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這是總裁請我們吃的,接著!」甫踏入實驗室,準備迎接新一天的開始時,Eton便向我抛一顆小物體。「這是外地入口的水果『士多啤梨』,味道特別清甜!比我們本土出產的更美味!試試吧!」

「總裁怎麽忽然這麽慷概請我們吃好東西?」我一邊問Eton,一邊珍惜地咬下一小口,好好讓那股甜味刺激我每一顆味蕾。

「他很高興我們發明的『思想製造器』獲得很高的評價!」Eton興奮地說。「過去一年中,有越來越多醫院向我們購買儀器,甚至添置多於一台儀器。而且更有越來越多醫生在不同種類的精神病患者身上治療,都獲得很好的成效,這些都發表成研究文獻。剛剛上星期更有傳媒做了專題採訪關於『思想製造器』治療,而採訪文章昨天刊登了出來,總裁看了後很高興呢!所以請我們吃好東西啊!」

「啊,是嗎?」我笑説,心中為我的發明感到自豪。

「你看看!」Eton拿著平板電腦走到我旁邊給我看。「文章内訪問了不同的康復者,他們都親身説法表示治療很好,幫助他們重獲新生。而且更訪問了我們第一位接受治療的病人呢!你記得她嗎?」



「是那位患抑鬱症的小姐嗎?」照片中的小姐綻放著燦爛笑容,還化了淡淡的妝,長長的頭髮垂在肩旁旁,看起來蠻清秀、漂亮的。我印象中的那位病人卻是素顔,眼眶下灰灰黑黑的,長髮還有點凌亂。如果Eton沒有告訴我照片中的這位就是當日那位病人,我真的難以把她們聯想起來。那又難怪的,當時她連生存的動力也沒有,又何來動力去化妝?

「對啊!已經是兩年多前的事情了。」Eton說。「她説治療後她都沒有復發,而且沒有什麽不良的後遺症。現在每天都過得很好,享受當下的生活。」

「見她重獲新生,也替她感到高興。」我帶點欣慰地說。

我跟Eton沉默了片刻,看著照片中那位笑容燦爛的小姐,好像默默地享受我們研究成功帶來的光榮。

「好了!是時候開始新一天的工作吧!」有了初步的成就,就應該繼續往下一步。「今天我們是否要討論改良儀器的可行性?」我問。



「嗯!是呀!」Eton說。「之前Dr. Avulla提及過心理治療除了有個人形式外還有團體治療的形式,好處是成本效益可以提升,因爲一位醫生可以同時幫助到多位的患者。但現時我們的儀器每次只能接駁一位病人。如果要同時在數位病人身上製造同一個思想,就要看看我們能否在同一儀器上製作多一些接駁位,還是乾脆改變形式,透過發放無線電波影響每個人的腦電波,從而改變個人思想。Dr. Intus提及過,腦内不同部位腦電波的波長改變,情緒行爲都會受到影響。我已經做了一些初步的資料搜集……啊!還有,今天下午我們約了Ovesis Daily的記者做專訪啊!」

「啊!差點忘記了有專訪呢!」我驚嘆。

「總裁上星期已經通知了我們,還把記者的問題傳送給我們作參考。可能你太專注於改良『思想製造器』的事情而忽略了吧。」Eton解釋。

「不用擔心,那專訪主要是訪問一下我們製造『思想製造器』的過程,例如何獲得靈感透過改變腦部不同區域的活動而達到治療效果、製造儀器的難處、使用了什麽特別科技製作儀器、合作的過程、以及分享一下心得鼓勵年輕人做科研等等題目。這些你都應該可以應付吧!」

「嗯……或者我午飯時預備一下吧。」我說。「趁午飯前我們先討論改良儀器的可行性吧。」



****

「叮咚!」午飯時間完結了不久,實驗室的門就傳來門鐘聲。一位研究助理走到門前開門。我跟Eton也走到門前準備迎接客人及開始訪問。

「我是行政及公關部的Kosija,這位是Ovesis Daily的記者。」一位外表爽朗、看似運動型的年輕女生拿著一部專業的照相機,站在剛剛介紹自己為Kosija的女子身邊。「今天是她來跟你們做專訪,過程中我會陪同在側,確保你們發放的資訊無誤或者不會泄露公司機密。」

「你好,我是Ovesis Daily的Adia。」那位運動型女生說。然後我跟Eton也向她介紹了我們的名字。「你們都看過了我之前傳送給你們的採訪問題嗎?」

「嗯,都看過了。」我說。

「那我們可以開始訪問了嗎?」Adia問。

「可以,我們不如到裏面坐下再詳談吧。」Eton說。

整個訪問過程也很順利,Adia是一位很有活力的記者,除了訪問基本的製造儀器的過程外,還就我們的答案熱切地追問了更多問題,還提出一些趣怪的要求,豐富採訪内容,例如問可否扮作病人接駁上儀器接受治療拍照,讓讀者看看這部儀器的廬山真面目以及治療時的模樣;或者要求我們拿著儀器的設計草圖,扮作研究中的樣子;又要求拍下我們工作的空間,讓讀者瞭解科研人士的日常。



「真的草圖就不能給你看,不過我們照樣可以拿著存有草圖的平板電腦扮作討論。這樣你可以交差吧!」我説。

「好啊!就這樣。」Adia拿著照相機一邊拍著,一邊嘗試從不同角度捕捉我們的樣子。「好了!我想我已經得到足夠的資料。萬一我有需要補充資料的話可否再聯絡你們?」

「好!沒問題!」Eton說。

Adia在跟我們道別前再一次道謝我們騰出時間,然後Kosija就陪著Adia離去。

「呼!要不斷回應別人的問題真疲累!」Eton說。「我需要休息一下!讓我去喝杯咖啡才繼續今天早上的會議可以嗎?」

「嗯……」我也精神上感到筋疲力竭,已經不想再説話,需要獨個兒平靜一下。

****



終於熬過了今日。雖然平日單純地做科研也需要很聚精會神,但由於是我醉心的範疇,而且過程完全在我掌握之内,所以還未算太辛苦;反而今天需要額外應付陌生人,這樣需要花費另一種精力,因爲跟別人互動的過程不能完全由我掌控,而且需要於每一刻也專注於整個過程,隨時回應別人,所以特別的累人。不過今日我還是留守至最後,當其他人都離開了後才走。

「Xelios!」甫踏出公司的地下大堂大門,就聽到一把次曾相識的聲音叫我。我把頭轉到聲音的來源處,就見到Adia站在不遠處的行人道近馬路邊。

「啊!Adia?」我有點驚訝會這麽快又遇見Adia。「怎麽了?是否需要補充資料?」

「啊,是啊,不好意思。你介不介意上我的車,然後我們再談?始終在街上談不太方便。」Adia說。

「好。」我爽快地答。因爲我希望快些了結這事情,不要讓它拖延至第二天。

她示意我她車子的位置,然後邀請我坐到司機旁的位置。我們都坐下後,Adia拉開一道分隔前面座位及後面乘客座位的一道簾。

原來我不是唯一的乘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