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炎熱的夏天。
        我暫時放下了公司的工作。
        因為……
       
        「吶﹗祥太,一起玩皮球好嗎?」
        「自己玩……」
        「……」
        她抱著皮球走開了。


        她把皮球往牆邊掉了一會之後,又向我這邊跑過來。
        「祥太……」她眼角有點濕潤,撅起小嘴,欲言又止。
        「怎麼了?」
        「我尿褲子了……」
        「……」
        我喚了身旁的傭人帶小鳥去換衣服。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眼前的少女叫西村小鳥。她已經二十歲了,但是行為卻像個十歲的小孩子。在她身上,發生了未知的異變。
        她原本是我的私人秘書。雖然很笨,但為人老實,勤勞,所以我也一直把她留在身邊。
        ……



        「喂,西村,昨天拜託妳預備的文件呢?」
        「那一份?」西村驚訝地看著我。
        「有關光纖上網計劃的報告書嗎?一會開會要用啊﹗」
        「那個……實在很對不起……」她的臉頓時變得鐵青,像是快要哭的樣子。
        「妳這個……唉。我早知道妳會忘記,幸好我早前已經預備好了。妳出去幹活吧,不用在意。」
        要是她在別的公司,這種工作態度恐怕已經不能久留了。
       
        第二天的早上。
        在我的工作桌上放著熱咖啡與三文治,附贈一張字條。


        「實在對不起宮崎前輩。」
        「那個笨蛋。」
        雖然她的工作能力很一般,但待人處事的方面還是不錯。
        順帶一提,西村是我中學時的學妹。她因考不上大學而要出來工作,機緣巧合之下,我請了她做我的秘書。如果你問我有沒有後悔的話……
        這點就不太重要了。
        再順帶一提,我是某些電訊上市公司的主席。這都是父親打拼回來的江山,而我必須要承繼他的事業而學習著。
        沒用的秘書似乎更能令我進步……
 
        不過,變化總是始料不及的。
        「喂呀,宮崎前輩,沒事吧?」
        那天,我帶了西村陪我一起去應酬,但我卻不小心喝多了,整個人迷迷糊糊的,連站起來也要西村扶著,十分狼狽。
        那時候,我的腦袋裡,不知是否醉意之故,竟然泛起了一絲悲傷。
        從小時候到現在,我也跟在父親的背後,不敢違背他的命令。我就像一架火車,乖乖地沿著路軌行走。如果火車脫軌的話,會迎來毀滅。我這種人啊,如果離開了父親的庇蔭,大概什麼都不是。
        眼前的女孩,或許比我更要堅強。
        「宮崎前輩,坐在這裡等我,我去幫你預約了計程車。你的地址是……?」    我隨口說出了一個地址。


        「那裡是時鐘酒店吧……認真點啦﹗」
        「……」
        她坐在我的旁邊。
        她的身體很香,而我的身上大概只有酒的臭味。
        「小鳥……」
        「誒?怎麼突然這樣叫我啦?」
        「我……」
        當我正準備說「喜歡她」的時候,她卻一下子跑開了。
        啊……被她逃開了。
        「前輩,這裡有一面奇怪的鏡子耶﹗」
        在酒吧區的地上會有鏡子?地上有垃圾很正常吧?
        「是什麼女人掉下來的吧?」
        我閉上了眼睛,隨口和應了一下,這件事還沒有引起我的興趣。
        「是嗎?可是這面鏡子很奇怪耶?好像是古銅製的,有這種東西賣的嗎?」
        古銅鏡子?還真是古舊的東西啊。可能是什麼奇怪的女人的喜好吧……


        還真是奇怪的世代啊……
        五光十色的夜區……與懷舊的古銅鏡子……
        光怪陸離的社會……
        意識有點混亂……
 
        「喂,小鳥……」
        沒有回應。
        竟然看得這麼入神……
        「喂……」
        我朝小鳥的方向看去,驚覺小鳥昏倒了在地上。
        「﹗」
        突如其來的狀況,完全驅散了我的醉意。
        我抱起了小鳥的身子,她的面色突然變得蒼白。這傢伙剛才明明只是在喝橙汁,沒有喝酒,為什麼會突然暈倒?
        「喂﹗」
        我輕輕拍了一下她的臉龐。


        沒有醒過來。
        可惡﹗
       
        最後我還是叫了救護車,把小鳥送到醫院。
 
        「二」
 
        電話響起了。
        「喂?」
        「宮崎先生嗎?我是西村小姐的主治醫生……」
        「嗯,她怎麼了?」我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急躁。如果西村有什麼事的話,我肯定會十分內疚。畢竟她是和我工作時出事的,而且……
        「那個……」醫生欲言又止,使我更加不安。
        「快說﹗不會有什麼事吧?」
        「這個……西村小姐一切都很好,但是有些情況,在電話很難說明。宮崎先生可以來醫院一趟嗎?」
       


        很難說明的狀況?會是什麼?如果小鳥真的一切安好的話,還會有什麼事難於啟齒?
        疑惑蓋過了不安的情緒。
        我到了醫院,和醫生會面之後,他叫我自己去看看就會明白。我聽到他這樣說後,也沒有多加追問。
        大概用自己的雙眼去判斷會更好。
        我推開小鳥所在的病房的門。
        她好好的坐在床上,看著窗外的風景。
        呼……
        我鬆了一口氣。
        沒事就大好了
        「喂,西村,怎麼了啦。竟然突然在街上暈倒。」
        小鳥聽到我叫她之後,緩緩回首,直視著我的臉。她的眼神,要說沒神也不是,要說炯炯有神也稱不上。她的眼睛裡充滿了好奇,像是見到了不認識的人般,側首思考著。
        「大哥哥是誰?為什麼會知道小鳥的名字?」
        「?」
        西村說話的語氣變得可愛起來,是新的賣萌方法?
        「這招可對我不管用啦,想請假就直接說吧……我可以私人批妳十天的大假。」
        小鳥側側頭,眼神像是看著陌生人在說鬼話似的道:
        「小鳥不明白大哥哥在說什麼。大假?是什麼?」
        「……」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小鳥的樣子完全不像是在說笑。難道她暈倒的時候撞到了頭嗎?可是衝擊力也太強了吧?
        「西村,知道我是誰嗎?」
        「笨蛋,壞人,色情狂﹗」
        「我可沒有對妳做過什麼……」
        「大哥哥的眼神好像是想吃掉小鳥的樣子。」小鳥皺起了眉頭。
        「是怎樣的眼神啦……嘛,妳……」這個時候應該說什麼好呢?老實說,現在的狀況我完全搞不清楚。這就是醫生所說的麻煩事嗎?的確挺麻煩……
        「妳是西村小鳥對吧?」
        「嗯。」她點點了頭。
        「多少歲?」
        「小學六年級﹗」她露出了囂張的笑容。
        「有什麼好自滿﹗還有,我是問妳多少歲﹗」不自覺向她大聲吼叫了起來。
        「嗚……大哥哥欺負小鳥。」她雙手抱著頭,整個人捲縮了一團。
        「嘛,對不起。小學六年級哦,很厲害哦,大姐姐哦。」
        我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
       
        小鳥現在就像是變成了一個小孩子似的,但是身體卻維持著二十歲少女的模樣。到底是怎樣一回事,雖然某輕小說也有這種情況出現,但她們卻會連身體都變成了該歲數的呀﹗
        我瞄了她一眼。她不知在哪兒拿出了白紙和蠟筆在亂畫著。
        她現在的笑容,我卻是從沒有看過。
        至少在公司沒有。
        「唉,小鳥妹妹,我一會再回來。」還是和醫生聊聊較好。
        「不回來也行﹗耶﹗」她對我做出了鬼臉。
        「耶﹗」我也回敬了一個鬼臉。
        為什麼我會和小孩子賭氣……
 
        「宮崎先生看到了西村小姐的情況了嗎?」
        「嗯……」
        「那麼我就簡單說明一下情況……就是我們都不太清楚是怎麼一回事。」醫生理直氣狀地道。
        「……」
        「我知道宮崎先生想說什麼,你想說會不會是撞到了腦袋吧?不會,因為我們看不到西村小姐有撞傷的痕跡。」
        「……」
        被先讀了嗎?這個白頭老人醫生真不簡單。
        「接下來的是個人的推測。我想可能是心理的影響而導致這個情況,宮崎先生有什麼頭緒嗎?」
        「沒有。」
        老實說,我對小鳥的事並不是很了解。如果小鳥真的是什麼心理陰影而變成了小孩子的話,我又能做什麼呢?
       
        完全沒有頭緒。
        我只知道我不能丟下小鳥不管。因為她是在和我工作的時候出事,我必須負起責任。
        現在的我只能見步行步。
 
        我回到了小鳥的病房,看見她正在睡覺。她弓著身子,像隻蝦似的。我隨手拉了一張椅子,坐在床邊,靜靜看著熟睡得像個小孩子的小鳥。
        幸福的酣睡。
        她現在真的是個小孩子。
        心境上。
        此時,我發現了床邊的桌子上放著一面圓鏡。這是和醫院格調大相逕庭的鏡子,看起來十分古舊。鏡面佈滿了污漬,而鏡背則是銅製的,上面有一些奇怪的花紋,雜亂而沒有邏輯,看起來彷如花痕般。我相信把鏡子放在地上,大概沒有人會在意它。
        但小鳥卻發現了它。
        「難道這一切都和這面鏡子有關係嗎?」
        現在看起來,這面鏡子和普通的鏡子沒有任何分別。我再次仔細打量了它,並沒有發現什麼異樣。
        不過,兩者之間必定有什麼關係……
        無論如何,我的直覺是如此告訴我。
        當我聚精會神思考的時候,小鳥醒來了。她坐直了身子,揉揉眼睛,一副睡眼惺忪的樣子。
        「午安﹗」我對她說。
        「唷,是變態大哥哥哦。」她迷迷糊糊地說著非常危險的說話。
        「我有名字的,我叫宮崎祥太,是妳的老闆。」
        「妳老闆?什麼呀?」她側著頭,裝出聽不懂的樣子。
        「算了。呀,對了,妳拿著這面鏡子照照看。」我把這面銅鏡遞給小鳥。我希望小鳥再接觸這面鏡子的話,就會回復原狀。
        不過事情總不會如次順利。
        「嗚哇,這是什麼東西,很污穢耶﹗」小鳥不情願的拿著鏡子。
        「別多話,照照看。」
        果然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
        我把鏡子收起來。雖然還未知道兩件事情之間的關係,但我相信把它留起來總有用處。
        「對了,小鳥,醫生說可以出院了。妳怎麼辦?」
        雖然我可以把小鳥安置在醫院,但醫生卻建議我帶她出去走走,可以會對病情有一點幫助。
        「……」
        「要回家嗎?」
        「……」
        「怎麼了?」
        小鳥低頭沉思著。
        「小鳥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兒。」
        連記憶也失去了嗎?還真是糟糕的情況……
        我嘆了一口氣,然後道:
        「等我一下。」
        我致電了給公司的人事部。
        「我是宮崎,想查詢一下西村小鳥的住址。」
        「啊,是老闆。請稍等,我立刻幫你查一下。」
        等了片刻後,便有答案了。
        「西村小姐好像是住ABC公寓的。」
        ABC公寓?那不是很殘舊的單人套房嗎?難道這傢伙一直以來都是一個人生活的嗎?
        看來她有著非常複雜的家庭背景。
       
        「小鳥,妳能照顧自己嗎?」
        「嗯﹗沒問題,小鳥是堅強的孩子。」她拍拍自己的胸口,擺出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
        「啊,是嗎?那麼妳削個蘋果給我吃吧﹗」我把蘋果和小刀遞給了她。她接過了蘋果和小刀後,待了良久也沒有開始。
        「那個……」她皺起了眉頭,面有難色。
        「不懂也不用勉強哦。」
        「不,小鳥最擅長削蘋果了﹗」說畢,她便開始用小刀一刀一刀的削著紅紅的蘋果。
        大概過了五分鐘,差不多八成的果肉也被削去了。
        「怎麼樣……」從她的聲線,都知道她對結果沒什麼信心。她的眼眶充滿著淚水,看起來相當不高興的樣子。
        「不用哭啦,就第一次來說,已經尚算不錯了。」我摸著她的頭,安撫著她,一邊吃著骨瘦如柴的可憐蘋果。
        現在的小鳥,失去自理的能力,絕不能讓她自己一個生活。
        既然如此,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吧?
        我自此說服著自己。
 
        「走吧。」
        「誒?去哪裡?」
        「回家……」
        當我轉身打算為小鳥收拾一下行李的時候,我的衣袖被拉住了。
 
        「吶,小鳥是乖孩子,小鳥會努力的,小鳥會做一個很乖很能幹的小孩子,不要掉下小鳥……好嗎?」
        她的說話充滿了悲傷……
        莫名的悲傷……
 
        「當然,我不會掉下小鳥不管。一起……回家吧。」
       
        「三」
       
        我住在山上的洋房,基本上整座山頭都是我們家族的擁有地。我駕著銀灰色的REVENTON林寶堅尼,載著小鳥回我的家。
        我從倒後鏡看了小鳥一眼,她正在愉快的哼著童謠,雙腳在搖呀搖,好像很高興的樣子。
        這傢伙完全不知道在她身上發生的異變……
        鈴……鈴……
        電話響起來了。
        「喂?我是宮崎。」
        「主席﹗你在哪啊?下午不是有個重要會議要開嗎?」電話裡傳來一把非常急躁的男人聲,他大聲地吼叫著。
        「啊,是神田啊。抱歉,我忘記了。」我毫不在乎地道。他聽到我這種態度,便略有不滿地道:
        「今天約了鐵路公司商議有關在各站開設4G wifi 的事宜呀,沒有主席怎麼行?」
        神田是公司的執行董事。
        「這種事交給你就行啦,不說了,正在駕車。」
        「喂……」
        我掛線了。
        這個會議很重要,我知道的。
        不過現在我卻有更加重要的事要做。
        而且我相信神田的能力,所以沒關係。
        ……
       
        一座以紅磚建成的英式洋房映入眼簾。當我的車子接近鐵閘時,大閘徐徐打開,我從小路駛進車房,把車泊好後,便帶著小鳥前往大宅。
        由車房徒步走到大宅時,會經過一個廣闊的花園。花園是我母親非常喜歡的地方,只能由她親自打理,絕不會請什麼花王之類的來打理花園。
 
        「嘩﹗很大的花園和屋子耶。」小鳥手舞足蹈地叫嚷著。
        「嗯,喜歡花兒嗎?」
        「小鳥最喜歡花朵的了﹗」她一臉高興的跑去其中一個花叢旁邊,用小手摸著紫藍色的羽衣甘藍。
       
        「不準碰﹗」遠處傳來了一把嚴厲的女聲。
        是母親……
        小鳥被這句話嚇倒了,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後哭著跑到我的身後,抓著我的衣服。
        母親拖著緩慢而莊嚴的步伐向我們這邊走來,以尖銳的眼神打量著我和我身後的小鳥。
        「母親……」
        「祥太,你不是應該去了開會的嗎?」
        「我……有點事……我把事情交給了神田,母親請放心。」
        「哼,身為一間上市公司的主席,有什麼事會比事業更加重要﹗」
        「那個……」我故意避開了母親的視線。我不懂回答,因為我自己也知道其實我不應該掉下工作不管,但是……
        「你的事情就是帶女孩子回家嗎?」母親把視線轉移到我身後的小鳥。
        「嗚……」小鳥把身體藏在我的背後,不敢和我母親面對面。
        「不是……當中有點事情。」我含糊其詞地道。
        「祥太,你是成年人,你的人際關係我管不了,也不會去管。但是,請你知道有什麼事是應該做,有什麼事是不應做。當中有什麼內情我不想知道,而且你也不會對我說吧?就是這樣……」
        母親看起來相當憤怒的樣子。
        但是,無論如何我都必須向母親交代一下。當母親打算轉身離開的時候,我把她叫住了。
        「母親,她是西村小鳥,是我的秘書。昨天我們外出工作的時候,發生了一點意外,西村也因此失去了記憶。而且她平時好像是自己一個人居住,所以我打算暫時讓她住在我們家,直至她病情有好轉。」
        母親思索了一會後,然後冷冷地道:
        「是這樣啊。」
       
        掉下了這句後便離開了。
        「呼……」
        沒有反對我就當接受了。
        暫時應該沒什麼問題。
 
        「嗚……姨姨……很可怕。」小鳥的聲音變得顫抖了起來。
        「不過啊,小鳥可以住在這裡呢。」
        她的眼睛突然充滿了光采,興奮地道:
        「小鳥能住在這間超—級超級大的屋子裡嗎?」
        「嗯。」
        為什麼會變得這麼快……
        「小鳥能吃很多很多很好吃的食物?」
        「嗯……」
        「能在花園裡跑來跑去?」
        「嗯……」
        「好耶﹗嘻嘻,我最喜歡變態大哥哥了﹗」小鳥綻放出燦爛的笑容地說著可惡的話。
        「我不是叫變態大哥哥啊,我叫祥太﹗祥太,跟我讀一次﹗祥﹗太﹗」我輕輕的拽著小鳥的鼻子。
        「嗚,很痛耶﹗」
        「我沒用力啊,說一次就放過妳﹗」
        「祥……太……嗚……」
        看起來還是個挺易溝通的小女孩呢。
        我滿意地微笑,撫摸著她的頭道:
        「乖孩子。我先帶妳到客房安頓好,便叫人煮些美味的食物給妳吧,好嗎?」
        「嗯﹗」
        純真無邪的笑容。
        如陽光般溫暖。
 
        「四」
 
        小鳥在我家已經差不多一個星期。在這一星期裡,我不自覺減少了在公司的時間,沒需要的時候還是會待在家裡,陪著小鳥。我知道公司的職員對我還是略有微言,尤其是神田。為了穩定員工的情緒,我承諾了待事情結束後,會盡快回到工作崗位。
        然而,我每天醒來,都希望小鳥能回復正常,但這不是感冒,是不會自然好轉的。
        如果不去做什麼,事情就不會解決,這點我是明白的……
       
        「吶,祥太,陪小鳥玩。」小鳥興致勃勃的向我這邊跑來。
        「玩什麼?」
        「沒所謂,有趣的就好了,嘻嘻。」
        「唔……」我完全不懂應該要和小孩子玩什麼才好,在這方面我可是完全沒有經驗。
        「玩扮死遊戲怎麼樣?」
        「不要﹗」」
        這傢伙在某方面好像挺聰明的樣子。
        啊,對了,在雜物房好像放置了我小時候的玩具。雖然不知道那堆玩具是否有趣,但還是值得去看一下。
        「喂,跟我來。」
        我牽著小鳥的手,走到了大屋的閣樓。在走廊的盡頭,有一間彷彿被遺忘了的房間。
        房間裡堆滿了不同的雜物。有舊子的椅子,有壞掉了的電腦,也有不同的箱子。
        「竟然有這麼多廢物沒有清理……小鳥,在房間外等我。」
        不消一會,已經找到了玩具箱。
        因為箱子外面,寫著數隻充滿稚氣的字體。
        「祥太之玩具」
        到時我寫這些字的時候,是抱著怎樣的心情呢?
        我抱著沉甸甸的箱子,和小鳥走到客廳裡。這時候母親外出了,我們才能光明正大的玩耍。
        母親好像不太喜歡小鳥。
        我明白的,大概她會覺得我不務正業吧。
       
        「我要打開囉,期待嗎?」
        「嗯,小鳥很期待。」她握著拳頭,雙眼發出閃爍的光茫。
       
        箱子裡盡是一些充滿著回憶的玩具,但卻非常簇新,完全看不出是放了十多年的東西。
        裡面的玩具有陀螺,棋類,遊戲卡等等,全都非常新淨。
 
        我拿出了一本像是相薄的東西,裡面夾了一堆東西。「書本」裡夾著不同顏色的膠圈,有綠色,有紅色,有灰色的,也有一些是透明的,非常漂亮。
        「這是……奇多圈?」我記得我小時候曾經收集過這件玩具,但從沒有把它們拿來玩過。
        「哇,很漂亮耶﹗」小鳥露出了歡喜的神色,眼睛瞪得老大。
        我把奇多圈全倒了出來,道:
        「小鳥喜歡哪一種顏色?隨便挑吧﹗」
        「唔…」小鳥把食指放到嘴前,一臉認真地挑選著。
        「選多幾款也可以哦。」
        「真的嗎?」
        「嗯。」
        「真的真的?」
        「是啦﹗」
        「好耶﹗」之後小鳥把一堆鮮艷顏色的奇多圈盡收懷內,非常滿足。看到這樣子的她,我也感到快樂。
        這是單純的感染力,能令身邊的人都感到歡喜。
 
        「這個怎樣玩的?」小鳥問道。
        「呵呵,讓我示範一次吧﹗」我把奇多圈平放在地板上,然後用手指用力的按在奇多圈的邊緣,奇多圈猶如青蛙一般,彈了起來。
        小鳥就像看到什麼奇異的魔術似的,嘖嘖稱奇。然後她又紛紛模仿我的動作:
        「唏﹗」她的奇多圈彈了起來,就像跳蚤一樣有趣。
        「這個遊戲就是要把對方的膠圈壓住,就算是贏囉,輪流行動,明白嗎?」我自信地笑了。因為對這傢伙的話,我可是必勝無疑。
        哈哈哈哈﹗
       
        結果以十比零敗北……
       
        「怎麼會……」雖然說這是幸運成份較重的遊戲,但我竟然以大比數敗北,的確是難以讓人接受的賽果。
        「耶﹗祥太很弱喔﹗」她舉起雙手高聲歡呼著。
        「哼,吵死了。」我托著腮子不忿氣地道。
        為什麼我會和小鳥較真……明明我是成年人啊。
        這種心情很奇妙,但卻不討厭。
 
        小鳥把自己的奇多圈放進衣服的口袋裡,微笑著說:
        「謝謝哦,祥太。這些玩具小鳥會好好珍惜的,謝謝你。」
        我看著她,竟然害羞了起來。
        「啊……妳……妳喜歡就好……啊﹗對了,妳肚子餓嗎?餓的話我去叫傭人煮晚飯吧……」
        「餓呀餓呀,小鳥要吃漢堡扒﹗」
        大概妹妹,就是這種感覺吧。
 
        「五」
 
        吃完晚飯後,小鳥坐在沙發上看著完全不有趣的電視節目。而我則在處理著公司的文件。
        「我們來一起掟壽包好不好?」
        電視裡傳出奇怪的對白。
        這是什麼節目呀?
 
        「喂,小鳥﹗」
        沒有回應。
        小鳥在沙發上睡著了。
        我輕輕的搖動了小鳥的身子,道:
        「小鳥,要睡就回房間裡吧,會著涼的啊。」
        「啊,漢堡扒……」
        說起夢話了。
        「喂,起來啦。」
        「唔……」
        睡得像隻小豬一樣。
        「沒辦法吧。」我嘆了一口氣,然後雙手抱起小鳥。
        想不到,這傢伙還挺輕啊。
        我把小鳥抱著她的房間裡,輕輕的把她放在床上,為她蓋好被子。說起來,這還是我第一次進她的房間。房間十分簡潔,沒什麼多餘的擺設,衣服也很整齊的摺疊好,放在一邊。
       
        「是祥太……啊。」小鳥沒氣沒力的說起話來。
        「竟然在床上才醒來……」
        「祥太……」
        「什麼?」
        「祥太……」被多番叫著名字,感覺很奇怪。
        「什麼事啦?」
        「說故事哄小鳥睡覺,可以嗎?」她舉起被子,遮掩著半邊臉孔。
        「小學六年級的大姐姐還要哄睡覺嗎?」
        「我啊,好像見別人的父母也會做這種事情的,所以小鳥也想這種做。祥太,可以嗎?」小鳥用非常誠懇的眼神看著我。
        她的話語中,有著我不能抗拒的魔力。而且這亦不是什麼過份的要求,所以我沒有拒絕的理由。
        「好吧,想聽什麼故事嗎?」老實說,我的腦海裡還沒法組織出什麼故事來,加上本來自己都是很少看書的人。
        什麼經濟學,管理學之類的書還是會看的。
        「什麼也可以哦,只要是祥大說的……」
        好像備受期待的樣子……
        我看到書架上有著一些故事書,便隨手拿了一本來讀。
        得救了﹗
        我沒理會是什麼故事,就開始讀了起來。我見到封面的插畫都是兒童向的,所以應該沒問題吧。
        「這是一個盜賊的故事。」
        吓?
        「盜賊本來是一位商人,家境富裕,物質上都應有盡有。可是,他是一個暴發戶,經常看不起生活在貧民區的人。有一天,家裡發生火災,燒燬了他九成的財產。一夜間,他失去了所有。
        喂﹗這是小孩子讀的書嗎?
        雖然我是這樣想,但我還是照讀下去,而且小鳥的樣子看來都非常有興趣聽下去。
        「一直過著舒適生活的他,他的盜賊生涯當然是一蹋糊塗。不,說是二蹋糊塗都不為過,可以說是非常糟糕,連老人家都搶不贏,還反被打了一頓。哈哈,還真是有趣的笨蛋呢。」
        「別加插自己的感想啦祥太。」
        「知道了。有一天,盜賊走到了海邊,對著海大喊:『神呀﹗為什麼你要這樣對我,為什麼你要奪去我的一切,我有什麼得罪你﹗』」
        到了這裡,我停了下來。
        感覺這是一個很淒涼的故事。
        神奪去了他的一切,令他一無所有。
        人生本是如此。
        突然間,小鳥對我說:
        「祥太,小鳥不明白,為什麼盜賊先生要說神奪去了他的東西呢?」小鳥以疑惑的口吻道。
        「這個啊……因為盜賊覺得他的錢都沒有了,所以才會這樣想吧?」我自己都覺得答得很不肯定。
 
        「小鳥覺得,或許不是這樣啊。神可能只想和我們開一下玩笑,把我們重要的東西收藏起來而已。到了某一天,神會把我們的東西還來,不會是這樣嗎?」小鳥很單純地說出了她的想法。
 
        不知為何,我的淚水在眼眶中打轉。
 
        或許是這樣也說不定。
 
        神對我們,並沒有惡意。
 
        我把故事繼續讀了下去。
        結局,原來是這樣。
 
        小鳥的話,也許沒錯。總有一天,我們會尋回曾經失去的東西。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