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重新開始,我會繼續留在無耳獸和其他動物身邊。

一切多麼率真,世界永遠美好。

原來,重新開始是世上最奢侈的願望。

穿過一層厚厚的迷霧後,四周只剩下漆黑,沒有半點光線,沒有聲響,沒有風。我伏在一個堅硬的表面上,冰冷的。黑暗中彷佛有什麼在動,我不敢作聲。

直到瞳孔習慣了黑暗,我微微蜷曲身體,向前匍匐爬行。身處的地方,彷彿是一個堅硬的黑點,三百六十度延伸下去,擴展成一個無窮無盡的漆黑世界。



我從不曾這樣專注過爬行的動作,神智異常淸醒,五感靈敏,手掌按着地面,冰冷的觸感從五指傳來。全身配合,有節奏地向前爬行。

我可以感覺到,確切地感覺到酷冷的觸感,身體移動的力量。
我在黑暗中摸索,以身體貼近球體的表面,沿着自以爲的前方爬行。沿路間或傳來零碎的聲音,但不敢放軟手腳,聲音與黑影彷佛催逼我加緊動作。

直到爬行了感覺幾小時,才慢慢察覺,地上有弧度。是圓嗎?以此弧度推算,這個是個相當大的球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