和怒得發瘋的約翰遜!
 
「…多得魯莽的病君,終於找到多巴多安族人的一個小缺陷…」黃戰士心口的變身器又傳來Chessman的聲音…
 
「我怕你沒命告訴其他人!」約翰遜的右半身雖然是堅硬的汎金屬,但外觀卻像是浸過腐蝕液體般,溶爛不堪!
 
「先冷靜,殺了我Chessman也…」黃戰士是個新手,他只怕約翰遜會殺死自己…
 


「那又未必…」變身器再次傳出Chessman的聲音,黃戰士身體突然發出強烈的激光!約翰遜的眼睛未轉變過來,一閃!黃戰士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病君一邊逃跑,一邊流血,在旁有著不少圍觀的途人。病君跑到馬路中心,終於支持不住,整個倒臥在馬路上…
 
一道黃光閃至,黃戰士撿起激光長矛,一手抽起病君,「有趣的傢夥…」Chessman笑道。
 
第二十二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