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就像搖搖板一樣,誰擁有大部份的幸福的話,不幸就會流向另一邊。但是,只要向別人分享自己的快樂的話,大家都會變得幸福起來。

我是這樣認為的……但是,如果施與會換來不幸的話,我又會否慷慨解囊,貫徹自己的信念呢?老實說,我從沒有考慮過,因為大概我也不會遇到這種情況吧?



「帥哥,可否幫我們買支旗?」上學途中,就被某些福利團體攔住了。每次見到這類型的籌款活動,我也不會拒絕,因為一塊錢便可以幫助到其他人,亦可以令自己感到滿足,實在有夠划算。'


「當然沒問題啦﹗」我擺出了專業的陽光笑容。




我打開錢包,才驚覺沒有硬幣,只剩下一張五十元的紙幣。正當我手足無措之際,那人已經買旗貼在我的身上了……


五十元呀五十元,再見了﹗


「多謝你呀﹗」



心情矛盾的早晨。心靈得到豐足,但錢包卻空空如也,看來這天的午餐只能吸風飲露了。


走到校門的時候,發覺有一群人在圍觀著什麼似的,擾擾攘攘,熱鬧得很。我懷著半點的好奇心,加入了人群之中。



有四位高年級的女生,圍著一位小個子的女生。我便向旁邊的人問道:




「發生什麼事?」

「好像是那個低年級不小心撞到了高年級,打翻了她們的早餐。然後她們就當然不爽啦,之後就是你見到的這樣了。」

欺凌事件?我瞄了一下地上,的確有打翻了老M的薯條和可樂。可是區區一個老M而已,用不著鬧那麼大吧?才二十塊,我身上的旗也不止這個數目啦。

當然,這堆正義的台詞只是在我的腦海中浮過,並沒有說出來。我亦沒有勇氣去好管閒事,反正只是普通的衝突而已。


那班高年級的女生依然沒有打算息事寧人。


「喂,你不懂道歉的嗎?」




「……」被包圍的女生沒有說話,大概是太過害怕了吧。那個低年級真可憐啊,會留下陰影吧……我如此想著。


所謂君子遠庖廚,還是別看下去了。正當我打算離去之際,我才看到了被欺負的女生是長什麼樣子。



是雪乃,我的同班同學,擁有一把銀色長髮的可愛女生,但是……

「妳這傢伙,弄翻了我們的食物,不用道歉嗎?」


「……」雪乃沒有說話,只是連忙地向著四位高年級鞠躬,表示歉意。




「我不是要這樣,我要道歉﹗是說出來的那種﹗」


「……」


其中一位高年級忽然大聲道:


「喂﹗留美,這傢伙可是不會說話的啊,別這麼過份啦。因為她是啞子﹗是不會出聲道歉的啦,哈哈哈。」


她故意提高聲線讓在場的人也聽到件事,是有意令雪乃難堪。




雪乃低下頭,不敢與四周任何一個人對上視線。她強忍淚水,用力抓著裙擺。被這樣當眾刻意為難,她的心裡定必十分難受。



「原來是啞巴?哎呀,我們學校怎會收這種學生的啦,真不像樣﹗想起要和這種人同一間學校真的感到嘔心﹗真是可憐的人,哼,今次就放過妳,再見啦﹗啞﹗子﹗」叫留美的高年級學姐在最後故意強調了雪乃的缺陷。



「……」待高年級四人眾離去後,雪乃亦急忙地跑進校園裡,人群亦隨之散去。



到最後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同班同學被欺負,在場的人亦沒有一個站出來為雪乃出頭。




 


大家……都視雪乃為異類。


 


「二」


雖然是同班同學,但是我對雪乃的認識並不多。開學至今已經兩個月,基本上我們之間還沒有任何交流。不止是我,雪乃縱然有著可愛的外表,可是她卻沒有一個能稱得上「朋友」的人。我是明白的,因為她身上的缺陷,使他人不願意與她有任何來往。


她的身世我也略有所聞,好像是某所孤兒院供養她上學,其他更詳細的我就不清楚了。


無父無母的少女……一直至今,到底她是如何走過來的呢?


「喂﹗宗介,去吃午飯囉﹗」


「對不起啦,今天我就算了。」面前那個充滿陽光氣息的少年是我的飯友,良太。


「減肥?」


「嘛,差不多是這樣。」實情是沒有錢,但我當然不會把這種丟臉的事說出來。


「宗介怎樣看也不肥啊。」良太一直都對我十分關注,使我曾經懷疑他是不是「那個」,但我估計這只是出自他純真的內心而已。


「行了啦,你去吃吧,BYE﹗」為免再聽到他的哆嗦,我乾脆耍帥的離開了教室,不帶走一片雲彩。



離開教室後,我選擇前往學校的天台,原因是那裡能安靜的睡一覺。平日的話,我肯定會去飯堂裡戰鬥,可是今天卻意外地失去了戰鬥的武器,所以唯有選擇避戰。



學校的天台是在六樓,在通往天台的樓梯上掛起了「嚴禁進入」的掛繩。可是我並沒有理會,跨過了繩子,推開了沉重的鐵門,廣闊的平台徐徐映入眼簾。走向天台的圍欄旁邊,能鳥瞰整個校園的景色,圓形的大型體育館,綠油油的室外足球場,一覽無遺。張開雙手,能感受到秋天的涼風,非常舒服。



「就把這裡成為宗介的專屬基地吧﹗」


正當然沉醉在這份莫名其妙的優越感之際,我並沒有發覺有誰站在我的後面,待我轉身準備睡覺的時候,才驚覺某人呆呆的站在我的身後,嚇了一跳,整個人向後靠在圍欄上,十分狼狽。


 


「為什麼……妳會在這裡?」


是雪乃。


「……」


一時之間忘了她是不會說話,因此我嘗試用開放式問題去和她溝通。


「嗨﹗」


她微微向我點點頭。


「妳吃了飯沒?」


嗚呀,這是什麼白痴的對話﹗


雪乃把手上綠色的飯盒向我展示了之後,便一屁股的坐在地上。她打開了那個精緻的飯盒,裡面有著炸雞塊,章魚香腸等等的食物。雪乃露出了滿足的笑容,愉快地吃著午飯。


我也坐在她的旁邊,道:


「這是妳自己弄的便當?」


她咬著筷子,點了一點頭。


「真厲害啊,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她擺出了自滿的笑容,卻一邊揮手,像是說著「才不是呢」。


「妳是大叔嗎?」


她突然把便當盒向我這邊遞了過來,我一時間也搞不清她的意圖。


「哎?」我發出了疑惑的的叫聲。


「要給我吃?不用了啦。」老實說,雖然我的確很想吃,可是我實在不好意思吃女孩子的便當。


雪乃皺起了眉頭,嘟起了嘴,指了一指盒中的食物,然後豎起了大拇指,表示著「這個很好吃的啊﹗」


「呃……那麼我便吃一件吧……」看見她誠意拳拳的樣子,我都不好意思再拒絕,便隨便吃了一塊炸雞。


「呀,真的很好吃,炸雞的香口,而且吃下去的感覺也不會感到很油膩,很好吃呢﹗」


雪乃聽到我這樣說,先是瞪大眼睛的看著我,然後雙頰泛起了紅暈,綻放了如陽光般的笑容。


她似乎因我的稱讚而感到了害羞。


我再吃了一條腸仔,果然十分美味。之後她安靜地吃著自己的便當,我們之間回到了沉默的時間。


我默默看著她的側臉,從她的表情之中,根本看不出來自她身上的不幸。無論怎樣看,她都是一個普通的少女,而且是可愛的女孩子。在我們這段短短的交流之中,她都是掛著燦爛的笑容,彷彿忘記了早上的不快。


我……

鈴……鈴……


「糟了﹗我們快回教室吧﹗要遲到了﹗」


我急忙地站了起來,準備奔回教室。下一節課是歷史,那個老師超級嚴厲,大家都很怕他。


雪乃卻拉住了我的衣袖。


「嗯?怎麼了?」


她略略的看了一下我的臉,隨即又移開了視線。


「嗯?肚子痛嗎?」我不太明白她在想什麼。


雪乃搖搖頭,之後鬆開了手。


「我們快走吧。」


她揚手叫我先走,然後指了一指她手上的餐具。


「妳先去清洗餐具?那麼快點吧﹗大西老師可是很討厭遲到的學生啊。」


看見她點頭後,我便以保特的速度跑回教室。




這是我與雪乃的初次交流。感覺,並不壞。


 


「三」


「宗介,整個午休也不見人,走了去哪?」我一回到教室,良太就衝了過來。


「我?我……去了圖書館睡覺。」我沒有把實情說出來,為什麼呢?我自己也不明白。


雖然如此,之後我偶爾也會走上天台和雪乃一同吃午飯。老實說,我還是挺享受和雪乃一起吃飯的短暫時光。這是能讓我感到安寧的時間,縱使我們沒有任何交流,只是僅僅坐在她的身邊,我也感到無比的舒服,就像浸在和煦的陽光之中一樣。

這天我在飯堂買了稀世珍品,雙層炒麵麵包,是限量產物,價值三十九元。我抱著這個美味得令人垂涎欲滴的麵包走上天台,卻發現雪乃坐在地上,倚著圍欄睡著了。站在遠處看,她就像某國的公主一般,擁有銀白色的長髮,散發出一種令人著迷的氣質。


可是高貴的公主並不存在在這個世上,她亦沒有公主般的待遇。我坐在她的旁邊,輕輕的打開麵包的包裝紙,以免吵醒她。無論我有多麼小心,還是發出了一點聲音。雪乃伸直了身子,揉著眼睛。


「對不起,吵到了妳……」


她微笑。


我現在才發覺她今天沒有帶著便當盒。


「妳的午餐呢?」


她吐了一吐舌頭,輕輕敲了一下自己的小腦袋。


「忘了做便當嗎?想不到妳還有冒失的一面呢。」說起來,雪乃在班上的成績非常不錯。


「肚子餓嗎?」


她按著自己的肚子,臉色變得通紅。


「……」我大概明白她不去食堂買午飯的原因。我把手上的珍品分了一半,然後給了雪乃。


「吃吧﹗這可是學校的超級寶物哦,就當是上次妳請我吃雞塊的回禮吧。」


雪乃就像個小孩子般,雙手拿著我分給她的麵包。她雙眼凝視著手上的東西,彷如是什麼藝術品,捨不得吃的樣子。


「不用這麼感動吧……只是麵包而已,快吃啦。」看到她的反應,我也感到不好意思。


雪乃就像倉鼠般細細咀嚼著麵包,我一邊吃著,一邊直盯著她吃飯的樣子,不知為何,心裡頓時萌生了愀然的感覺。


當吃完午飯之後,我們仍然在天台享受著溫暖的陽光,伴隨著微微的秋風,十分舒服。


心裡有一個問題,但又不知從何說起。


「吶……雪乃,妳……辛苦嗎?」我勉強把心中所想說了出來。


 


當然,雪乃是不能直接回答我。這個時候,我不敢直線她的臉,只是抬頭看著湛藍色的天空,純白的浮雲。


雪乃,靠了在我的肩膀上。


睡著了。


 


我看著她的睡臉,掛著淡淡微笑的睡臉。


我似乎又懂了多一點。



「四」


天空結一層厚厚的烏雲,雖然只是中午,但世界昏暗得就像夜晚一樣。我環境一下教室,不見雪乃的身影。


「難道那傢伙在這種天氣也走上天台吃東西嗎?」


我走上天台,卻不見一人。


「她到底去了哪裡呢?」


今天迎面吹來的風,寒冷而刺骨。我走到圍欄,打算看看陰暗的校園到底是怎樣的。


風的呼嘯聲響徹整個天台,除此之外,什麼聲音也聽不見。


雨還沒落下,所以操場上仍然有很多學生在活動著。





在操場的某處聚集了很多人……


「難道……?」


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



我飛快地跑到操場處,果然負面的預感是最準的,正面的通常都不會中。我擠開了人群,看見雪乃跪坐在地上,雙手按著大腿的位置。她純白色的校裙,現在卻沾滿了不同的污跡。


又是上次的高年級女生……



雪乃的便當盒中的食物全部倒了出來,在旁邊還有一隻熱咖啡的膠杯。


熱咖啡?難道雪乃給燙傷了嗎?


我沒考慮什麼就衝了出去,扶起了雪乃。


「沒事吧?」我拿開了雪乃雙手按著的位置。她的大腿紅了一塊,肯定是給熱咖啡燙傷了。


雪乃忍著疼痛,強忍淚水,對我微笑起來。


為什麼這種時候還可以笑得出來……


「痛嗎?」我把雪乃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使她能勉能站了起來。


她對我做出「OK」的手勢。


「真是愛逞強的笨蛋。」


 


當我準備帶雪乃離開的時候,那四個高年級女生叫住我。


「你是什麼人,不關你的事吧?」


我不打算理會她,逕自離去。


「哼,難道你喜歡這個啞子嗎?」


「……」無名的怒火充斥心頭。雪乃像是察覺到我的情緒有點激動,她拉住我的衣袖,面有難色地搖頭。


 


「想不到有殘障的人也會被人看上呢﹗」那個女生語帶輕佻地道。我拼命遏止了心中的怒火,道:


「雖然她不能說話,但至少比滿口污言的人還要美麗。」


我從口袋掏出二十元,掉在地上。


「別再找她麻煩。」我憤怒地瞪了她們一眼,便帶著雪乃去保健室。


 


「嘛,幸好咖啡不是太熱,所以不是太嚴重啦,不用擔心。」保健室的老師替雪乃包紮後,便繼續工作。


 


「雪乃,你先睡一下吧,班主任叫我交代一下事情的始末,妳先休息吧。」雪乃像隻小狗似的目送我離開。


 


「宗介君,能否向我講述一下事情的經過。」我來到了教員室,向班主任略略地交代了事情的經過。


「雪乃真是個可憐的孩子,明明那麼努力,卻受盡白眼。放心吧,宗介君,我會處理好這件事情的。」


「嗯……」


「雪乃她,其實自己都知道自己和別人不同,也知道其他人都會戴著有色眼鏡去看待她。但是在如此艱難的環境下,她都沒有缺席過呢,老師我也很喜歡那孩子。可是我們總沒法控制其他人的想法……」老師流露出為難的神色,我也明白老師的想法。


「嗯……」


「宗介君在意那孩子嗎?」


「嘛……一點點吧。」


「宗介君想知道什麼?」


如果能給我自由問一條有關雪乃的問題的話,我會想知道什麼?彷似很多,又彷似沒有。但是……


「所有﹗」


我貪心的說出了這個詞語。


「宗介君還真貪心呢,呵呵。那麼老師我就盡量說我知道的給你知吧。」


 


聽老師說,雪乃自幼父母因一場巴士劫案而雙亡,而雪乃是唯一的倖存者。那時候她只有三歲,自此之後,她就變得不能說話了。這場意外之後,雪乃被送到去某所孤兒院裡生活。


 


創傷造成的失語症嗎?


 


我拖著疲累的身軀回到教室,拉開教室的門的一瞬間,我感到全班同學的視線都向我這邊投過來。但只是幾秒後,他們又繼續聽課。


 


大概剛才的騷動,才使全班的氣氛變得奇怪吧,我也不是太在意。我稍稍向老師交代一下之後,便回到自己的坐位。


 


「喂,宗介,怎麼我不知你和雪乃認識的?」坐在我旁邊的良太向我搭話。


「這陣子的事而已。」


「啊……是這樣嗎……」


我隱約地明白他想表達什麼,但我卻不想去理解良太的想法。因為我知道如何我太在意的話,會有什麼崩潰和無法自控。


 


好不容易才等到放學的時間,正打算離開的時間,我看到黑板上寫著:


 


「值日:雪乃,愛莉」


 


我打量一下教室,愛莉似乎已經走了。


 


「……」


 


如果我現在就這樣回家的話,就沒有人做值日的工作。如果是這樣的話,大家會怎樣呢?


 


罪名又會怪罪於誰呢?


「……」


 


算了,反正回家也沒什麼事做,於是我便開始值日的工作。雖然這些工作都是一些簡單的工夫,但一個人做的話還是很有點吃力。


 


如果我不在的話,雪乃就要獨自去做這些粗重工夫。小小的身軀,一個人擦黑板,打掃整個教室。


 


是她的話,大概也會笑著去工作吧……


 


不知不覺,夕陽已經把整個世界染上一片緋紅。球場上的笑聲都漸漸消失了,大家都開始回家,享受和家人的快樂時光。


 


咔,砰﹗



教室的門打開了。


是雪乃……看她氣急敗壞的樣子,大概是跑過來的。


「還未回家嗎?」這是廢話吧。不過,看她這副樣子,我應該都了解她急忙跑過來的原因。


「唷,打掃的工作,我已經幫妳做好了。」

一瞬間,我似乎看到她流淚了。她深深向我鞠躬,大概……這是她唯一表達感情的途徑。



我朝她的方向走過去,把手放在她的頭上,道:


「回家吧,腳還痛嗎?」她對我做了「OK」的手勢。她的左腳還是紮著繃帶,看起來好像很嚴重的樣子。走了一會,雖然雪乃說沒問題,但她的步履還是有點蹣跚,一拐一拐的,好像很辛苦。


 


「還是很痛吧?我來揹妳好嗎?」雖然我對自己這麼大膽的提議感到不好意思,但是我的動機還是想幫助同班同學而已﹗嗯,別無異心。


 


雪乃流露出靦腆的表情,拼命地搖頭。我也預料到雪乃會有這種反應,於是我不理會她的推卻,蹲了下來。


「上來吧。」雪乃站在原地,是在猶豫嗎?


「有時候,也嘗試去倚靠一下別人吧。」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這樣說,但是……這是我的心底話。雪乃她看似很堅強。可是,倚靠別人並不代表軟弱,我是這麼想的,而且我也認為這是正確的。


 


猶豫了一會的雪乃,便慢慢地把身子靠在我的背上,雙手搭在我的肩上,雙腿夾著我的腰部。


「我要站起來了囉。」


彷如背著洋娃娃一樣,雪乃的身體很輕,而且很溫暖。一邊走著,能嗅到她的體香。女孩子的身體都是這麼輕盈,這麼香的嗎?


 


起初雪乃有點拘謹的,但漸漸,她放鬆起來,把頭靠在我的背上。我的心情也由緊張變得平靜,為什麼呢?可能看見隨風飄落的黃葉,染紅了的浮雲,和聽見潺潺的流水聲,心情就變得輕鬆。


其實原因是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一刻的心情。


 


歸途的一半,我們經過了一個公園。突然雪乃伸手指向公園。


「嗯?妳想去玩?」


她點頭。


雖然我不明白她的意思,但我還是照她的說話,揹著她走進公園裡。這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公園,有鞦韆,有沙池,有搖搖板,這裡是小孩子的樂園。沙池上有著成雙的足印,現在卻空無一人,只剩下我和雪乃,連同我們二人的影子。


鞦韆,只有一人的話,就不能動。沙池只有一個人玩的話,就會寂寞。搖搖板只有一個人玩的話,只能在上邊看著天空。


一直以來,雪乃都是過著一個人的生活。


「要玩什麼?」語畢,雪乃從我的背上跳了下來,就像一隻剛睡醒的小貓,活潑地跑去搖搖板那裡去。


她一屁股坐在搖搖板的一邊,那邊便立即向下傾倒。雪乃回首看著我,然後伸手指向搖搖板的另一邊。


「嗯。」陪她玩一會也無妨吧。當我坐到搖搖板的另一邊,因為我的體重的關係,搖搖板理所當然的向下急墜,雪乃便被我拋了起來。


被我拋了起來的雪乃就像小孩子一般,綻放出純真的笑容。她好像很喜歡這個遊戲似的。


「這個……很有趣嗎?」


雪乃從上面跳了下來,拍拍裙子上的灰塵,然後轉身對我默默頷首。我似乎忽略了什麼似的,但卻捉不緊,只能隨風消散。


「不玩了嗎?」


雪乃指了一指手錶,然後做出吃飯的手勢。


「快到吃飯時間了嗎?好吧,我們走吧。」之後的歸途,雪乃的腿好像沒那麼痛了,她選擇靠自己來走路,我也順從她的意願,雖然有點可惜就是了。


雪乃生活的孤兒院是離學校頗遠的郊區,環境清幽,彷如世外桃園。孤兒院是一棟洋房式的建築,用紅磚築成,十分宏偉。鐵閘之內,能看見廣闊的花園。如果不是我事先知道這是一所孤兒院的話,我肯定會以為這是什麼有錢人的豪宅。


而且這種華麗的建築,和雪乃給我的感覺十分合襯。怎麼說呢……大概是被幽禁的公主的感覺吧。


 


把雪乃送到閘前,我便回家了。徒步回到家時,天已經入黑了。洗個澡,便跳上柔軟的床上,睡意很快便如魔鬼般襲來。


今天,好像特別疲累……




 


「五」


 
又被欺負了,這次是我不對。我把別人的食物撞飛了,薯條和可樂都倒在地上了。


我被罵了,很多人在圍觀,很想逃。


我不能做什麼,只能低著頭,忍受著這般的對待。


灰色的柏油路和我的眼淚。


縱然如此,在眾目睽睽之下被說是啞子,很難受……


很難受。


為何我非得被這樣說不可呢……明明我也不想這樣,我也很想像妳們一樣,可以親口說出自己想說的話啊……


 


午休時間是我唯一安心的時間,走上無人的天台,享受日光浴和美味的食物,把煩惱拋走。


 


但是,今天在天台上竟然多了一個人。


好像是同班同學來,叫宗介的男孩子。他沒有發覺我的存在,呆呆的看著外面的景色。糟糕了,難道我的小天地要被霸佔了嗎?


他轉身的時間才發現我。他被我嚇得整個人向後靠,樣子很可笑,好像是個有趣的傢伙。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我不懂回答啊


「嗨﹗」他像個傻瓜般向我打招呼。


和其他人不同,宗介君好像願意和我做朋友,不會像是看到怪物般。這所是正常的學校,像我這樣的存在,根本是異類,我明白的,所以沒有人跟我做朋友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吃了飯沒有?」宗介君神色尷尬的道。我把手上的便當盒展示給他看,然後便坐在地上,吃我的美味便當。


他會怎樣呢?他會走開嗎?還是……


哇﹗他坐了下來,坐到了我的旁邊啊……


這個時候要怎麼辦呢……我吃著便當,心裡又是焦急。


「哇,好像很好吃呢。」哎呀,被稱讚了﹗我應該如何回應呢?隨便擺弄一下姿勢吧……


「妳是大叔嗎?」


……


嗚,好像做了奇怪的姿態……


好像聽到了宗介君的肚子發出了奇怪的聲音,我便把手上的便當遞給了他。在一番推讓之後,宗介君還是吃掉了我的雞塊。


「呀,真的很好吃,炸雞的香口,而且吃下去的感覺也不會感到很油膩,很好吃呢﹗」


哪有這麼誇張啦,普通的炸雞塊而已嘛。互相交換食物(雖然只是我單方面給食物),這就是朋友之間會做的事嗎?看見宗介君開朗的笑容,我的心也怦怦地跳著,很愉快……很快樂。


 


鈴聲打碎了我們之間的氣氛,宗介君飛快地跑到門口,叫我一起回教室,但我拒絕了。


我指了一下手上的餐具,告訴宗介君先走。宗介君大概會以為我是去洗餐具吧。


我暫時不想讓別人知道宗介君和我有來往,為了他不會牽扯進麻煩的事裡……


 


 


一天又一天的過去了,宗介君間中會走上來陪我一起吃午餐。雖然有點緊張,但我還是很高興。有時候,我會做多一份食物,如果宗介君上來的時候,就可以一同分享。不過如果他沒有來的時候,我就要一個人吃光了,肚子漲漲的,很飽哦。


每天我都有點期待宗介君會否上來呢。嘛……只是一點點而已,並不是特別期待啦,不來也沒關係的唷。起初我是這樣想的,但見到他的身影出現時,心中的高興就按捺不住了,真害羞……


 


糟糕了,我竟然把便當遺留在房間裡,如果去飯堂的話,又恐怕會引起注意,怎麼辦好呢……


算了﹗不吃了﹗就當減肥吧,呵呵。


雖然決定了不吃午餐,但我還是來到了我的秘密天堂。拉開沉重的鐵門,看不見宗介君的身影。


今天沒有來嗎?我坐在我們經常並排坐的位置,被溫暖的風吹著,側耳傾聽著在運動場上耍樂的人的笑聲。不知是不是太舒服的關係,突然之間很想睡。眼皮變得很重,世界變得愈來愈窄……


 


我發了一個夢。


我在黑暗中的路上跑來,那是一條沒有盡頭的道路,但我只能不停跑呀跑。因為如果我停下腳步的話,無垠的黑暗就會把我完全吞噬。


已經跑了不知多少時間,但我並不感到疲累。突然之間,在黑暗的盡頭處,有點點的光,那是微小得可憐的光……


我試圖朝著那點光處跑……向它伸出雙手,為了能抓住它……


 


咔嚓﹗


「抱歉,吵到了妳……」不知何時,宗介君已經坐了在我的旁邊。


我搖頭。


「咦?妳的便當呢?」噢,被發現了。我做出了在漫畫中習得的可愛賣萌動作,事後想回來也覺得自己很白痴。


宗介君聽到我這樣說,便把手上的麵包分了一半給我。我想男孩子只吃半件麵包,大概不夠吃吧,但他依然和我分享僅餘的東西。


鼻子有點酸,我真是個容易感動的笨蛋啊……


「別那麼感動啦,快吃吧﹗」


對我來說,這半個麵包彷如寶物般。我細細咀嚼它,很美味。它的美味不單是本身的味道,還有其他更重要包含在內。


 


我就像小豬般,吃完東西又犯睏了。一切感覺都漸漸離我很遠,無論人語聲還是風聲。但有一句話還是聽得很清晰:


「雪乃,你……會感到辛苦嗎?」


辛苦?是指什麼呢……?我的人生到底是不是辛苦,我從沒有深入的考慮過……


但是……思想快成斷片了……


我好像靠了在宗介的肩上……男生的肩膀很舒服呢……


 


天很陰,今天到底要不要上天台呢,但好像又隨時會下雨的樣子……


當我思考的時候,我看見上星期找我麻煩的高年級女生。我移開了視線,假裝看不到她們。


當我們準備擦身而過的時候,我的肩膀被用力的撞了一下。


我手上的便當盒掉在地上,而這時候,我的大腿突然之間感到了一陣灼熱。


嗚……


很想大喊出來減低痛覺,但我喊不出半點聲音來,只能默默忍受。我因疼痛而跪了下來,我抬頭看,高年級的女生都露出可怕的笑容。


「哎唷,沒事吧。」


虛假的問候……


「不關我們事啊,是妳撞過來而已。妳都知道妳的笨拙吧?」


明明我已經主動避開了妳們……為什麼還要這樣做……


很痛……走不了……嗚……有誰來幫我……


 


就在這時候,我的手被人扶住了。


 


宗介君……果然妳還是來了啊。


 


「笨蛋,這種時候就不要笑吧。」


 


但……我真的好高興啊,因為你來了,你來了扶我一把……


 


保健室之中,只剩下我和保健室的老師。


「是個好的男孩子呢,英雄救美啊,這就是青春。」


我的耳朵和臉龐都感到了陣陣灼熱。


「啊,雪乃醬的臉變得像個蘋果一樣啊,哈哈﹗妳們是……情侶?」


我拼命搖頭。


宗介君會喜歡我這樣的人嗎……我可是個不能說話的女孩,和我一起會感到沈悶吧……我不會說甜言蜜語,也不會說情話,也說不了「我喜歡你」之類的說話。


沒有人會願意和我在一起。宗介呢?到底他是怎麼想的呢?我很想問他,但我做不到……


 


在保健室,心情放鬆了不少……睡吧。


 


想不到一睡便睡到黃昏,待頭腦清醒後,才記起我是值日生。我整理了衣服,便跑回教室。


腳已經不太痛了。


 


我又一次被宗介君救了。


 


我喜歡他,我喜歡宗介君,無論我是出於哪種感情也好,我喜歡宗介君的感情也是一樣的。


 


在歸途中,我故意裝我的腳還在痛,我真是個壞孩子呢。在夕陽中,我被宗介揹著走,在旁人眼中,到底這是一個怎樣的畫面呢?是溫馨?抑或是同情呢?


嘛,是怎樣也好。宗介的背很厚實,男孩子的背脊都是這麼可靠的嗎?我感受到他的體溫,令我安心的體溫……


 


我們經過一個公園,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公園。但我還是想入去玩一會,因為我自細便很喜歡玩搖搖板。坐在上面,被拋來拋去的感覺很有趣,而且這是必須兩個人才能玩的遊戲。


 


「這個……很有趣嗎?」宗介君問了我這個問題。


對呢,宗介君還未明白,但是……我相信你會明白的。




「六」


 


「早安啊雪乃。」在學校前的坡道,遇見了雪乃。她一個人站在校前,和野生的小貓在玩耍。


雪乃以微笑表示早安,然後繼續撫摸著地上的小貓。這是一頭虎毛色的啡貓,體型細小,看起來應該年紀尚幼的野貓。雪乃看著小貓的眼神,充滿了同情和憐憫。


在她的眼中,自己和小貓是一樣的嗎?


才不是﹗她不是孤零零一個人,她也不是被丟棄的孩子。她只是單純的不幸而已……


我喜歡她的笑容,喜歡她堅強而燦爛的笑容。


我牽起她的手,道:


「走吧,鐘聲快響了,別想太多。妳……不是孤單一人吧……」


這是告白嗎……好像有點曖昧。


無論如何,我們還是邁開了腳步,向前走著,走著。


 


當我準備打開教室的門之際,雪乃卻突然跑開。我抓著她的手,問道:


「妳去哪裡?快上課了啦。」


「……」雪乃面有難色地搖著頭。


我似明非明的拉她進了教室,因為我認為她避開是一件好事。原本鬧哄哄的教室,在我和雪乃一同進來的時候,突然安靜下來。無論怎樣想,這都是件非常突兀的事。


我也不是傻瓜,當然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我環視了教室,有的向我們投以奇怪的眼光,也有人在竊竊私語,交頭接耳。


雪乃一臉為難地走回自己的座位。良太向我走過來,小聲地說:


「喂,這是怎麼一回事?」


「有什麼特別的事要這麼緊張嗎?」


「你這小子在和雪乃交往嗎?」


「談不上是交往吧,怎麼了。」


「這陣子我聽到你和雪乃的傳聞,原來你這小子經常在午休時跑上去幽會。」


「什麼幽會?我只是和她一起吃飯而已。」我的語氣變得不耐煩了起來。


良太搔了一下頭,面有難色地道:


「我聽到的都是一些不好的傳聞,具體內容不想說,但是……」


這傢伙是在擔心我嗎?不過我是不能被動搖,因為我們根本沒有被說三道四的理由。


「良太,你自己想想……雪乃有被討厭的原因嗎?」


「那個……」良太變得語塞,一時間也說不出話。


「就是這樣,不用擔心我。」我掉下這句話,便回到自己的坐位。


班主任進來後,同學們都收歛了一點。


 


「各位同學,下星期是冬季旅行,五位同學一組,十分鐘後交名單上來啦。」


同學們都很興奮地圍成一組,愉快地談論著旅行的事。唯獨是雪乃,孤獨地坐在坐位上,看著別人快樂的樣子。


雖然這種事都早已預料,但親眼看到還是令人痛心。


我被良太他們邀請了入組,但我卻不想這樣,我對他們說:


「對不起,良太。謝謝你的邀請,不過我不想讓她孤身一人。我想你們也不會願意和她一起的吧。」


良太沒有挽留我,但這樣更好。


 


「雪乃,我和妳一組吧。」


她驚訝地看一看我,然後又看了一看良太他們。看見她皺起眉頭的樣子,就像是說「這樣好嗎」。


「嘛,只是旅行而已,沒所謂的。你把我們的名字填在表格上,然後交給老師吧。」


雪乃拿起筆,卻在猶豫。我輕輕拍了一下她的頭道:


「笨蛋,沒什麼好考慮的。」


雖然我現在面對著雪乃,但我仍能感覺到四周不懷好意的視線。


我不明白,不說什麼,和同班同學要好有什麼錯?為什麼我們要受到這樣的眼光不可?太無理取鬧了吧﹗


如果我們選擇孓然一身的話,真的好嗎?對雪乃來說,又是好事嗎?


雪乃所期盼的……到底是什麼東西?得到諒解和關懷嗎?


……


我……


決定賭一次﹗


 


啪﹗


我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來。


全班的視線都投向我這裡。


為了雪乃,做一次賭博。失敗的話,我們就遠走高飛吧﹗


 


「你們呀﹗到底在做什麼﹗」


全班都露出了「﹗?」的表情。


這樣就好了,宗介的演說要開始了。


 


「到底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對雪乃?你們有討厭她的理由嗎?她到底做錯了什麼事,錯得要你們杯葛她,遠離她,疏遠她?」


 


大概全班同學都沒想到我會突然之間暴走。雖然我是說這是為了雪乃,但某程度上也是為了宣洩自己內心的情感。


 


「我知道,大家都會認為雪乃不能說話,很難溝通,對不對?但是,她很堅強,也很溫柔。縱使自身的不幸,她也會掛著微笑去生活,去面對別人。這樣的女孩子,有理由去討厭她嗎?」


 


沒有人說話。


 


「對,她的人生是不幸的,因為意外而導致失去說話的能力。但是我們不是應該更加要去關心她,接受她嗎?如果你們因為某些問題而被人疏離,你們會感到悲傷嗎?會吧?我相信任何人也希望聽到別人的關懷,聽到別人對自己的愛,這是很正常吧?我亦相信沒有人會討厭喜歡別人,討厭被最喜歡,對吧?」


 


雪乃低著頭,聽著我的說話,她的淚水在眼眶中打轉。


對不起,這是我自作主張要去做的事……但是我卻選擇了這條路。


 


「我們是同班同學吧?如果連我們都不去幫助她的話,她還能奢求誰去幫助她,接受她?對吧?你們有困難的時候,總希望有誰會對自己伸出援手,難道不是這樣嗎?」


大家都不敢直視我。


「這個笨蛋,總會擔心別人知道我與她在一起,很可笑吧?對啊,根本沒什麼好怕啊。為什麼和她一起吃飯,一起回家,一起玩是個錯呢?沒有錯吧?你們能說出半點錯的理由嗎?」



沉默。


「這樣的人,我討厭不了。」


 


我以這句作為尾聲。


 


賭博的結果快出來了。是成功還是失敗,我不敢去猜。


 


「其實我……」


良太站了起來。


「其實我呢……並不討厭雪乃同學。有一次我遺失了手機,是雪乃同學幫我找回來了……」


 


坐在良太旁邊的女同學接著說:


「我也是。我記得有一天我忘了帶便當,身上又沒有錢買東西吃,是雪乃同學借了錢給我……到現在還沒有還錢給她呢。」


 


「有一次我忘記了值日的工作,也是雪乃同學替我完成了呢。」原來有不少同學都受過雪乃的幫助。


 


看來這場賭博,是我的勝利。


不……是雪乃妳的勝利啊,是妳的溫柔和善良,換來的勝利。一直以來,都是因為人云亦云令妳那麼痛苦。但現在,這條惡劣的連鎖,將會被妳的堅強斬斷。


 


我對雪乃做出了「V」的手勢,她也含著淚做出了同樣的手勢。



「太好了,雪乃。」



 


「七」



自那次「演說」之後,同班同學嘗試和雪乃搭話,希望能彌補數個月的空白。大家都在努力去改變自己的想法,現在暫稱不上是很要好,但至少也是能交流的地步,我衷心的為著這個改變而高興。




「哇,宗介君真大膽﹗」


「宗介君真是痴心的男孩﹗」


「雪乃同學就交給你了﹗」


這些都是同學們對我的評價。而我通常都回應道:


「別胡說了。」


我們暫時都只是較要好的朋友而已。我心裡有想過要和雪乃有更進一步的關係嗎?老實說,我沒怎麼深入考慮過。


我偷偷瞄了一下雪乃和同學聊天的側臉。


的確,我喜歡她的笑臉。


 


自此以後,我們少了機會在天台渡過只有我們的時光。雖然有點可惜,但我還是希望雪乃和同班同學搞好關係。因為對她來說,她的世界不能只有我存在。她能得到較多人的喜愛,是我由衷的期盼。


 


有時候,我們還是會在天台過著悠閒的午休。這天,雪乃給了我一封信。


 


「謝謝你,宗介君。就如你所說,每個人都喜歡聽到別人對自己的肯定,關愛。沒有你的話,我大概還會在黑暗中亂跑。


謝謝你,聽到同學對我說「抱歉」的時候,我真的有點不知所措呢。不過啊,我會慢慢去學習如何與人相處,謝謝你。


宗介君和其他人一樣,都喜歡聽到甜蜜的說話嗎?


謝謝你,我會努力去回應宗介君的期望。」


 


「妳這個笨蛋啊。」


雪乃笑了。


這封信,是雪乃對我的感謝信嗎?


 


在聖誕假之前的時間,我和雪乃相處的時間,變得愈來愈少。而雪乃和班中的女孩子的關係,則愈來愈好。她們有時候會一起吃午飯,一起去逛街,就像認識了很久的朋友一樣。


雪乃是個很純真的人,所以很討人歡喜,如果一早是這樣,她便不用受那麼多苦呢。


好像有一次,雪乃被別班的人欺負,良太和其他同班同學合力便立即為她出頭。這就是團結的力量吧……


或者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吧,雪乃或許不再需要我……是吧?


 


在遠處凝望著她的臉,我就感到很滿足了。


我喜歡雪乃,我很想保護她,令她不再受到傷害,也想令她快樂。或許我已經錯失了時機,如果我一早發現自己的心意的話,我會義無反顧的為雪乃平反嗎?還是會去獨佔她呢?


大概,我沒有後悔。


遠遠守望就好。


不再奢求什麼。


 


快到聖誕了,下起了雪來,整個小鎮都換上了白色的外衣。說起來,好像已經差不多兩個星期沒有和雪乃聊天了。


嘛,算了,她現在都過得很快樂,這樣就好了。


 


口中能吐出薄薄的白煙。


很冷。


 


走出學校的正門,眼前出現了令我懷念的身影。


雪乃……


雖然每天都能見面,但總覺得很陌生。


她穿著厚厚的大衣,站在我面前大約十步的距離。


 


「唷,很久不見。」心裡有很多話想說,但又無從說起。


雪乃凝視著我的臉。她如綠寶石般的瞳孔,猶如包含著千般感情。


「怎麼了,這麼冷還不回家嗎?」我不敢直線她的眼睛,因為我怕我的心意被她察覺到。


當我準備走近雪乃的時候,她舉手阻止了我。


「咦?」


 


雪乃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又吐出薄煙。


 


「宗……」


「啊?」


雪乃閉上了眼睛,張開了口。


「宗……」


她每發一個音,都好像很用力似的,但是她卻沒有放棄。


「介……」


我握緊了拳頭,視線開始變得有點模糊。


這個傻瓜啊……


呼……


雪乃又深呼吸了一口。


「喜……」


我……


「歡……」


也……


「雪乃……喜……歡……宗……介……」


宛如無盡的時間,但又非常短暫。


雪乃用自己的努力,說出了從那時至今的第一句說話。


我衝過去,把雪乃緊緊的擁進懷內。


「我也是……我也很喜歡雪乃,真的……能讓我一直在妳身邊嗎?」


「嗯﹗」


雪乃在這幾星期,努力克服心理的陰影,學習說話。而又一邊努力和同學搞好關係,回應了我的期盼。



「說出來了,宗介君喜歡的話語。」



……


「這個很有趣嗎?」


「宗介君不覺得有趣嗎?」


「一般啦。」


「只要宗介君雙腿輕輕用力,對方就能變了在下面的人,這種事很簡單吧?只要你願意的話,我們兩個都可以享受無窮的樂趣。」


「啊,說的也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