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都看不見,一個荒蕪、而且無盡的圓。

天使曾說過,飛機繞地球一圈大約需時十多小時,那麼,爬行呢?沿着這個不知道比地球大或小的球體,我能夠爬到另一面嗎?

如果黑夜和白晝是為了顯示時間的轉變,那麼,沒有白天的地方,時間毫無意義。

我像夜行動物,自張開眼睛,視力便習慣漆黑一片,因而變得敏鋭。我可以看見,地上怖滿細碎的紋路,幼小而隱藏的,像手臂上的微絲血管,默默在流動。

冰冷而堅硬的球體彷彿流動着溫熱的液體,沿着幼小的微𢇁血管,汩汩而流,偶爾帶着微溫,讓我冷僵了的指尖不期然感覺到抖震。



這個堅硬而冰冷,巨大而無聲的球體,流着絲絲的血。

像河流的分支,血從上游緩緩引向我身後的下游,非常緩慢地,無聲地流逝。

這個龐大的球體,處處流露生命的氣息,而且默默在流逝。你受傷了嗎?

我加緊手腳,想趕上血液的源頭。這些黏稠而赤紅的液體,如果生命在流逝,如果我可以的話,我會盡全力阻止,即使化為灰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