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有點痛,昨天發生的事,我幾乎想不起。感覺就像是新創的RPG人物一般,過去是一片空白。可是,我知道我是確確實實存在著的。

      我握緊拳頭,感受到自己的體溫,自己的血正在流動。我伸一伸懶腰,抖擻精神。然後我自然地把視線移到書桌上方的日曆。日曆上三月十四日的位置,被豔紅的水筆誇張地圈了起來,輔以大紅字寫成的注釋:

     「今日是和香澄快樂的逛祭典的日子﹗初約會﹗」從那輕佻及浮誇的字體來看,寫字的人相當興奮。

       咦?這是我的房間吧?那麼寫下這句的人,毫無疑問是我吧……但我卻沒什麼印象……為什麼會這樣……?

      胸口就像被大石壓住一樣,呼吸變得有點困難。彷如有什麼不自然的東西降臨在我身上一般,但我卻對此毫無頭緒。



      我打開房間的窗戶,貪婪地吸著新鮮的空氣。正因會感到難受,人才會確確實實地感知到自己是活生生的人。如果一個人對痛苦的事情沒有感覺的話,那麼他只是行屍走肉地活著而已,與死亡無異。

      街上很多人早已換上了祭典的衣服,忙碌地走著。有的大姐穿上了浴衣,和街坊快樂的閒聊;有的男人則在抬著很多看起來非常笨重東西,似乎是祭典的用具。

      快樂的祭典……啊,我想起來了……是我……是我在上星期邀請香澄和我一起逛祭典的。為什麼我會把如此重要的事情忘記了呢……明明我很重視這次約會……
    
    
「香澄……下星期有日空嗎?」
    「胸?我當然有空啦﹗龍太真失禮耶……」
    「這是那門子的冷笑話……先不管這個,我是說啦,下星期日妳有什麼預定嗎?」



      香澄是我的青梅竹馬,我們自小便一起玩,感情好得像兄妹一樣。可是,我對她的感情並不單單止於此……我喜歡她

      香澄聽到我這樣說後,歪頭思考了一下,然後笑著說:「下星期日啊,是魂回祭的日子啊……應該有預定了呢……」

    「誒?和誰啊?」那時候我,像個笨蛋似的慌了起來。

    「不告訴你﹗」香澄臉上泛起了紅暈,露出了害羞的表情。這是我從來沒見過的……一直以來,香澄都是個開朗而且率直活潑的女孩子。對我來說,這副樣子的香澄,份外可愛。但此刻我卻因她這副表情而擔心不已。

   「到底是誰啊?是男孩子?」



    「哈,誰知道呢……怎麼了啦龍太,那麼激動啊?」 
    「我……我也想和香澄去逛祭典……」 

啊,說出來了…… 
    身體和耳朵都感到了陣陣灼熱。 
    「啊……真抱歉呢……龍太……再見!」 道歉了之後,香澄便逕自離開了。想起了那時候的我,彷如被發了卡一樣,雙腳釘在地上,腦袋一片空白,視線也變得模糊了起來…… 
    世界被扭曲了…… 

    「喂!」一把清澈的聲音把我從死灰世界裡拉了出來。 

    是香澄。她走到半路,突然轉身面對著我…… 


    「抱歉啊龍太,其實我沒有什麼預定,我說謊了耶。嘛,說不定我是有預定呢……因為啊……我知道龍太一定會邀請我的,嘻嘻。笨蛋,不用這麼沮喪啦!」 



      如陽光般燦爛的笑容,為了守護這副笑容,我願意付出我的全部…… 

      我下定了決心,決定在祭典的煙花禮之後,向香澄告白 

        那時候的決心,到底飄到哪裡去了……粗線條的我,竟然會在重要的日子,忘記重要的人,忘記重要的事…… 

        有點討厭自己。我的內心不禁萌生起一種可怕的想法…… 

        「我真的喜歡香澄嗎?」 

        不﹗我是真的喜歡她﹗我的感情從未變過,直到我死去的一刻,我敢向天發誓,我是真的超級非常喜歡愛澄﹗

        整理好心情之後,雖然離約定的時候還有二小時,但我還是換好了衣服,走到了街上感受著節日的氣氛。 





        告白嗎?老實說,雖然我決心要在今晚向香澄告白,但我卻沒有任何相關的經驗,到底告白應該要說什麼呢? 

        啊,想起了自稱把妹達人的海馬。但也只是「自稱」而已,實際上他只是沉迷gal game的死宅,不過作為旁觀者,大概他也可以給點什麼意見吧。 



        「閣下所打的電話,現在不在服務區域……」 

        咦?難道他忘記了交電話費嗎?還是通宵玩遊戲玩到死了? 

        嘗試致電給另一位死黨。 

        「閣下所打的電話,現在不在服務區域……」 



        集體圈外遊戲嗎? 

        唉,算了……告白什麼的還是靠自己吧。細心想一下,只要把內心的感情全部如實說出來就可以了吧。 

        我是如此認為的,最重要還是誠意吧﹗還是不要自尋煩惱好了。 


        祭典的攤位櫛比鱗次,雖然還未到祭典開始的時間,但各攤位的老闆已經戰戰競競的準備著。穿過一條長且直的攤位大街,便能看見一條差不多有百階的石梯,石梯之上,就是「魂回祭」的主要舞台,魂回神社。 


        魂回祭是這個小鎮特有的祭典。相傳這個小鎮位於三途河之上,所以這裡對於靈界非常敏感。據說每年三月,很多死者的靈魂便會在鎮上徘徊,但由於一些問題,使死者的靈魂沉醉於生前的夢中,不能返回三途河渡川轉世。正因如此,這裡的村民相信,魂回祭的「奉魂舞」,可以令死者的夢醒,離開這裡投胎轉世。 


        至於這些事情是不是真的,我們卻無從得知。不過我在這裡住了十多年,也從未遇過任何靈異事件,而且居民們都漸漸忘記了祭典的初衷,變成了娛樂性質的快樂祭典了,現在竟然連煙火也有。的確,這種充滿地域風味的祭典,吸引了不少外地的旅客前來觀光,所以政府才會花這麼大手筆去令祭典更加瑰麗堂皇吧。 





        如果是真的話,對於死去的人來說,沉醉於夢裡面,是幸福抑或是痛苦呢?夢終究是夢,都會有醒來的一刻。無論這個夢是多麼的快樂,多麼的幸福,但到醒來的時候,我們卻不得不面對現實的沉重。如果是這樣的話,倒不如在還未算最沈溺的時候醒來,這樣對大家來說,相信是比較好的選擇。 



        縱然是痛苦但不是最痛。


        天色已漸沉,祭典拉開了序幕,人們紛紛入場。我印象中是和香澄約好了晚上七時在入口集合,我瞄了一下手錶,原來已經差不多七時了,思考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 

      「唷……龍太。」 


        本來已經是個非常可愛的香澄,今天卻更添美艷。她黑色的長長秀髮束起了單馬尾,顯得非常活潑。平常只穿悠閒運動服的她,現在終於穿上了粉紅色的浴衣,浴衣上有著白色的花樣圖案,令香澄看起來充滿少女氣質。 


        「別這樣直盯著人家啦﹗龍太說點什麼嘛……」香澄見我這樣目不轉睛的看著她,令她有點羞澀的別過了臉去。 


        「抱歉呢……因為香澄今天太可愛了,令我看得出神。」我直接把內心的想法說了出來,相信女孩子也會喜歡讚美之詞吧。 


        「這是龍太第一次讚我可愛呢……」香澄突然間露出了寂寞的神色。我急忙道: 

「香澄是個可愛的女孩子……我一直都是這麼想的。我之後都會繼續稱讚妳可愛的。」 

        如果能跟香澄交往的話,我們就能一直在一起吧?到時候喜歡說什麼也可以呢…… 

        我如此堅信著。 



        「是嗎?真的這樣……就好了……」 



        「當然啦﹗」我在這方面,還是有一點自信的。我有信心能令香澄快樂,永遠保持屬於她的笑容。 



        「我們出發吧,時間不早了,距離『奉魂舞』只有二小時。」香澄一下子牽著我的手。奇怪的是,現在我並沒有感到害羞或者慌亂,因為我切實地感受到從香澄那雙小手傳來的體溫,那是令我放鬆的溫暖。我知道的,她就在這裡,她是切切實實的活著,她不會從我面前消失。我很想把她擁進懷內,但…… 

        我內心的感情,突然變得糾結起來……為什麼……?

      「龍太,有很多好吃的耶﹗先吃哪個好啊?炒麵?炸豆腐?哇,還有雪糕和棉花糖耶﹗」 

        如小孩子一般的香澄,驅散了我內心的不安。看見她活潑的身姿,我就滿足了。 

        嗯﹗今天是我們第一次約會,還是別想那麼多,盡情享受著愉快的時光吧﹗ 

        「隨便吃吧,今天我請客。」為了今天,我早已儲備了不少「彈藥」,而且祭典的東西也不是太貴,所以問題不大。 

        「不要啦,平時龍太為了學費已經到處打工賺錢,不用請我啦。不如這樣啦,我們二人吃一份,就可以嘗試更多種類的食物,而且也節省不少﹗呵,就這樣吧,我真聰明呢﹗」 

        就這樣,我們到處嘗了很多食物,有熱騰騰的炒麵,也有香噴噴的章魚丸,也有甜甜的刨冰。雖然這些都是普通不過的食物,但對我來說,這些都是珍貴的味道,都是我人生中吃過最好吃的食物。 


        「龍太,我們玩撈魚遊戲吧﹗」香澄興致勃勃的跑去撈魚檔攤,很快便拿了兩套用具過來。然後把其中一套給了我道: 

        「龍太,來決鬥吧﹗」 

        「我可是撈魚高手哦,不要後悔。」 

        「呵呵,輸了要接受任何處罰啊,色色的事不行。」 

        「有點失望呢……」 



        結果我一條也撈不到,而香澄竟然撈到了十條。檔攤的大叔似乎都非常詫異。香澄把九條還給了大叔,只拿走了一條作紀念。 



        「真沒用耶,龍太。」香澄流露出了非常得意的樣子,我也無話可說了。 

        「是妳太厲害了吧。吶,那麼要我做什麼啊?色色的事情如何?」 

        「笨蛋﹗至於懲罰遊戲是什麼,讓我再想想吧﹗」



 



        接下來,我們到處玩了不同的遊戲。這是我最快樂的時光,和香澄一起的時間,能讓我忘記所有煩惱和不安。然而,這樣的時光總會有終結的時候…… 



        「啊,快到『奉魂舞』的表演時間了,香澄我們不如……」 

我們站在石階之下,終於前往觀看祭典最重要的環節,「奉魂舞」,這是由魂回神社的巫女所表演的一個特別舞蹈。 



        「……」香澄沒有說話,只是低下頭,像是深思著什麼似的。 

        「香澄?怎麼了」 

        「龍太,不如我們回家吧……之後我們做怎麼也好,不要上去吧……」 

雖然是很有魅力的提議,但是香澄情緒的突變,令我心裡的不安重新湧現。 

        「怎麼了?」其實我看不看舞蹈都不緊要,但是我不得不問清楚香澄到底在煩惱著什麼。 

        「總之不要上去……好嗎?我……想這樣的時間能一直持續下去……」 

        「……」面對著突然之間崩潰的香澄,我顯得有點束手無策,只能呆呆地佇立在原地。我不知道香澄會這樣的原因,我只知道和石階上面的東西有關。 



        上面的東西……「奉魂舞」的表演?祭典的舞蹈會令我們快樂的時光無情地消逝?我完全組織不出合符邏輯的片段……總而言之,我現在必須令香澄冷靜下來。 

        我緩緩走過去,把香澄擁進懷內……她把頭伏在我的肩上,雙手用力的抓著我的雙臂。相比起我雙臂的痛楚,此刻我的內心卻更加疼痛…… 

        香澄的身體正在顫抖。我用手輕撫著她的頭髮,好讓她能安心下來,這是我現在唯一可以做的事情。 

        「不要這樣……我……哪裡都不會去。」 



        這時候,遊人如紅海般分開站立在一旁,開出了一條空曠的大路。 



        「巫女到,請讓路﹗」一名站在最前的大叔用異常嚴肅的聲線叫嚷。隨即一條整齊的隊伍從我們的身旁走過。而隊伍的中間,有一位黑髮的少女,頭上結上紅色的大蝴蝶結,散發著神聖莊嚴的氣質,令人不禁把眼球集中在她身上。她是個身材嬌小的女孩,看起來年紀很小,但是她並沒有小孩子的童真,冷峻的臉孔,沒有任何表情,就像人偶一樣。她的銀髮,更令她看起來更加妖異。 



        咦?她正在看著我……?為什麼她要看著我……巫女的雙瞳……正在發出艷麗的紅光,很美麗……那是令人眩目的紅……我的靈魂彷如被吸走一般,即將進入另一個世界。



 



        視線變得漆黑一片,懷抱裡的香澄不知何時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此刻我連自己的肉體只否存在也無法肯定,我就像在宇宙裡不能自控地飄蕩著,不知道目的地在那裡,也沒有時間流逝的感覺,只是隨感覺飄搖。 

        只剩下意識…… 



        視野突然變得豁然開朗,我又回到了現實世界…… 

        但是,明顯這不是「剛才」的世界,仰望天際,明明已經入黑的夜空,現在卻是一片茜色。我環視四周,人們還在忙著祭典開檔的準備…… 

怎麼回事?時光倒流了……? 



        我略略向前走了數步,便看到了讓我全身發麻的光景…… 

        是「我」……「我」站在祭典會場的入口,正在等待著某人…… 

        然而,這個我,並不是我。那麼,我和「那個我」,到底誰才是現在存在的「我」…… 

        要試一試嗎?但是,我總覺得結果只會朝令我恐懼的方向走。要怎麼辦…… 

        正當我躊躇之際,發生了令我瞠目結舌之事情…… 



        「前面那個兄弟,小心點……」一名在追趕著什麼人的大叔,忽然大叫了起來。而他口中的「兄弟」,就是在這個「世界」的我…… 

        一切都來不及了,一名拿著木棍的男人,朝著「我」的頭部狠狠地扑下去。 

        …… 

        我站在遠處,默默地察看著這一切。 

        「可惡﹗快叫救護車﹗」不消一會,一堆大漢便把那名瘋子制服了。 

        那個「我」躺在血泊中,一動也不動,恐怕已經沒救了。沒有人注意到我的存在。我明白了,在這個世界,我是不存在的人…… 



        「麻煩讓開一下……發生什麼事?」穿著粉紅色浴衣的少女,從人群中擠了出來。 

        我記得了…… 

        不要看﹗香澄……我的心如此喊著,但她是不會聽到我的呼叫,我知道的。 

香澄看到了被打得頭破血流的「我」,跪倒在地上,抱著冰冷的「我」,痛哭了起來。 

        我記起了一切…… 

        我……已經死了。 


        ……


        「龍太?怎麼在發呆?」香澄擦乾了淚水,雙眼通紅的看著我…… 

        呃?我又回到了「這個世界」了……不同的事,我已經知道了一切。我回頭看了一下那個巫女,她雙眼中已經再沒有了那妖異的紅光。她對我露出了帶有寂寞的微笑,然後便隨隊登上石階了。 

        

        是嗎?是妳讓我看記起所有的嗎…… 



        這是夢……這是我的夢,這裡的一切都是我所期盼的事物,包括和香澄經歷愉快的時光。但是,無論是多麼愉快的夢,都不是永恆,終會醒來。夢就像肥皂的泡泡般,晶瑩剔透,非常漂亮。不過只要我們用手指碰它,它就會無情地消散,不留痕跡。 



        這個世界就是這麼一回事。 



        香澄是因為思念,才會闖進了我的夢裡,這是小鎮帶送給我們的禮物嗎?真是的…… 



        「香澄,聽我說,我知道真相了……我……是不存在的人,對吧?」我認真地看著香澄的臉。她聽到我這樣說後,一時反應不過來,瞪大了眼睛的看著我。 

        「誒?笨蛋,你啊……在說什麼不吉利的事啊?」 

        我知道,她想與我永遠在一起,但我不能這麼自私…… 



        我撫摸著香澄的臉,大大的吸了一口氣道: 

        「我遇上了意外,被打死了吧?就在剛才我已經看到了現實世界的情況,還真糟糕呢﹗」我勉強抑止了內心的激動,因為我不想令香澄更加不安……所以我盡力擠出豁達的聲線說話。我背對著香澄,不想讓她看見我忍耐的樣子……如果我再看見香澄哭泣的臉的話,我能忍耐得住嗎? 

        「……」香澄沒有說什麼。 

        「唉,還真不幸呢,竟然遇上那樣子的瘋子……我真慘呢,帥臉被打爆了呢……哈哈﹗」 

        我到底在說什麼…… 

        「龍太……」香澄的聲音顫抖了起來。 

        笨蛋啊,別哭呀…… 

        「龍太,我……」 

        「不要再說了,再說只會徒增我們的痛苦而已……這只是夢……一切都是虛假的夢。」 

        「不是的﹗雖然……雖然這是夢,但不是全部都是虛假的……至少……我真的和龍太一起渡過了快樂的時光,這些都是我們確確實實經歷過的……還有,龍太擁抱我時的溫暖,我都能感受到……難道不是嗎?」 



        不行了……已經不行了…… 

        我轉過身,面對著香澄。 



        「不快樂啊,因為這裡是夢吧?就算得到的溫暖都是虛假的,因為我已經死了啊……這些話我怎能說出口啊﹗我很快樂啊……我真的很快樂。就算這是虛假的世界,我和香澄所經歷的每分每秒,都能讓我快樂得流淚啊。吃過的東西,玩過的遊戲,我都歷歷在目,你叫我如何說我不快樂啊﹗妳頭髮的氣味,擁抱妳的觸感,都叫我如此難忘,這些感覺都是真實得要命……可惡﹗如果可以的話,我也很想一直在妳身邊,和妳度過更多快樂的時光,但是……」 

夢終有醒來的時候……最後這句話我還是說不出口。 



我的淚水已經不能抑止住了…… 



「龍太……」 



香澄跑了過來,然後我感受到香澄的氣息…… 

還有她嘴唇柔軟的觸感…… 

就這樣,我已經很滿足了……已經足夠了,再這樣下去,我們二人都會受到更大的傷害…… 



        「謝謝妳……讓我在最後的一刻能夠實現一生中最愉快的夢。」 

        「我也很愉快……愉快得能讓我忘記現實的痛苦。」 

        「香澄,妳走吧……夢的出口就在那裡……」在某個攤位的旁邊,出現了一道白色的光門。 

        香澄仍然拉著我的衣袖,低頭啜泣著。 

        「香澄,看著我……」我勉強擠出微笑,然後道: 

        「答應我,要笑著離開,可以嗎?如果不是的話,我可能會投胎變成豬的喔。」 

        至少在最後,我希望香澄能笑著走,也想她能看到我的笑臉。 

        「不要耶……我不要龍太變成豬……」 

        「那麼……」 

        香澄用浴衣的手袖,擦乾了眼淚,深呼吸了一下,後退了一步。 



        「吶……我現在是笑著嗎?」 



        這是我一直期盼著的笑容,能令我感到溫暖的笑容。在最後能看到香澄的笑容,我已經再沒什麼後悔了。 



        「笑得很可愛啊……很漂亮。Good job﹗」 

        這樣就可以了吧……


        香澄除除走向那道白色的光門……還剩數步的距離……只要她踏進了這道門後,我也再不能見到她了…… 

        我不能哭……我要用笑容,陪伴她到最後…… 



        啊,還有一件事未完成…… 



        「香澄﹗」 

        「怎麼了?」她轉過身來,面對著我。 

        「撈魚遊戲的懲罰遊戲……決定了嗎?」 

        「還沒啊……」 

        「那麼就讓我來決定吧?可以嗎?」 

        「可以哦,龍太想接受怎樣的懲罰……」 

        「讓我說真心話的懲罰……」 

        「咦?」 

        待香澄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 



        「我一直都很喜歡香澄,我超級喜歡妳﹗就算來生我是豬也好,是什麼也好,我也會一直懷著這份感情﹗我對香澄的感情是不會變的……所以……妳要堅強的生活下去,來生我一定會來找妳的﹗」嗯,告白也完成了,就樣就沒有任何遺憾了。 



        「笨蛋哦……那麼我會準備小屋,讓變成小豬的龍太能隨時來找我呢……嘻嘻。」 



        「嗯﹗」 



        我們最終也以笑容去面對離別…… 



        香澄的身影消失在白門之中,隨即白門也消失了。 

        一切也完結了…… 



        這個世界是由我和香澄的思念而建成的,香澄走了後,這個世界自然不能再維持下去。周遭的東西正在扭曲,然後回歸「無」,這是理所當然的,這個夢……再沒有存在的理由。 



        我正身處只有漆黑的世界。 



        從我身後,傳來了非常輕盈的腳步。我回身過去,身後的人竟然是那個小巫女。 

        她冷冰冰的看著我,以與外表不相稱的成熟聲音對我說: 

        「這樣就可以了嗎?」 

        「嗯……」 

        「過來一下。」她用極其平淡的語氣,招手叫我過去。我沒有多加考慮就照她的意思做。 

        「跪下來。」 

        「嗯?」雖然有點不太明白,但還是照做了。 

        我的額頭忽然感到柔和的觸感,原來是小巫女吻了我的額頭。 

        「咦?」我目不轉睛地看著小巫女的臉。雖然她突然做出始料未及的行為,但她的表情依然沒有變化。 
    「這是我給予你的祝福……你的來生,必定可以實現你此刻的心願。」 


     我的心願……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