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迅即搖晃地衝了出去。

他記起了。

憑他腦海深深處的記憶,他飛快地逃離了了千迴百轉的城堡,一直用兩條腿,向西邊的懸崖狂奔。

「這⋯⋯ 為什麼⋯⋯ 」王問道:「⋯⋯ 哥哥⋯⋯ 尚在人世?」

「他已經不在這個世界⋯⋯ 我都早就不在這個世界。」說罷,我揮一揮白色裙擺,立刻追了出去。



只剩下王在身後:「母親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