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意思是……這裏真的有鬼?」Janis有點臉色蒼白。

「其實當時那些地鐵工人看到的,是我們Starria人。你知道吧,如果我們要在地球出現就必須要穿著全身保護衣,而保護衣都是白色的,所以那些人看到我們就説成是看到白影、又或者是白衣女鬼之類,以爲是見鬼囉。」女孩笑説。「不過那又難怪的,突然在隧道裏面看到有非地鐵工人的人型物體,不以爲是見鬼才假囉!」

「那爲什麽Starria人會在隧道裏面出現?」我好奇地問。

「其實屈地站這裏,是一個通去Starria星球的『時空裂縫』或者『蟲洞』。」女孩解釋。

「時空裂縫?蟲洞?」Janis問,「那是什麽?」



「裂縫,rift,簡單來説,就是一個時間或者空間突然出現扭曲的地方。當生物或者任何物件通過,就可以由一個時空通往另一個時空。而蟲洞wormhole就是一個穩定出現的時空裂縫。」我以我僅有的知識對Janis解釋。「不過這些都只是物理學家的假設同推論,暫時未有實質證據證明裂縫或者蟲洞的存在。想不到原來真的存在……」

「那是不是好像西貢的情形?」Janis問。

「哦?西貢有什麽事情?」我有些詫異香港會有這種超自然事情發生。

「在2016年的時候,有一位行山人士自己往西貢遠足,不過迷失了路,過了差不多四天才獲救。那位行山人士後來分享自己迷路了的那四天的離奇經歷,例如他曾經幾次在遠處看到有人,但當他追上去時那些人又不見了。而且即使失蹤了三十多個小時,他一點都不感肚餓。有網民說那行山人士可能入了結界……」Janis說。

「其實那位行山人士有機會進入了一個時間裂縫,令他經歷了時間上的扭曲,但沒有經歷空間上的扭曲。不過一般人不會想到裂縫或者蟲洞這些物理學現象,只會用鬼神之説來解釋。」女孩說。



「那麽屈地站這個時空裂縫又是如何被發現的呢?」Janis問。

「其實我們Starria人當年都是意外地發現這個裂縫。當時有幾位Starria人先後在同一地區無故失蹤,以我們Starria人的知識水平,我們知道這必定是一個時空裂縫。所以我們星球的人之後派人穿著保護衣過來地球這邊研究,發現原來這是一個空間裂縫,即是只有空間上的扭曲而沒有時間上的扭曲,讓人能夠穿越兩個不同地方。可笑的是,我們當年派人穿著保護衣過來勘察時被地球人發現,結果就被地球人説成是見鬼,導致地鐵公司放棄發展這個站。既然如此,我們就乾脆吧這裏變成我們Starria人的小基地,方便我們探索地球。」女孩笑説。「不過由於我們還未確定到這個裂縫是否穩定到可以被界定爲『蟲洞』,所以我們並沒有計劃長駐在這裏。但爲免有太多地球人經過這處發現這個裂縫和我們Starria人,我們不時都會派人穿著白色全身保護衣在上環地鐵站附近出沒,希望嚇那些地球人。所以之前有人聲稱在上環站見鬼,其實與我們有關,不過其實我們都只是採取保護自己的措施而已。」

女孩繼續解釋:「其實香港大學時光隧道的鬼故我們都有份催谷啊,因爲除了用上環尾班車出入屈地站,時光隧道都是我們通往外面世界的另一個出口,所以我們不想有太多人駐足,以免發現我們,於是就故意製造讓人誤會『見鬼』的情況。不過由於大學那邊比較人多,即使深夜仍有大學生出入,所以我們之前盡量少用。但自從上環站不再是終點站後,我們就只能夠用時光隧道作爲主要的出入口。」

在這刻,我之前大部分的疑問都被解開了,包括發放訊息的是何人、爲何要發放訊息給我們、如何透過操控夢境發放訊息、爲何要取走我的小記事本、爲何要到指定的地點會面、以及解釋到爲何只有我跟Janis的夢遊相同。加上,我多年「自閉症」的標籤以及我在一般人眼中怪異的行爲,忽然得到一個合理的解釋,我頓然感到釋懷,讓我可以放下我多年來心中一直問上天爲何要讓我有別於正常人的疑問。

我也忽然深切地體會到尋根後那種實在的親厚感覺。多年來我感到跟地球人格格不入,好像漂泊地在地球生存。現在我終於知道原來我是屬於Starria星,一處我不再被視爲異類的地方,一處我真正屬於的地方。於是我熱切地問那女孩更多關於Starria人到地球探索的事,包括爲何要佩戴頸上的膠圈及戴上耳機後才可交談,以及爲何在這小基地裏女孩可以不穿保護衣。女孩解釋是因爲Starria人耳朵接收的頻率以及説話的能力跟地球人有些不同:Starria人的聽覺相對地球人較爲敏感,所以需要耳筒調教聲量;而Starria人的聲帶卻較地球人不發達,所以發出的聲音較爲柔弱,故此需要膠圈擴音器才能讓我們聽到她的説話。這也正正解釋了爲何部分「自閉症」人士,即轉世到地球而又保留特性的Starria人,聽覺較爲敏感及語言發展較爲弱。至於保護衣的問題,女孩說是因爲這小基地直接連接著Starria,中間只有一道空間裂縫之隔,所以這空間裏的空氣已經融和了Starria的空氣,加上這裏與外界隔絕多年,所以在這小基地裏可以短時間不穿保護衣也沒有即時生命危險。



看著女孩親切又有耐性地解釋,我忽然想起以往媽教導我功課時的模樣。雖然女孩的身高、外貌、聲音,全都跟我印象中的媽不一樣。但我真的希望可以跟女孩建立更親厚的關係,因爲透過她我才能真正的尋根,甚至可以多一個關心自己的親人……

「現在都夜深了,阿嵐,我想我們是時候回家,否則我父母會擔心的。」一直跟女孩談話也忘了時間,這時Janis的提醒才把我拉回現實。

「嗯,也好。我也不可以逗留在這裏太久。」女孩說,然後她把她手溫柔地放在我的手腕上,對我説:「我剛才跟你說叫你跟我到Starria生活的事,你可以再考慮一下。其實另外一個原因早在五年前,當你未讀大學那時,我已經想叫你到Starria,是因爲Starria的機械工程無論是知識還是科技水平都遠高於地球。如果你去Starria讀書,對你個人發展一定有更大幫助。反正,你現在跟地球人也格格不入,因爲地球人腦部的構造都講求情感,而且智慧水平偏低,你在地球生活不止浪費你天賦,更令你感到孤單、被孤立。」

這一點對我來説真的非常吸引,因爲追求機械工程方面的知識是我從小以來熱切的好求。而且女孩也說的對,雖然在地球上我經常跟人接觸,卻感到無比的孤單,因爲一般人根本完全不能瞭解我,甚至對我有很多誤解,認爲我是沒禮貌、高傲、古怪……

「你回家慢慢考慮一下吧。不過不要考慮太久啊,畢竟這個空間裂縫已經有若干年,我們Starria的研究人員發現裂縫開始有少許縮小的現象,近日還有些不穩定,我擔心在不久的將來裂縫會消失。其實即使你不考慮跟我生活,你也可以考慮過來這邊讀書。我真的好想跟你相處多一些,因爲我很掛念你!而且我知道Starria一定會比地球更適合你,因爲在那裏你不會再被視爲異類,你不再需要努力改變自己換來別人的接納。你考慮一下吧……」她熱切地哀求著。

「我也想追求更多的知識……不過我還有其他實際的考慮因素啊……」我答道。

「這樣吧,我把我的聯絡方法留給你,你考慮一下再聯絡我吧。」然後她隨手在櫃子裏找到一本記事簿及一支筆,撕下其中一頁後放在桌上寫上「Aries」這英文字,以及一個網址還有登入名稱及密碼。「你如果有什麽其他關於Starria的疑問都歡迎隨時問我啊!」

「你們Starria人也用互聯網?」Janis問。



「我們Starria有我們的互聯網。阿嵐你這個網址其實是屬於地球的deep web,即是一般搜尋器搜尋不到的深網,需要特別登入。我們有專人已經把這個深網站連接了Starria的通訊網,所以你登進去就可以留言給我,而我在Starria都可以留言給你。那麽我們就可以聯絡了。」Aries介紹說。

「好吧,Aries?」我靦腆地說。

「嗯,以後不用客氣,直接叫我Aries吧。」她溫暖地笑説。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