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長月夜出車禍不久,葉月陽幾乎每天都看著手機裡與他的合照,回味著以前的時光,每每看到最後一張照片他都會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就算他心裡有99.9999999%的決心去刪掉所有照片,但只要仍然有0.00000001%對長月夜的感情,他就做不到⋯⋯

在一天,葉月陽參加完長月夜的葬禮,他告訴自己這是最後一次看照片,他要帶著笑容活下去,不可以每天沉醉在悲傷裡,因為他知道要是長月夜看到這般消沉的他,又得說他,
「夜⋯⋯再見了,我⋯⋯會想你的。」他看著最後一張照片說道,照片上的長月夜笑得十分羞澀,但看得出他滿臉洋溢幸福,正當葉月陽想票刪除照片的時候,他多按了一下按鈕,結果手機的語音助手出來了,他想著要是由自己來刪的話,那他又要躊躇半天了,倒不如交給語音助手做,
「請問有什麼可以幫您呢?」語音助手問道,
「⋯⋯刪除所有在「0809」的照片。」葉月陽不知道花了多少時間才把話出口,「0809」是存了長月夜及葉月陽所有的合照的相簿,語音助手沒有即刻回答,反而說了一句葉月陽也嚇到的話,
「你真的要刪掉嗎?」葉月陽嚇了一跳,那把聲是長月夜的聲音,葉月陽不可置信的看著手機,
「夜⋯⋯夜?」他艱難的把名字喊出口,語音助手沒有回話,葉月陽想了想,他一想到自家隊長的能力,他就覺得所有事都有可能,
「吶⋯⋯陽,你會想我嗎?」語音助手問道,
「想,怎麼可能不想!」葉月陽大吼,語音助手居然笑一笑,


「那你會不會忘掉我呢?」語音助手又問道,
「怎麼可能忘記呢⋯⋯沒有忘記的理由啊。」葉月陽低聲說道,在他話音一落,剛好有人敲門,
「陽,吃飯了。」水無月淚在門外說道,葉月陽被他嚇了一跳,他又按了一下主畫面的按鈕,退出了語音助手的畫面,
「知道了。」葉月陽看了一眼手機,把它放進褲袋裡就離開房間。

「陽〜心情好點了沒有?」霜月隼看著他問道,葉月陽想起手機的語音助手,
「嗯,謝啦,隼。」他低下頭笑了笑說道,霜月隼有點疑惑,但他沒有問出口,
「布丁⋯⋯夜⋯⋯」水無月淚把飯吃到一半小聲的說道,眼眶泛起淚光,
「我待會兒弄一個布丁給你,好嗎,淚?」皋月葵走過去握著他的手說道,水無月淚點點頭,在長月夜出意然後,寮裡少了一個媽媽,也少了歡笑聲,皋月葵露出黯淡的目光,這裡沒有人能和自己討論食譜了,
「葵⋯⋯」水無月淚看著皋月葵,


「我沒事哦。你們先吃吧,我想自己一個人靜靜⋯⋯抱歉。」皋月葵露出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說道,葉月陽嘆了一口氣,
「夜⋯⋯你看,你這一走,他們都失去活力了。」他心裡說道,他看著桌上的餸菜,他突然想喝長月夜弄的味噌湯,他不是吃不慣皋月葵弄的餸菜,只是他更懷念他戀人的午餐,這頓午餐都是在沉默中渡過。

在之後的時間裡,手機裡的語音助手彷彿都在告訴葉月陽,長月夜還在自己身邊,但葉月陽卻沒有勇氣再打開語音助手,每次不小心打開語音助手,他都會愣了一下,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再退出去,好像在忌諱著那把熟悉的聲音,明明自己是如此想念長月夜的,但他卻懼畏著聽到那把聲音,
「可能是怕聽到夜再問我,會不會忘記他吧⋯⋯」他自己小聲對自己說道,
「你換電話不就好了?」卯月新曾這樣對他道,在寮裡只有卯月新及皋月葵知道語音助手這件事,葉月陽還記得當初告訴皋月葵的時候,皋月葵只是苦笑了一下,
「唔⋯⋯做不到,這種的感覺,好像把夜丟掉一樣,做不到⋯⋯」葉月陽緊握手中的電話說道,卯月新嘆了一口氣,皋月葵每次看見葉月陽的手機,心裡都會罵長月夜是笨蛋。

又過了一段時間,讓葉月陽從陰霾中走出來的是一位女明星,她叫結城悠諾,
「陽,電話很殘舊了哦,不換一個嗎?」悠諾勾著他的手臂問道,葉月陽低下頭看著自己的手機,他苦笑了一下,


「嗯,再過一陣子吧。」他回答道,

都過了這麼久,是時候放下了吧⋯⋯

那天晚上葉月陽下定決心,好像要給一個人什麼交代似的,他堅決地按下主畫面的按鈕,
「請問有請問有什麼可以幫您呢?」語音助手問道,
「⋯⋯刪除所有在「0809」的照片。」葉月陽這次能堅決地說道,這是他發現到的,只要他說出這句話,就會傳出長月夜的聲音,
「陽,你會忘記我嗎?」長月夜再一次問道,葉月陽咬了咬下唇,腦海盡是長月夜那溫柔的笑容,
「夜⋯⋯對不起,我⋯⋯想是時候放下你了⋯⋯」他強忍著心裡傳出的疼痛低聲說道,沒有任何的猶豫,只是一瞬間,在葉月陽話音一落,他的電話就死機了,好像正式宣告長月夜已經離開了,也在葉月陽的心裡徹底的死去,葉月陽的手輕輕觸碰電話,他露出自嘲的笑容,
「這不就是我想要的嗎⋯⋯」他把電話鎖在一個箱子裡,其實語音助手還有幾句話沒說,

「陽,不用回答也沒關係哦。」
「其實這只是一個錄音而已啦。」
「隼桑告訴過我,幾天之後會我可能會有意外,所以就想著錄下什麼的。」
「所以,要是陽說出「刪除0809的所有照片」這個錄音就會啟動哦,我⋯⋯有點不希望你會啟動呢,真的⋯⋯」


「吶⋯⋯陽,我在你心裡活太久了。」
「所以把我忘掉吧,開始新的生活,好嗎?」
「對不起⋯⋯要拋下你一個人了。陽,我這次真的要走了哦,永別了。」

皋月葵站在葉月陽房外,把餘下的錄音播放,但葉月陽聽不到,
「夜⋯⋯真是傻啊⋯⋯」皋月葵含淚輕聲說道,他蹲在地上默默的哭泣,卯月新把他攬入懷裡,
「隼桑和夜也只是不想讓陽放不下而已,別哭⋯⋯」他輕拍他的背說道,皋月葵緊抓著卯月新的衣服,他明白啊,但他還是覺得好悲傷啊,因為長月夜由此至終都只為葉月陽考慮,沒有考慮過自己,這不是笨是什麼?

霜月隼在公共房間裡喝著文月海泡的紅茶,他緩緩放下杯子,看著裡面的倒影,淡淡的笑了,
「死機了呢⋯⋯夜,可以放心了吧。」他小聲的說道,他腦海裡浮現長月夜那溫柔的笑容。
- 結束
----
事情是這樣的,夜從隼口中得知自己可能會出意外,所以他預先錄音,他在陽的電話設定好,要是陽說出,「刪除所有在「0809」的照片。」那錄音就會播放,當然,那裡還隼的魔法,要是陽有回答錄音的話,錄音就會繼續播放,要是沒有的話就會停在那裡,等待下一次,要是陽說要忘掉夜的話,電話就會直接死機,不讓他聽到餘下的錄音,所以夜當時錄下這段錄音的時候,心裡早已盤算好,餘下的錄音大概陽一輩子都不會聽到,但他還是抱持最後一絲希望,把錄音全都錄下。
就是這樣啦,只是偶爾看到的一個梗,隨手寫寫而已,希望你們能喜歡!感謝食用!
歡迎關注ig: https://www.instagram.com/yoru_tsuna0809/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