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 性 辦 公 室

公司 pantry 內, 三條美女正講男人講到興起嘅時候, Carrie 問住可可, 「喂可可, 果個 Damon 妳點睇呀?」

可可諗咗一陣跟住就好認真咁答佢, 「Damon..., 位高權重,  人又夠穩重......」 洛儀打斷可可嘅繼續, 「Carrie 唔係問妳呢啲呀, 我地嘅意思係話如果佢埋黎想 ar 屌嘅話, 咁妳又制唔制呀?」

可可呆啤住佢地, 「哦, 妳係話 ar 屌咋, 咁 Damon…....都 ok 嘅, 起碼咁嘅質地斷估都唔會去啲平價馬檻度爆房呱?」 Carrie 又講, 「但有人話 Damon 係有 “石士澳負 van 呢牙” 過喎!」

可可同洛儀即時 ??? 咁然後再問,「咁即係咩呀?」



Carrie 再講, 「咪就即係性變態嘅一種囉!」 洛儀再問, 「邊個話架?」Carrie 再答, 「係劉華響法外情度話嘅!」 兩條女即時齊聲地妖咗出黎。

又到洛儀再問, 「哈妳地話, 如果我地三個比 Damon 楝嘅, 咁妳地又估吓佢想揀邊個黎屌吖嗱?」

可可好得戚咁話, 「唔使揀吓話, 剩睇我今日求其呢身咁嘅番工 look, 由內到外啲男人一見倒眼都唔斬就知道答案啦!」

領口比Carrie 扯開, 跟住 Carrie一手就伸入可可個胸內係咁摸, 「係喎, 個 bra 無 pad 都咁挺, 果然真係有啲料到喎!」

可可身後嘅短裙又比洛儀掀起住, 「嘩呀妹, 番工都著 T-back 妳果然真係無時無刻都係咁淫賤架喎!」



可可好快推開佢地就講, 「喂黐線架, pantry 黎架, 好多人會行過黎架!」三條女繼續響 pantry 度妳揸我掀咁搞到亂哂籠。

收工時候, 洛儀正準備執野離開嘅時候,  Damon 突然行到埋黎就問, 「洛儀, 今晚妳得唔得閒呀? 我想約妳去出去食餐晚飯咁呀!」

嘩, 男神埋黎叫到喎, 洛儀即時閪都濕哂但又扮哂忴持咁答道, 「咦......你又唔早啲出聲, 人地今晚..., 唉算嘞, 咁我就推咗啲朋友今晚就同你出去食飯嘞!」

呢一晚, Damon 揸車同洛儀去咗一間高級意大利餐廳度食飯, 但食飯期間二人就只係講啲同事是非同閒話家常, 飯後, Damon 跟住就話揸車送洛儀直接番屋企, 而洛儀聽到之後就滿不是味兒。

私家車行咗一陣之後, Damon 突然就將架車駛埋一便陰暗處度停低, 洛儀正在大感不惑, 但 Damon 就雙手搭住軚盤咁開始講, 「洛儀…..」 洛儀好似 feel 到有啲野咁, 黎料嘞, 黎料嘞, 洛儀輕撥住頭髮再一臉春情勃發咁問, 「咩事呀 Damon?」



Damon 跟住就話, 「洛儀, 我想問, 其實可可個人係點架? 我嘅意思即係....即係可可平時有無響妳地面前提起過我咁呢?」 洛儀聽倒 Damon 咁問, 即時就好似比一盤冷水照頭淋住咁一樣, 隻西已經火速收番哂水嘅洛儀, 跟住語氣就有啲不滿咁講住, 「有, 梗係有啦!」

Damon 聽到之後好緊張, 「吓, 咁佢有提起過我啲咩咁呀?」 洛儀跟住就話, 「佢話你係性變態呀, 平時就成日都係咁死昅爛昅住佢, 佢仲話至乞佢憎果個就係你添呀!」 Damon 有啲呆呆咁, 「唉, 點解可可佢係會咁睇我嘅…..」 洛儀見 Damon 一面失望, 心內即時就轉怒為喜。

洛儀伸手摸住 Damon 隻手背黎講, 「Damon, 我知你係好鍾意可可, 但感情嘅野係無得勉強嘅, 而且以你嘅條件, 我估響公司入面應該都會有幾多女同事鍾意你嘅, 所以你要記住, 唔好為咗一棵花而 miss 咗一整個森林, Damon, 聽我講, 唔好再諗咁多嘞, 比啲機會其他人啦!」

Damon 好似響度沉思緊咁, 「咁其實妳知唔知公司入面有邊個女仔係鍾意我架?」

洛儀諗都唔諗就話, 「唔知, 但感情嘅野係可以培養嘅, 就好似今晚你同我咁, 相識也是緣份, 而相聚就即係有機會開始咁解!」

Damon 望住洛儀, 「但咁會唔會打搞倒妳呀?」

洛儀再講, 「唔會, 我從來就係一個機會主義者黎嘅, 我好信命, 如果命裡有時就一定有, 命裡無時就莫強求, Damon, 天意係唔可以逆架!」



Damon 有啲 ar ar 地頭, 「咁點先叫做唔好逆天呀?」

洛儀咗望右望住咁, 「你有無袋響度呀?」

Damon 唔知洛儀講緊咩, 「我有咩袋呀?」

洛儀估唔到 Damon 係咁死蠢, 「唉, 避孕袋呀, condom 呀!」

Damon 又再 ar 哂頭, 「咁妳要 condom 黎做咩呀?」

洛儀已經激到爆炸, 「唉……., 要 condom 就梗係用黎做愛啦, 唔通攞黎去買餸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