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他問我可不可以去我的世界,我還當是童言無忌。

「未來?那麼,我可以去未來嗎?」

「不可以,絶對不可以。」我看着他清澈的眼睛。

我不知道他悄悄地跟着我,直到我聽到身後一聲慘叫。

世上有沒有一個情景,會令你腦海裡沒有了思想,語言的能力被奪走,而你,在那個凍結的瞬間,僵硬的身體,乾澀的眼睛默默流着眼液。一種無法制止,衝擊性的迸發佔據了你,完全的佔有,盡情的掏空。



一片熊熊大火,把他的身體燒起來。

四周一片火海,他右邊的身體痛苦地掙扎,身體各處澎湃地流出血液,火苗沿著血液肆意燃燒起來,滲出濃烈的黑煙,熏得天空一片黑,圈圈重疊結成一球漆黑狀,覆蓋所有光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