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一日一日地迫近, 終於到咗總決賽前一日嘅星期五, 呢日收工嘅時候, 三條女正如常搭 lift 落樓收工走人, 出到大廈門外, 突然有人係咁按住汽車響號, 三人望吓響號方向, 可可見倒車上嘅人正向佢招住手, 係男人婆監制偉哥黎喎。
 
可可行去車旁望吓, 但偉哥就叫可可上車先再講, 可可上咗車之後, 跟住偉哥就一邊開車一邊再同可可就話, 「唉小姐, 我真係投哂降嘞!」
 
可可亦有啲唔好意思咁講, 「Sorry 呀偉哥!」
 
偉哥聽倒之後再嘆住氣就話, 「小姐, 聽晚就係總決賽嘞, 但呀楓而家都唔知佢想點咁, 練歌又唱到甩哂 bit, 跳舞又比導師咋哂型, 再係咁落去嘅話, 我聽晚就真係要死比妳地兩個睇架嘞!」
 
可可問住偉哥, 「咁我要點做先至可以幫倒妳手呀?」
 


偉哥繼續揸住車黎講, 「我知妳已經同佢講咗分手, 但個傻仔似乎都未肯放得低妳咁, 嗱, 個  show 聽晚就已經殺到埋身, 我而家就要帶妳去見佢, 一陣間無論妳氹佢又好, 呃佢又好, 總之聽晚我就要佢可以正正常常咁上台比賽, 咁電視台先至可以比倒交代啲廣告商架!」
 
車駛到去紅館附近泊低咗, 跟住偉哥就帶住可可行到去都會海逸酒店之內, 搭 lift 上樓再行到去一間房門之處, 偉哥跟住就開始敲住門, 好快地, 房門打開咗之後, 跟住兩把聲音就同時響起, 「呀楓.…」 「穎穎…..」
 
偉哥跟住再講, 「嗱呀楓, 我而家就比一個鐘頭時間你哋好好地咁傾, 一個鐘頭之後我就會搵人過黎接番你過對面紅館度綵排, 嗱, 我已經咩都就哂你, 就當保你大咁你都比番條生路我行先好嗎?」
 
偉哥走咗之後, 楓楓 Sir 即時就拉住可可雙手黎講, 「穎穎, 妳唔好再講話唔見我啦!」 可可耷低個頭無言, 但諗番起偉哥頭先對佢講嘅一番說話, 可可跟住就再同楓楓 Sir 講。
 
「楓, 你唔好咁啦, 你而家嘅事業先至剛剛開始起步, 而且…..我同你都已經係兩個唔同世界嘅人黎嘞, 楓, 聽我講, 比啲心機做好自己本份, 穎穎一定會永遠都支持你架!」
 


楓楓 Sir 聽完之後, 即時激動到就攬住可可再講, 「唔得, 我唔可以無咗穎穎, 穎穎響我心目中永遠都係最重要嘅人, 為咗穎穎, 我令願咩都唔要都要同穎穎響埋一齊, 穎穎, 妳唔好唔要我啦!」
 
可可眼見楓楓 Sir 係咁痴纏, 但當諗到仲有唔夠廿四小時楓楓 Sir 就要上台去比賽, 可可跟住就再同楓楓 sir講, 「楓, 咁啦, 為咗你自己, 為咗偉哥, 同…..為咗我, 我想你聽晚先盡力去比賽, 但如果你聽晚真係可以贏到比賽嘅話, 咁到時…..我先再考慮同你響番埋一齊啦!」
 
楓楓 Sir 聽到可可咁講, 「真嘅? 穎穎真係應承肯同我再響番埋一齊?」 穎穎面帶住苦笑咁微微點一點頭, 跟住二人就再次緊緊咁攬住咗對方。
 
仲有半個鐘頭楓楓 Sir 就要番過對面紅館度綵排, 二人知道相聚時刻已經所餘無幾, 眼神正在交流住, 心意亦已互通住對方。
 
跟住落黎, 兩人就已經開始激吻住起黎, 身上嘅衣裙襪褲已經開始脫落, 好快地, 兩條肉蟲就正肌膚緊貼住咁響床上擁抱住之中, 激盪嘅心情, 寶貴嘅時刻, 楓楓 Sir 正博哂命係咁吻遍可可嘅全身上下。
 


而可可此刻嘅心內亦正在動盪不已, 一方面肉體上嘅刺激令佢帶黎享受嘅感覺, 但諗到將來嘅日子, 始終自己會係楓楓 Sir事業上嘅一大障礙, 但大前題之下, 總知一切就等到聽晚比賽結束之後至算, 可可繼續咪埋雙眼, 正任意比楓楓 Sir 響佢身上肆意所作。
 
兩腿已被擠開, 楓楓 Sir 個柱頭已經頂住響可可胯下縫門之處, 緊隨住直接嘅滑入進內, 「啊噢…..」 跟住楓楓 Sir 就已經開始發動住猛烈嘅攻勢。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 好快地, 二人亦已經喘住氣咁作緊最後衝刺, 熾熱濃漿灑遍過後, 望吓個鐘, 一小時嘅短暫相聚亦已經到達咗完結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