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回來了嗎?」 甫開宿舍房門,Tim就笑著歡迎我回來。我們通常於星期日晚上跟家人吃過晚飯後才回U. Hall,準備明日上堂。由於Tim住得比我近,所以他通常比我先回到U. Hall。「星期六、日幹了什麽呀?」他問。

其實有時候我不明白爲什麽一般人喜歡問對方做了什麽作爲談話的話題。説真的,我幹了什麽關別人什麽事,爲什麽我要向別人交待?我也不期望別人需要向我交待他們的私生活。對我(以及部分其他自閉症患者)來説,談話的目的主要是傳遞實用的資訊:上至天文下至地理的知識,只要是我們喜歡的範疇,我們甚至可以「演講」上數小時。不過我知道一般人不喜歡在空餘時間聽別人「演講」知識,他們會覺得這種溝通模式很沉悶。一般人比較喜歡透過對話(不是單向演講),交流個人經歷、感想,來跟別人建立關係,營造情感上的親密感。既然我希望融入宿舍的群體生活中,我就需要學習這種社交技巧,嘗試以對話多交流。

「沒什麽嘛,只是回了家跟家人吃飯囉。」至於我爸也夢遊以及遇上神秘人的恐怖事情,我還是不交待好了,免得嚇到他。「那你呢?」

「我媽見我的頭受了傷,就很緊張地問我發生什麽事。我告訴她是我夢遊弄傷了的。她説我一定是惹到一些東西,導致我心緒不寧,更說我早就不應該選擇住在這種古老的宿舍。所以我們去了黃大仙廟求了一道平安符,我順便也幫你求了一個啊!」Tim把一個紅封包給我,裏面有一道符。

頃刻,我感到有股暖流從心底裏湧出來,這就是一般人所謂的「感動」嗎?



「謝謝你!」 我感激地說。這一刻我切實地體會到,人與人之間交流資訊雖然可以獲得知識上的增長,有實質的用處;但原來彼此交流生活點滴,可以增加互相表達關心的機會,讓人感覺溫暖、滋養心靈。

「希望這道符能幫助你吧!」Tim笑説,然後就離開了房間到外面跟其他樓友「吹水」及打遊戲機,剩下我一人在房間中。

「希望吧!」我回應。

我望一望窗外上次那位身穿保護衣的神秘人所站過的位置,現在那位置空空如也。今日凌晨神秘人出現的事,讓我折騰了好半晚,現在還感到有點疲倦,明天還要上早堂,還是快點去睡覺比較好。希望這道符保佑我們今晚能夠安睡吧。

****



早上,手機的鬧鐘響起,我半夢半醒地按停響閙。難得昨晚能夠早於午夜十二時睡覺,並且能安穩地一覺睡至第二天八時,實在值得感恩。我坐在床邊定一定神,呆望著房的一角。Tim還在睡覺,昨天晚上他一定又是與其他樓友玩遊戲機至差不多凌晨四、五點才睡覺,所以他將會睡至下午才上堂。

咦?手機屏幕顯示Janis原來於十多分鐘前發了一個短訊給我。我按手機查看内容……

「我昨晚又夢遊了。你有嗎?」手機屏幕顯示著。

什麽?這次又輪到她?我的睡意已經完全被她的訊息驅趕了。

「你如何得知自己夢遊?你做了什麽?」我在電話打出我的問題。



沒多久她就回答:「我寫了一張新的字條。」

正當我要問她字條内容的時候,我的腦袋忽然閃過一個意念……我把我的視線移向書桌那邊,一張便條貼也竟不偏不倚地在我書桌的正中央……

「你寫了什麽?」我邊在電話打出問題,一邊慢慢走近書桌,想看清楚到底我的便條貼内容……

接著,她寄了一張照片給我,是她字條的照片。裏面清楚地寫著:

「今晚十二時正,
時光隧道内等。
MA上」

我的手又開始不由自主地顫抖。因爲我書桌中的便條貼内容跟Janis的竟然差不多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我的便條貼沒有下款,就只有頭兩行的字。

我逃離了房間,因爲我想遠離那詭異的便條貼,好讓我有空間冷靜……這已經是自上星期四早上開始,第四日發現有人夢遊:首先是我跟Janis,然後是Tim,再之後是我爸,然後又是我跟Janis。更奇怪的,是我跟Janis夢遊的内容第一次是一模一樣,但這次的也是大致相同。不知道Tim或爸昨夜或者今日凌晨會否都有差不多一樣的夢遊内容呢?



在走廊站了數分鐘,深呼吸了一陣子後,心情好像平伏了一些。於是我放輕脚步走回房間,想查看Tim的書桌。他的書桌比我的凌亂一些 —— 書桌的一堆書,看似雜亂無章卻又有技巧地叠在桌的一角,如果不碰到那些書,它們就如比薩斜塔般危險地豎立著,但只要外在稍加壓力,整堆書就會倒塌。除了那堆書,還有手提電腦、以及散亂在桌面的課堂筆記、文具、銀包、手機、甚至有食物包裝紙……但約略檢查過所有物件,也看不到上面寫有類似我跟Janis字條上的字。而且照推斷,如果他夢遊走到桌上寫字,過程中他必會碰到他那些叠得像比薩斜塔的書,令書本倒塌。但現在他的書仍危如累卵般,這樣他有夢遊的可能性大大減低。

然後我拿起手機,打算發一個短訊給我爸問他有沒有夢遊。「不行……這樣直接問會很奇怪……」我内心躊躇著。這時,Janis再發了短訊給我。

「你呢?你有沒有夢遊?」她問。

我也為我的字條拍下一張照片,再發了給了Janis,然後她用三個驚嚇樣子的表情符號回應,接著問:「你唔不知道時光隧道在哪裏?」

「我知,在Hong Kong U 裏面。」我在短訊回答。

然後Janis說:「那麽今晚十一時半,我去HKU站找你。我也想知道到底是什麽一回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