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日後, 楓楓 Sir whatsapp 咗比可可知話佢今晚會響柴灣某工廈度練跳舞, 可可心諗不如今晚收工之後就靜靜雞落去裝吓, 咁如果可以見到楓楓 Sir 嘅話就當係比個驚喜佢都好呀, 主意已決, 可可收工之後就去咗龍島度買咗一打西餅, 諗住一陣見倒楓楓 Sir 就可以兩個人一齊共對住黎食。
 
去到柴灣之後, 可可依住楓楓 Sir 所講到咗某幢工廈之內, 搭 lift 上咗樓之後, 可可跟住就見倒一間似係 Model 公司嘅 Logo 正響走廊盡頭之處, 可可向住 Model 公司方向行去, 但突然, 可可好似聽到有對男女正響防煙門外嘅樓梯度嘈緊交咁。
 
一把老牛嘅女聲 :「你發咩爛渣啫, 而家公司捧緊你架, 你知唔知下星期六就係總決賽架嘞, 而且依家已經到咗最緊張嘅關頭, 但你仲話聽晚要去搵條女食飯, 你係咪傻撚咗呀? 上次去南丫島單嘢我都已經尤你架嘞, 但今次你仲要咁得吋進呎, 唔得, 無得傾呀!」
 
男聲 :「咩啫, 一晚之嗎, 況且而家練黎練去都係跳緊果啲嘢, 我都已經練到熟哂啦, 好, 兩個鐘頭, 我剩係行開兩個鐘頭咁得未吖?」
 
女聲 :「一個字都唔比走呀, 你想比人知你溝女嘅話就唔該你即刻同我執包袱走以後都唔好再番黎, 公司係唔會同你做蝕本生意嘅, 而且我哋而家轉呔去捧呀輝呀明佢哋都仲得呀!」
 


可可裝下玻璃出面, 果然真係見倒楓楓 Sir 正同緊男人婆監制偉哥響度嗌緊交, 楓楓 Sir 瞄到玻璃入面嘅可可, 跟住好快就拉門入黎行到可可嘅面前, 「穎穎妳黎咗呀!」
 
但個偉哥亦跟住亦行埋入黎同可可講, 「小姐, 妳想累死條仔嘅就即管繼續同佢響埋一齊啦!」 講完, 偉哥就氣沖沖咁行番入 Model 公司之內, 可可呆望住楓楓 Sir, 但楓楓 Sir 就同可可講。
 
「穎穎唔好理佢, 不如聽晚妳收工之後, 我揸車去妳公司樓下度接妳吖, 到時我帶妳去沙田一間有房坐嘅餐廳度食飯嘞!」
 
可可耷低個頭唔住個咀, 跟住就再強顏歡笑咁話, 「喂, 盒西餅係買黎比你架, 你番入去比心機練跳舞先啦, 聽晚我有事要做唔得閒陪你嘞!」
 
講完, 可可就同楓楓 Sir 講拜拜, 跟住就頭都唔回咁就轉身搭 lift 落樓離去。
 


呢日之後, 楓楓 Sir 雖然不斷 send 咗好多短訊黎比可可, 但可可就好似已經決定唔再去搵楓楓 Sir, 以防楓楓 Sir 再因為佢而影響到佢未來嘅星途。
 
但楓楓 Sir 嘅 whatsapp 就繼續依然不斷, 可可諗咗好耐之後, 最後終於都忍痛被迫地回話比番楓楓 Sir。
 
"楓, 你比啲心機啦, 我唔想因為我而連累咗你, 而且我亦都唔想要同男朋友成日都要偷偷摸摸咁拍拖, 所以不如以後我哋都係唔好再見面咯"
 
距離總決賽仲有幾日, 而 Carrie 同洛儀就不斷催促住可可問佢叫個 friend 攞入場卷, 但可可就同佢哋講話個 friend 已經無再響電視台度做, 所以佢亦已經無能為力。
 
下晝時份, Receiption 個呀 May 打內線電話入黎比可可, 話門外有人要搵佢, 可可起身行出 Receiption 嘅時候, 但見可可正一面驚訝咁嗌咗出黎, 「偉哥?」
 


男人婆監制偉哥叫咗可可行出門口度傾, 偉哥有啲勞氣咁同可可講, 「小姐呀, 我真係保妳同呀楓兩個大嘞, 星期六晚就係總決賽嘞, 但呀楓而家成個人都好似 pat 哂咁同我玩扭偈, 佢話到時一定要見妳響現場佢先肯上台去比賽呀!」
 
偉哥響袋度攞咗幾張總決賽當晚嘅入場卷出黎塞咗比可可之後再講。
 
「我而家就真係想同妳哋兩個講句 DLLM 呀, 大佬呀, 都唔係響臨決賽前先黎搵啲咁嘢搞架吖, 頂妳哋個肺吖, 胡……., 我而不得而家就有把刀響手殺咗妳地兩個就算嘞!」
 
偉哥講完之後, 跟住就再好勞氣咁就搭 lift 離去。
 
正呆哂嘅可可手揸住啲入場卷番到埋位之後, Carrie 同洛儀望住呢件行屍走肉兼死哂狗咁款嘅可可, Carrie 先講, 「呀妹, 失戀呀?」
 
洛儀又話, 「唔好愁啦, 至多比我條仔楓 B 張閃卡妳袋番一日嘞, 包妳響收工之前心情實會靚番哂好多過喎!」
 
但可可就呆望住佢哋兩個, 跟住就遞住兩張入場卷出黎比佢哋, 洛儀接過啲飛之後一望, 跟住就失控地咁大嗌咗一聲出黎。
 
「哇……….」


 
全場嘅人正望住洛儀佢哋三人, 而洛儀就興奮到細細聲咁問住可可, 「喂, 又話個 friend 無做嘅? 做咩而家又有飛比倒我哋架?」
 
但可可就話, 「唔好問嘞, 總之而家我就覺得好煩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