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什麼事都沒有變化。我們彷彿忘記了一切,沉醉於現在。
        小鳥漸漸融入了這個家,成為了這裡的一份子。父親和傭人都很喜歡小鳥,而母親在小鳥面前,都會板著臉,不苟言笑。小鳥當然很害怕母親,往往在母親面前,都不敢說話,只是乖乖的低著頭。暫時她們之間還沒有什麼衝突,而母親在吩咐傭人造飯的時候,也會預備一些小鳥愛吃的食物,所以我只能默默祈求這樣的關係能盡快破冰,二人能說起話來。
       
        「小鳥小姐,要不要吃糖果啊。」傭人們聚在一起,紛紛把罐子裡的糖果一顆一顆的遞給小鳥。
        「好耶,小鳥要橙汁味﹗」
        「沒問題哦。」


        小鳥接過糖果,津津有味地吃著,雙頰吃得漲卜卜。
        「啊,小姐很可愛啊。」傭人們看著小鳥吃東西的樣子都已經感到十分快樂了。
        大概就是這種關係。
        父親是個很體貼的人,沒有對我和小鳥的事加以過問,只是輕輕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道:
        「我不知道是什麼事,不過大概她遭遇了什麼不幸的事吧。祥太,作為男人,不能對有麻煩的女人置之不理﹗有什麼問題可以對我說。」
       
        我說了一聲謝謝後,父親便繼續埋首工作。
       
        是呢,我必須解決這件事。雖然現在沒有頭緒,可是至少我也好好照顧小鳥,不可以丟下她一個。
       


        「小鳥會做個乖孩子……所以呢……不要丟下小鳥好嗎……」
        腦海裡響起了這句話。
        說這句話的時候,她是懷著怎樣的心情呢?
       
        我們一家連同小鳥在吃晚飯。今晚吃的是炒麵配白粥,雖然是極其普通1的食物,但我們一家卻非常喜歡。
        小鳥吃得非常高興,有曬麵條都沾在面上。
        「小學六年級的姐姐會吃相會這麼糟糕的嗎?」我拿走了小鳥臉上的麵條。
        「唔……抱歉……」
        此時,母親直盯著小鳥的臉,嚇得小鳥急忙低頭,慢慢用叉子吃著炒麵。我和父親面面相覷,不知說怎麼才好。
        「母親,其實……」


        我正想打圓場的時候,母親卻說起話來。
 
        「小鳥……」
        「誒?」小鳥誠惶誠恐地看著母親的臉。母親雙手托著頭,流露出溫柔而慈詳的笑容道:
        「妳知道嗎,祥太小時候的事情。」
        喂?為什麼要說我的事情?不過我並沒有阻止母親說下去,雖然我不想我丟臉的事情被別人知道……啊啊啊
        小鳥搖搖頭。
        「祥太小時候,和妳一樣,都是個笨拙的孩子。」
        小時候的事情,我已經完全忘掉了。
        「有一次,祥太興高采烈地抱著一杯雪糕,向我這邊跑來,怎料中途在平地趺倒了,整杯雪糕倒在地上。小鳥,妳想當時祥太的反應是怎樣?」
        母親的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
        「啪拉啪拉地哭。」小鳥做出哭泣時的動作。
        「哈哈,對呢。祥太當時哭得很厲害,無論我們怎樣哄他,他都還是在哭,真是個可愛的男孩呢。」
        原來我小時候是這樣的孩子啊……
        母親還真記得很清楚呢……


        母親把視線轉移在我身上。
        「現在啊,祥太已經是個有為的年青人了。可以一個人揹起整間公司,不會再為雪糕而哭,已經是一個真正的大人了。」
        這時候,我覺得母親像忽然老了十歲似的,訴說著令人懷念的往事。
        「嗯……」我吐出了這句話。
        「小鳥,還有啊,祥太以前的食相都是和妳一樣呢,吃得到處也是。記住啊,女孩子一定要保持大方得體的樣子,才會有男孩子喜歡的啊……」
       
        接著的時間,母親喋喋不休地說著很多往事,小鳥都非常樂意地傾聽著。我和父親則歡樂地聽著母親細說著過去的點點滴滴。
        感覺上,母親很久也沒有說那麼多話了。
        對呢,我們都沒有時間去聽她說話……
 
        飯後,我和小鳥坐在客廳,看著沒有打開的電視。
        我把手放在小鳥的頭上,道:
        「謝謝你,小鳥。」
        「為什麼要多謝小鳥?」她用稚氣的聲音道。
        「很多地方……」


        小鳥為這個家,帶來了一些不同的氣氛。
        「笨蛋祥太,呵呵。」
        我輕輕把小鳥的頭放在我的肩上,說:
        「我或許是一個笨蛋呢……」
        「嗯。」
 
        「七」
 
        「哼,祥太,我來問你,說到夏天,你會想到什麼?」父親一大清早就跑來我的房間大吵大鬧。
        「不知道﹗還有幹嘛啦?」我語帶不滿地道,擾人清夢的人最差勁了。
        「是陽光與海灘啊祥太,你這蠢兒子。」
        「……」
        「所以呢?」我說。
        「祥太記得公司之前的那項建設計劃嗎?」
        「那個人工海灘?不是上個月已經建成並開放了嗎?」


        這是我們公司其中一項項目計劃,是在某區設立了一個集海灘與泳池於一身的娛樂設施。目前已經對外開放了一個月,貌似非常受歡迎。
        「直接說,我想你去視察一下環境,聽聽你的意見。順帶一提,你可以帶小鳥一起去,就當是玩耍也行。哈哈哈,怎樣?很不錯的提議吧。」
        聽起來也不錯,而且我都很久沒去游泳了,所以我很快便答應了。
       
        「小鳥,要去泳池玩嗎?」我在小鳥的門外大叫。
        「要去要去﹗等等,小鳥正在脫衣服。」
        「……」
        「嗚哇﹗小鳥沒有泳衣,祥太,怎麼辦﹗」
        「……」
 
        倏地,小鳥的房間的門打開了﹗
        小鳥光著身子,向我這邊走來。
        雖然小鳥智商(?)是小孩子,但是身體還是二十歲的妙齡少女,這是何其衝擊的畫面啊啊啊啊啊。
        「你幹什麼﹗」
        「沒有泳衣呀﹗」


        可是這是我預料之內的事。
        我張開手上白色的大浴巾,當小鳥衝進我的懷內時,我便可以輕鬆把她包裹起來。
        「哈哈哈哈,是我的勝利呢﹗西村小鳥,嗚哈哈哈哈﹗」
 
        ……
        「幹嘛一個人站在走廊傻笑……」
        回神過來,小鳥穿好衣服站在我的面前,以一副不屑的樣子看著我。
        「不……臉部運動……」
        剛才的只是幻想嗎……
        「祥太果然是變態的大哥哥嗎?小鳥很害怕喔。」
        「妳的樣子一點都不害怕吧……對了,有泳衣了嗎?」
        「剛才在抽屜裡找到一件了耶﹗」
        小鳥向我展示了那件泳衣。
        「為什麼是學校泳衣……」我略帶失望地道。
        「嘻嘻,我們出發吧﹗泳池﹗我們來啦﹗」小鳥整裝待發,未出發先興奮。小孩子果然還是小孩子啊。
 
        這座巨型的娛樂設施佔地面積數萬呎,而且還有餐廳和遊戲機中心等等的設施。而且入場費便宜,因此吸引不少人前來遊玩。冬天時,泳池便會變成暖水池,所以四季也能開放。而且這座東西鄰近鐵路,交通非常方便,絕對適合一家人前來度過一個快樂的週末﹗
        廣告時間到此為止。
       
        老實說,這裡我還是第一次來。從表面看,這座設施就像機場般宏偉。
        「嗚哇……」小鳥發出驚訝的叫聲。不過就算是我,親眼目睹這座東西都覺得相當厲害。
        我們走到售票處,看見排隊的人相當多,有的攜老帶嫩,有的帶同伴侶來,熱鬧非常。
       
        「請問多少位?」
        「兩張成……」我的話還未說完,小鳥便插嘴道:
        「一張成人一張小童﹗」
        「?」售票員露出了為難的神色,但又不知如何回應我們。聽到小鳥這樣說後,我敲了一下小鳥的頭,然後急忙補充:
        「這傢伙在練習棟篤笑,不用理她,兩張成人就好了,謝謝﹗」
        我拿了票後便拖著小鳥進場。
        「祥太為什麼要買兩張成人票?」
        「用成人票是帥氣的證明,妳知道嗎?」我隨口編了一個理由,蒙混過去。小鳥像是聽到什麼秘密般,張開了嘴巴,流露了驚嘆的神色,連忙點頭。
        「這是妳的票,女更衣室在那邊。妳懂得換衣服,把自己的東西收好鎖好,然後在大門口等我吧?」
        老實說,讓小鳥自己一個行動,的確有點擔心。
        「小鳥沒問題的。」她對我做了一個「OK」的手勢。
        「那麼換好衣服便到外面等吧﹗知道了沒。」
        「小鳥知道﹗」她還模仿了警察行禮的動作,真是個笨蛋。我摸了一下小鳥的頭,稱讚她道:
        「乖﹗那麼快去吧﹗」
        她「嘻嘻」的笑了一下,便一溜煙似的跑進更衣室裡去。雖然我今次主要是抱著遊玩的心態來,但責任所在,還是要到處巡視一下,把印象記在腦海裡。
        果然是公司最新的科技產物,每一處都能令我大開眼界。隨意走了一圈之後,我便快速換好衣服,走到出口處。
        想不到小鳥已經到了。
        「真慢耶。」
        「抱歉,去了大便。」
        她捏著鼻子道:
        「很臭……」
        「真是抱歉呢,我可是人類。對了,妳鎖好了物品了嗎?」小鳥搖了一下手上的儲物櫃匙帶,猶如小貓的鈴鐺般,發出清脆的聲音。
        「好,那麼我們去游泳吧﹗」
 
        原來小鳥是不懂游泳的,所以我花了一點時間,在池邊教小鳥基本的技巧,例如踢水,踩水等等。不知是不是小孩子領悟能力高的關係,所以她很快便能自己游很短的路程了。
        「挺厲害呢……」當年我自己學游泳的時候,也沒有她這麼快上手。
        「小鳥很厲害嗎?小鳥很厲害嗎?」
        「嗯。」
        小鳥慢慢的游了過來,雙手抱著我的腰。
        「……」
        被她這樣緊緊的抱著,還是第一次。而且好像還有奇怪而軟軟的東西壓著我……
        我的心卜卜的跳動,愈來愈快……愈來愈快……
        「小鳥……」
        「游到有點累了哦,雙腳好像不是自己的哦。嘻嘻,抱著祥太便不用自己踩水。」
        「真狡猾的傢伙,哈哈。」
        原來是這樣……
        真想殺了剛才為此而怦然心動的我……
 
        「祥太,小鳥想堆沙,去沙灘那邊玩好嗎?」
        「好啊。」
 
        我們前往沙灘區的途中,小鳥說要去「尿尿」,因此我便在休息區等著她。
 
        不知何時,有一位女孩子坐在我的旁邊。
       
        完全察覺不到她的氣息。
 
        她是一位杏色及肩短髮的女孩子,皮膚相當白晢,外面穿著白色的襯衣。她的樣子看起來相當沒精打采,好像隨時都會睡著的樣子。
 
        「……」
        「吶,那位大姐姐,很奇怪哦。」她先開口說話了。她的聲音聽起來都是沒什麼氣力的樣子,非常輕柔。
        大姐姐?是指小鳥嗎?
        「……」我沒有回答她的話。
        「就像小孩子一樣。」
        「﹗」難道她知道什麼嗎?
        我拼命忍耐著心裡的驚訝,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大哥哥,你最近有沒有撿到什麼奇怪的東西?」
        沒有錯,這位少女一定知道什麼內情。
        「我可是每天都會隨地撿東西的男人。」
        姑且試探一下。
        「真是惡趣味……唔……例如有奇怪的鏡子之類的嗎?」
        「妳知道什麼嗎?」我的假設果然沒有錯。
        「一點點還是知道的,但現在不太方便說,因為很睏。我叫十六月之夜,這是我的名片,有需要就聯絡我。但夜晚十時之後請別打來,因為我睡了。」
        「……」
        她像魔術師般,突然從手中亮出了一張名片。我接過了卡片,讀了上面的字:
        「                 」
        「喂﹗上面什麼字都沒有啊?」
        一瞬間我懷疑自己是不是被耍了。
        這位叫十六月之夜的女孩子,眼神像是看著笨蛋般,道:
        「唉,到適當的時候就能看見。大姐姐回來了,我走了,BYE﹗」
        我回頭看,小鳥緩緩的在更衣室裡走出來。當我再看看身旁的時候,那位奇怪的少女已經不見了。
        當然,那張卡片還在我手上。
       
        到底這是怎麼一回事?但肯定的是,我得到了什麼線索。雖然還不清楚,但我的內心還是泛起了點點興奮的感覺。
 
        「八」
 
        十六月之夜,一位奇怪的少女。如綠寶石般的雙瞳,彷彿能看透一切。
        「有事就聯絡我吧﹗」
        她拋下了這句話,把一張白色的卡紙給了我,可是上面什麼都沒有。老實說,我曾經懷疑過我是否被耍了。
        我打量著手上的「卡片」,看看有否什麼端倪,例如隱形墨水或者太陽能文字之類的。
        不過無論我怎樣做,都無法看到上面的字。
        國王的卡片嗎?
        「到適當的時候就會看見」
        十六月之夜是這樣說,但到底「適當的時候」是什麼?我卻完全沒有頭緒。
       
        接下來數天,我和小鳥過著快樂和充實的生活。我和她玩了各式各樣以往沒機會玩的遊戲,如大富翁,文字接龍等等。雖然全都是簡單的小遊戲,但我們都不亦樂乎,偶爾父親和母親都會加入我們。
        猶如回到當時,非常快樂的小家庭。
        不過,這樣做好嗎?
        這樣的時光,對小鳥來說,是好事嗎?
        當我這樣想的時候,卡片上漸漸浮現出一堆數字。
        「xxxxxxxx」
        還真是有趣的設計。
        這就是她所說的適當時候嗎?
 
        「你好,這裡是pizza專門店﹗」
        電話裡傳出了一把懶散的少女聲音。
        我認得這是十六月之夜的聲音。
        「耍寶就不用了,是我。」
        「即是誰?」
        「泳池的那個……」
        竟然那麼快便把我忘掉了嗎?
        「唔……」
        我們沉默了差不多一分鐘之多。
        「啊﹗是你。」
        「還真是善忘啊,十六月之夜小妹妹。」我不滿地道。
        「別這樣叫我,我可是活得比你們還要久。」
        「……對了,十六月之夜這個名很難讀,有什麼簡單點的稱呼嗎?」我無視了這句意味不明的話。
        「叫我小夜也可以。」
        「小夜?這個名字聽起來很可愛的樣子。」我故意逗弄她,因為感覺挺有趣的樣子。
        「別廢話了,找我有什麼事?」
        對了﹗還有重要的話要說……
        「有關小鳥的事情……妳知道什麼?」
        小夜先是嘆了一口氣,然後道:
        「在這之前,我想問你,你知道大姐姐的事有多少?你知道她的一切嗎?妳知道她的過去嗎?」
        「……」
        我……
        「哈,什麼都不知道吧?這樣的你,又能做什麼?」她的語氣充滿不屑,但我卻無從反駁她的話。
        就如她所說,我什麼都不知道。
        一心希望保護的人,我卻不清楚她的事情。
        「如果我了解小鳥的一切,就能解決這件事嗎?」
        「誰知道……不過,如果你喜歡大姐姐的話,了解她是你應該要做的事,而不是為了什麼而做。啊,十時了,我掛線了。」
               
        我下定了決心,要做我應該做的事。
       
        翌日,我回到我的母校
        是我和小鳥曾經就讀過的中學。
       
        「不知道宮崎先生找貴校有什麼事呢?」校長是一位約五十出頭的中年男人。他的話充滿了威嚴,使我敬他三分。縱然失去了年輕的光采,但現在的他卻更添幾分莊嚴之感。
        「我就開門見山,我想找一位學生的資料,叫西村小鳥的女生,大約在四年前在貴校讀書的女生。」
        「可是貴校有保密的義務,縱使是國際公司的主席先生,我們也不能答應你這樣的要求。」校長不假思索地道。
        可惡,我不能在此就打退堂鼓……
        「我知道……不過……我必須知道……拜託了﹗」
        我向校長深深叩頭,希望他能明白我的誠意,我並不是為了什麼無聊的目的而來。
        我想知道更多更多小鳥的事,唯一的方法,就是從她的過去入手。
 
        校長吸了一口氣,對我說:
        「宮崎先生是以什麼身份來問這件事?企業的主席?還是作為宮崎祥太而來?」
        「當然是後者。」這點上我還是很有自信。
        校長好像非常滿意我這個答案,笑了一笑,便道:
        「好吧,請稍等。」
 
        過了一會,校長先生便給了我一張小鳥中學時期的學生資料書。當時小鳥登記的住址,是一所孤兒院。
        「……」
 
        我向校長道謝後,便駕車前往那所孤兒院。這所孤兒院位於市中心的一座大廈裡,十分不起眼。如果不是事先知道的話,根本沒可能發覺這裡有一所孤兒院。從表面就能得悉這裡的環境都實不在怎麼樣。
        這座舊式大廈只有四層樓高,而且沒有電梯。樓梯非常陰暗而且狹窄,地面還佈滿廢紙和水漬,走起來非常辛苦。
        孤兒院是在四樓,大概是因為可以方便使用天台。
        沒有門鈴的關係,我便敲了數下木製的大門。因為環境非常寧靜的關係,這幾下敲門聲變得非常刺耳。
        前來開門的是一位幾乎站不直的老婆婆。她滿臉皺紋使我看不清楚五官,滿頭白髮也看到出她飽歷風霜,估計都已經差不多九十歲了。
        「啊……有什麼事?」老婆婆的語速很緩慢,吐每隻字彷彿花了不少氣力。我深怕她的聽覺不太好,便提高了音量道:
        「請問這裡是孤兒院嗎?我有點事情想問……」
        她聽到我說孤兒院後,笑了起來:
        「竟然還有人記得這裡是孤兒院呢……這裡早已經沒有經營了,現在只有我一個人住在這兒。」
        她的笑容彷彿在懷緬過去般,非常慈祥。
        「是嗎……」
        「請進來再說……」
        老婆婆蹣跚地走著,沒有使用拐杖來幫忙走路。我隨便找了地方坐,環視一下這裡的環境。
        雖然殘舊,但地方卻格外寬敞,大概足足有一千呎以上,我能想像到,數十年前,這裡有很多小孩子在嬉戲的情況。
        牆上掛著很多早已褪色的照片。相片裡的都是一些孩子,有男有女,而他們都是笑著的。
        雖然失去了父母,但這裡就是他們第二個家。
        「其實我今天來,是想問一下有關西村小鳥的事情,老婆婆記得嗎?」
        老婆婆沉默了一會,然後說:
        「小鳥嗎?」老婆婆指著某張相片中的一位女孩子,說:
        「當然不會忘記,你看,這個小女孩就是小鳥了,真令人懷念呢……」
       
        相片中的小孩子,全都是掛著笑容的。
        除了小鳥。
        只有小鳥以一副不高興的樣子對著鏡頭。
        「……」
        「這個孩子,自那天開始,我就沒有見她笑過一次……」
        在我心中的小鳥,並不是這個樣子,她應該是個喜歡笑的笨蛋……
       
        老婆婆開始憶述著往事……
 
        小鳥在十二歲的時候進來這所孤兒院的。那年,父母各自結識了新歡,因此便放棄了這段婚姻,小鳥便成為了這場悲劇的犧牲品。
        父母都不願意帶著小鳥組織新家庭,所以乾脆把小鳥寄放在這兒。
 
        「這位大姐姐是小鳥哦,大家好好相處吧﹗」
        十二歲的小鳥,比這裡任何一位小孩子都要年長,因此她揹起了照顧他們的責任。
        「拓也,快做功課,不準看電視﹗」
        「小翠,自己的衣服自己洗,不準拜託別人做……」
        「愛莉,不能挑食﹗」
        日日如是,沒有任何改變。
        重擔壓垮了小鳥。
 
        「就是因為你們不乖,父母才會丟棄你們的﹗」
        在一次吵架中,小鳥說了這句話。
        老婆婆牽著小鳥的手,回到自己的房間去。
        小鳥一直都是如此認為……認為自己又笨又沒用,所以父母才會離棄她,不要她。
        她一直都不快樂。
        在孤兒院的時間,小鳥為了彌補過去,而不停勉強自己去努力,沒有間斷……
        雖然小鳥很努力的學習與工作,但是成績卻未如理想……
        我想,她應該會很恨自己的無能。
        她的童年,失去了笑容。
 
        說起來,我在公司也很從沒見小鳥笑過。
 
        「那個孩子,每晚都在哭,我是知道的……她也很累吧……」老婆婆的話中充滿了後悔。
        「嗯……但因此她才會這麼堅強。是我的話,也許撐不了下去。」
        如果我是小鳥的話,大概會崩潰……
        面對這種不如意的人生,任誰也會感到沮喪,只能成功捱過去的人,才會邁向成功。
        這是神對小鳥的惡作劇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
 
        回到家裡的時候,小鳥便第一時間跑來迎接我。
        「祥太,去了哪啊,小鳥很悶耶……」小鳥抱著小熊的毛偶,樣子十分可愛。
        「傑克不是在陪妳嗎?」傑克是這隻布偶的名字,名字是小鳥取的。
        「小鳥要祥太陪我玩啦……」
        這種撒嬌,以前的小鳥大概沒有試過……
        「好﹗接下來一整天也會陪小鳥,直到小鳥玩到累為止﹗好嗎?」
        只要小鳥能高興就好,其他暫時都不太重要了。
       
        「九」
 
        卡片上再次浮現出數字來。
       
        「是我……祥太。」
        「哦,是你啊。今天有空嗎?」小夜的聲音像是剛睡醒的樣子。
        「沒問題……」
        「那麼你把那面鏡子帶過來,我的地址是……」
        小夜告訴我的地址是非常偏僻的地方,那裡好像是廢棄的工廠區。
        但我沒有絲毫懷疑。
        「還有一點很重要……」我快要掛線的話,小夜變得凝重地道。
        「什麼?」我也變得緊張了起來。
        「就是……」
        「就是……?」我嚥了一下口水,心跳也加速了起來。
        「順道幫我買M記,要巨無霸餐,要大號的。還有可樂要少點冰,薯條要走鹽,因為會胖啊,還有要多一件蘋果批,茄汁要三包,明白了沒?」
        「胖就不要吃老M呀﹗我絕對不會幫妳買﹗」
        我憤怒地掛了線。
       
        話雖如此,經過M記的時候還是照她的菜單買了……
        我真是個沒用的男人啊……
 
        廢棄的工廠區裊杳無人煙,一般人無法想像這裡會有人居住。但我沿著馬路駕駛到一段路時,竟發覺這裡有一間非常別緻的洋房。
        「有這樣的地方嗎?」
        這裡就是小夜給我的住址。
       
        我按了門鈴。
        前來開門的是小夜,那位杏色頭髮的小女孩,她穿著黑色的連身裙,看起來就像人偶般可愛。
        但她看起來依然是一副沒精神的樣子。
        「進來,還有我要你買的東西買了嗎?」
        「可惡﹗盛惠四十大元﹗」
        「哼,有錢人就別這麼計較。」她一手搶過我的老M,然後逕自走進屋裡。
 
        客廳非常寬敞,對比起我的家都毫不遜色。她坐在沙發上,急不及待地打開了我買來的老M,狼吞虎嚥地吃著。
        「給我一條薯條。」我看見她吃得那麼起勁,我也有點想吃。
        「見你特意幫我買過來,就給你一條。」聽起來好像是什麼大恩大德的樣子,但我還是接過她拋過來的薯條。
 
        「那麼進入正題,鏡子帶過來了嗎?」
        「嗯……」我從袋子裡拿出了那面古銅鏡。小夜接過了鏡子,打量了片刻,然後像是失去了興趣似的放下了它。
        「怎麼樣?」我問道。
        「果然沒有了氣息……」
        「氣息?」
        「對,怪異的氣息……」
        「什麼意思?」我不太能理解小夜說話。什麼是怪異?氣息又是指什麼?
        「我直接一點說吧,深怕你不明白。就是說,這面鏡子本身存在著怪異,它能映照出人類心靈的弱點,進行俘虜,嘻嘻。」小夜笑了起來,好像很高興的樣子。
        「……」我的腦海裡還在整理著她的話,因此我讓她繼續說下去。
        「看見你這個樣子,大概已經知道大姐姐心靈的弱點吧?」
        「大概……」
        「其實我主要的目的是回收這面鏡子,因為如果任由它在人類之間流傳的話,恐怕會十分麻煩,所以我並不是為了幫助你們。」
        「那麼……?」
        難道我被她騙了嗎?不會吧?
        看見我的臉一下子變得剎白,小夜大笑了起來:
        「哈哈,別慌嘛,笨蛋﹗事情的解決方法我一定會告訴你,別急。對了,大姐姐出事至今過了多久?」
        我回憶一下,然後道:
        「明天就兩個月了……」
        「這樣就OK了啊。其實這個現象只會維持兩個月就會自動回復正常……所以明天就會沒事啦,哈哈﹗」
        她一邊咬著蘋果批,一邊哄堂大笑……
        「為什麼不一早告訴我?」
        她突然認真的盯著我,說:
        「你知道人類最悲痛的是什麼嗎……?」
        最悲痛的事?有很多吧……要說哪一種事才是最悲傷的話,我實在答不到。小夜像是察覺到我的內心,然後淡淡地道:
        「是後悔,一早告訴你的話,便不會有現在的你……不信的話,要試試看嗎?」
        「你能做到?」
        如果當時我選擇另一個選擇的話,我和她的人生,又會朝著什麼方向發展呢?只是想著,就非常不安。
        「蠢才,說笑而已,人生怎會可以重來呢?人生不是打GAL GAME,沒有SAVE LOAD大法。我們都必須依照我們所選擇的路行走,這才是成長。」小夜說這番話時異常認真,她的眼裡充滿著一些我不理解的感情。
        「說的也是呢……」
        「嗯,就這樣了,鏡子我就回收了,你也不用再擔心了。」
        「嗯……」
        當我正轉身離開的時候,小夜卻叫住了我:
        「最後一問,你想如果撿到鏡子的是你,你會怎樣?」
        我稍稍思考了數秒,便說:
        「笨蛋,我才不會想這些呢,答案你也有了啊。」
        小夜像是十分滿意的這個答案似的,笑了一聲:
        「不錯呢,人類……」
       
        「十」
 
        今天,是最後的一日。
        我和小鳥最後的晚上……
        不,過了今天小鳥還在,只是再不會是現在這個喜歡笑,喜歡和我玩耍的小鳥了。
        雖然我一直都說要小鳥變回原狀,但到了這個時候,卻有萬分不捨。
        這樣好嗎?不如去拜託小夜,把小鳥保持現在這樣吧?這樣的話,小鳥就可以一直擁有單純的心,不是更好嗎?
        一瞬間閃過的念頭……
        我搖搖頭,拍了一下自己的臉龐。
        不能這樣想,我不能那麼自私……
 
        回家後,我和父母交代了情況。
        「小鳥,明天就要回去了……」
        「啊……是這樣嗎?祥太你也努力了呢……」父親拍拍我的肩道。
        「那麼今晚就親自煮小鳥愛吃的東西吧﹗」
        大家都習慣了有小鳥在的家。
 
        「小鳥,喜歡阿姨煮的漢堡扒嗎?」
        「嗯,小鳥很喜歡﹗姨姨我以後還可以一直吃妳煮的飯嗎?」小鳥掛著天真的笑容說這句話,害得母親哭了。
        「姨姨為什麼要哭……小鳥分一半漢堡扒給姨姨妳啊,不要哭啦……」看著母親在哭的小鳥,竟然也一同哭了起來。
        我的鼻子也酸了……
        這是小鳥一直祈求的
        家的感覺。
 
        準備上床睡覺的時候,有人敲我的房門。
        「進來。」
        是小鳥。
        她穿著純白色的睡衣,抱著枕頭,臉色泛紅的樣子。
        「怎麼了?」
        「剛才和阿姨看了鬼電影,小鳥有點點害怕……嘛,只是一點而已……小鳥今晚可以和祥太一起睡嗎?」
        「可以哦,過來吧。」我拍拍床邊,示意小鳥上來睡。小鳥跳了上來,鑽進了我的被窩裡。
        「嘻嘻,祥太的被窩很溫暖很舒服。」
        「笨蛋,誰的被窩都是這樣子的啦。」
        「不是哦,祥太的特別舒服……呵呵。」
        「對了,小鳥,我說故事給妳聽好嗎?」我突然想到一個故事,現在很想說。
        「好啊,小鳥要聽故事……」
        我擁著嬌小的小鳥,開始說起故事來。
       
        「這是灰姑娘的故事……」
        灰姑娘的故事,誰都耳熟能詳的故事。講述一個可憐的少女被姐妹逼害,但在最後卻和王子結婚了,幸福快樂地生活下去。
 
        「結婚?什麼是結婚?」
        「結婚是兩個人相愛的證明,待小鳥長大才說吧……」我輕輕撥弄一下小鳥的髮端。
        小鳥把頭伏在我的胸前,輕聲說:
        「那麼小鳥長大後能和祥太結婚嗎?」
        這時候,我的淚劃過了我的臉龐。
 
        「可是啊,灰姑娘啊……在十二點的時候,要回家了……」
 
        小鳥啊,這段時間妳幸福嗎?我想妳必定會幸福的,畢竟妳經歷了一段妳以前從沒有體驗的時光。這些日子,妳展露過失去了的笑容,那是令我感到溫暖的笑容。
        如果神,曾經把妳重要的東西藏了起來的話,祂把那些東西還給妳了嗎?我想已經還給妳了。
        不過啊,無論是妳抑或是我,我們都不能停濟不前。
        現實中,我們還是要成長,要去面對不同的事情。
        小鳥,妳是個堅強的女孩子。是妳的話,一定沒問題的﹗就把這些回憶藏在心中,開始新的生活吧……
 
        小鳥……
        終會飛向遠方。
 
        「你所打的電話,未有用戶登記,請檢查後再打過來……」
        可惡﹗原本只想聯絡一下小夜,報告情況,但無論我怎打都無法聯繫到她。
        嘛,算了。
        說起來她還欠我四十塊……
 
        「前輩﹗文件辦好了……」
        少女把一份文件放在我的桌子上。
        「西村,不是說過盡量叫我宮崎先生嗎?」小鳥失去了那兩個月的記憶,而且她自己也沒有發覺這段時間記憶的空白期。
        慶幸的是,自此之後她工作的效率提升了,失誤也少了。
        「對不起呢,呵呵,宮崎先生。」
        還有……
        她會笑了。
       
        「啊,對了。宮崎先生你知道這是什麼嗎?這些東西在我衣服的口袋裡出現了。」小鳥從口袋中拿出了一些五顏六色的東西。
        ……
        是我送給她的奇多圈。
        我吸了一口氣,強忍淚水說:
        「是很陳年的玩具啊,可是都沒什麼人玩的了呢,沒用的了。」想不到她竟然還收藏著這些玩具。
        聽到我這樣說,小鳥有點不滿地道:
        「前輩怎能這麼說啊。雖然不知道原因,但我覺得這些玩具對我來說有著很深的意義,看著它們的時候,我的內心就會感到很溫暖……它們都是很珍貴的寶物啊,絕對不是什麼沒用的東西啦,笨﹗蛋﹗」
        我真是傻瓜啊。
        我們的未來絕不是僅此而已。
        「竟然罵老闆是笨蛋,妳去人事部領今個月的薪水,然後……」
        「呵呵,說笑而已,我出去幹活啦,再見﹗」
        她一溜煙跑走了。
 
        辦公室的電話響起了,沒有來電顯示的電話。
 
        「喂?」
        「呵呵,感到失落嗎?要我給你一面鏡子嗎?」電話裡,是一把懶散的女孩子的聲音。
        「才不要,現在這樣也挺好啊……」
        「啊,是這樣嗎?那麼我掛了,不阻你了。」
        「嗯,謝謝你﹗」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