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桑巴嘗試轉換身體結構,可是隨即遇上紅戰士的猛烈火攻,那是個可以操控火的異能,多巴多安人在轉換身體結構時需要用到金屬細胞,一用到細胞就會有受傷的風險。桑巴被紅戰士燒傷了一支手臂!

而被紅黃戰士分隔開的伍伯也想盡快轉換成汎金屬形態,可是受黃戰士的激光異能困擾,連一刻的機會都找不到。其實桑巴有提議過一直保持著汎金屬的身體,但所需的生物能源會較多,在他們未確定有沒有族人回應前不敢輕舉妄動,更甚是如果族人真的如英雄聯盟的人所說早就被滅族,自己就是多巴多安族人的最後命脈。但見這次伍伯沒有太多的攻勢,只是一邊躲避,一邊用腦袋高速運算著。

病君與珍妮繼續吃飯,各人的手機傳來突發新聞,那是在紐約某車站處五色戰士與多巴多安族的戰鬥的新聞直播。車站與病君相距不遠,病君霍然站起,如果自己能果斷的做多一點,世界就會由一個人犠牲,病君決定自把自為,加入戰團。

「你想連另一根手臂都丟了嗎?」珍妮試圖阻止著病君,「我不是說你能力不夠,但至少等傷口康復吧…」



病君不理,一支箭般衝出餐廳,珍妮也只好跟上前,侍應把珍妮截住,要她先把單子埋了,這次珍妮不能偷走,只好急急付費離開,一走到門口,病君就已經跑得無影無蹤。

病君跑到後巷一角,準備換上英雄服,此時,一個小童身影走近,那是Little Bruce!

藍戰士是個會穿牆過壁的戰士,身體可以短暫維持數秒的無實體狀態,他的存在並非用作打鬥,而是用作交換。

「Change」

桑巴全身發出大量飛彈,除了攻擊紅戰士外,也是在協助伍伯扺抗黃戰士的激光長矛。就在黃戰士一時大意快要被飛彈擊中之際,身體的顏色即時轉變成藍色,異能一下子不同了,沒有實體的他當然能躲開飛彈的攻擊,飛彈更差點把伍伯打中…



房車駛至車站附近,那是丹尼爾的高性能車子,車門打開,步出車門的正是珍妮。珍妮橫視四周,不斷找尋著病君的蹤跡,病君一定會趕來車站,珍妮十分肯定。

「你不可以去!」Little Bruce 阻止了病君,「你是人類的最後希望,你不可以隨便送死…」

「我不需要你們每個人都在保護我!」病君討厭被保護。

「教而不善!」Little Bruce 橫起長棍,與病君對打起來。

車站早被炸得稀爛,不斷轉換戰士異能的Chessman似乎佔了上風,伍伯當日在停機坪也是被Chessman的能力耽誤了不少時間。就在這時,伍伯向桑巴發出了訊號,兩人不再停在同一地點互相照應,反而各走一方!



這點小計謀Chessman早就預算到,再遠的地方也可以轉換異能,Chessman 要五色戰士分成兩隊作戰,就在同一時刻,伍伯與桑巴同時發動攻擊!

「圍棋與實戰的最大分別是,圍棋每步只能走一子。」伍伯道。大量飛彈同時飛出,一同射向五色戰士!

「雕蟲小技!」Chessman大笑。此時,藍戰士的異能竟然同時攤分給五人,五個戰士一同變藍,將身體虛化!「這一手我一直留著…」

「或者是雕蟲小技,但有效就足夠了…」

場內被多巴多安族的飛彈炸得塵土飛揚,五戰士均看不見對方,而在這刻,桑巴與伍伯轉換成汎金屬!數秒間,藍戰士的異能用完,桑巴與伍伯再向五人身上的變身器作出攻擊,一陣碎裂的聲音,五個戰士的異能同時失去,一陣慘叫聲,五戰士中招倒地,終告身亡…

突然,一個青色及一個粉紅色的戰士分別在兩地的上空飛至。青色的戰士向桑巴使出異能,任何金屬都存在電子,桑巴的全身均出現一個順時針的藍白光圓圈,一鼓磁力把他整個人吸到旁邊的金屬大廈!粉色戰士向伍伯使用能力,伍伯整個亦被空氣鎖住,那正是Electric Boy及Air Mary的異能!

加拿大Chessman的大宅內,Chessman大聲叫讓著,走入統戰室的竟是盜屍者。

「你來得真晚,不然我都不會損失那麼多異能。」Chessman說著。



見統戰室內,有七個巨型容器,每個容器裝著一個人體,容器被注滿人體所需的所有營養,電流刺激著人體,逼使他們一直發動著異能。異能藉由Chessman的儀器傳送到各個戰士的變身器中。當中五個容器連接的變身器壞了,連帶容器都被破壞,容器的五色燈光都熄滅了。Chessman從來都沒有異能,他只是個向盜屍者購買異能並利用科技隨意亂用的怪人。

那些容器內的人體都是死了也沒有人留意的饑荒難民,而大部份當戰士的,有人當然是自願,人生有多少次可以擁有異能的機會,但絕大部份的本身都是各地死囚,那是Chessman與各地政府簽下的條約,要死囚為自己打工已換取活命的機會。

「你害死的人真多。」盜屍者說,「有時我覺得你比他們更像壞蛋。」

「如果你肯賣我永久有效的異能,我都不必使用這種方法。我到時就會直接打在我身,讓我成為個真正的異能人!Chessman這個名號就不會再用了!」Chessman笑道。

「就等你儲夠交易的本錢。」盜屍者說著。

桑巴被青戰士的磁場吸住,青戰士用武器向桑巴的頭作攻擊,「噹!」,那是汎金屬,青戰士根本沒有能力把他打爛,此時,一個身影閃至,一記雙節棍往桑巴的頭髗大猛敲,那正是Little Bruce!

「這次不會再讓你逃掉!」Little Bruce的老大用上汎金屬的雙節棍用力猛擊,桑巴即時被打爆頭髗,當場斃命……



「還有一個…」Little Bruce 隨即趕往伍伯那邊的戰場。

車站的另一邊,伍伯全身都被空氣鎖住,此時,手上的電子錶發出了一聲微弱的響聲,伍伯聽著,一愕;

Little Bruce 趕至伍伯的戰場,但見青戰士倒在地上,變身器再沒有發出光芒;

加拿大Chessman 的大宅裡,電腦一瞬間似被關掉總制般全變成黑畫面,那是伍伯終於找到駭進Chessman系統的方法,連巨型容器都沒有了電,Electric Boy及Air Mary的異能正式消失;

拿著長棍的Little Bruce從後巷離開,見病君暈倒在後巷內,病君被Little Bruce 打暈了;

珍妮看著車站,又不時查看線上新聞,總是找不到病君的身影,這時,她的手提電話響起,那是丹尼爾的來電,「你去了那兒!我的車呢!快來接我回公司!」,珍妮急急走上回頭路,就在走回車子的時候,一個人影把珍妮打暈,一對汎金屬手臂把珍妮抱起,見到其中一隻手臂有著似被嚴重灼傷的痕跡,他是約翰遜;

紐約小巷裡,伍伯急趕逃至,伍伯而轉換了身體,以保留能量。伍伯看著手錶,手錶再響,伍伯再三確認,確認過當即感動落淚,族人果然沒有滅族,他終於收到族人的回應了……

第二十五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