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蕪, 蒼涼。  
 
以上是2143年的地球的兩個最佳形容詞。  
 
五十年前, 無數耀眼的核子之火差不多將地表之上所有的東西都燒成灰燼。剩下的只是看不見盡頭的黃沙﹑厚重得不太透光的核雲﹑顏色泛綠的海洋﹑曾証明文明存在的殘破建築。  
 
還有毀滅這曾經美麗的星球的罪人 - 仍在苟延殘喘的人類。  
 
 
可真是一個天大的諷刺。無辜的生物死物都隨爆風而逝, 而最應該從地表之上劃去的卻沒有消失。  


 
 
此刻, 大荒地之上, 一群人正在上演一套追逐戰。  
 
黃沙被風刮起﹑風被機甲刮起。  
 
戰鬥機甲, 從五十年前的世界留下來的遺物之一。看過Iron Man嗎? 機甲就是類似的東西, 當然造型沒有那麼拉風, 也飛不上太空, 但是實用性可卻遠遠的超出了電影內的一件。  
 
在黃沙之中, 大地之上, 四件泥黃色的機甲在前, 在逃; 一件灰色的機甲跟在後, 在追。  
聽起來這的確是很不正常, 但是看起來卻是正常極了。  


 
因為瞎子也可以看出來, 『灰色機甲』的技術比『黃色機甲』們高上太多了。  
 
其中一個『黃色機甲』似是受不了四個人被一個人追著跑的感覺, 毅然轉身, 雙手中的機槍齊射。12.5mm的子彈在空氣中劃過, 高溫刷出一道道橙色的流光, 似是死神的化身直奔向『灰色機甲』。  
 
可惜, 『灰色機甲』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死神。
 
面對舖天蓋地而來的鉛塊, 『灰色機甲』輕易以的一個橫移化解這場兇險。  
 
被打不還手, 可不是他的哲學。  


 
『灰色機甲』抬起手中的一柄足有兩米長的步槍, 幾乎是不用瞄準﹑隨心的扣下扳機!  
 
槍聲如雷!  
 
『灰色機甲』頓時的慢了一慢, 拿槍的雙手也直指半天!  
 
這是何等可怕的後座力! 在高速移動中的數頓重的機甲也可以阻上一阻!  
 
相應的, 子彈獲得了無與倫比的速度, 在那反擊的『黃色機甲』上證明了F=MA這物理公式的真確性!  
 
特製的穿甲彈輕易的撕裂機甲, 橫蠻的力量把『黃色機甲』硬生生的扯成兩段!   
 
不自然扭曲的合金裝甲跟開花的彈頭擦出燦爛的花火, 將漫天飛舞的鮮血照出妖艷的赤紅!  
 


四周彷彿光了一點, 但很快的暗淡下來。  
 
殘屍回歸大地, 再次激起剛落地的黃沙。  
 
那個『黃色機甲』的犧牲給他的同伴賺來寶貴的時間。其他三人迅速的躲進不遠處的一個廢墟之中, 暫失蹤影。  
 
『灰色機甲』沒有冒進, 在廢墟之外徘徊遊蕩, 仔細的觀察內裡的動靜。剩餘的『黃色機甲』似乎鐵了心在裡面等待, 無論『灰色機甲』如何故意露出破綻, 最後甚至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那三人都忍住了手。  
 
是在等支援吧。  
 
『灰色機甲』想。  
 
好吧, 別人不來, 便自己送上門去吧。  
 
『灰色機甲』把他的步槍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 仿佛就是他的情人一樣。然後他拔出了扣在腰間的兩柄手槍, 慢慢的向廢墟開進去。  


 
沿途機甲將身上不必要的負重都丟在地上,為待會可能的近戰作好準備。 
 
厚重的核雲好不容易的掀開一個角落, 好讓人類見識午後陽光該有的樣子。  
 
光明掃過廢墟外的彈坑﹑掃過曾擎天的摩天大樓﹑掃過佈滿鐵鏽的廢車﹑掃過立在廢墟中心的『灰色機甲』。  
 
卻遺漏了躲在暗處的三人。  
 
「喂, 我說, 你們再躲也沒有用啊。」  
 
沒趣的『灰色機甲』說:  
 
「反正早晚也是一個死, 為什麼不死得轟轟烈烈的? 像個縮頭烏龜似的, 你們對得起左臂上的風雷徽章嗎?」  
 


他的目光穿越了頭盔, 也似是穿越了一切的掩護物。  
 
「還是不出來嗎? 算了, 也應該。畢竟螻蟻也尚且偷生, 更何況是螞蟻也不如的生物。」  
 
這樣也還沉得住氣嗎? 『灰色機甲』開始頭痛了。激將法可不是他的強項, 何況對一般的小混混, 以上幾句已經足夠使他們冒火三丈奮不顧身衝前自殺。  
 
果然是『暴風軍團』的人呀。  
 
好吧, 最後一句, 那也不行的話便主動出擊好了。  
 
「對了,你們也知道, 要不被我殺掉的最好方法是什麼吧?」  
 
他頓了一頓。  
 
「就是殺了自己! 不過, 你們如果你們有自殺的勇氣, 也早已出來送死了, 三隻比老鼠還低等的生物。」  


 
「你閉嘴!」一個年青的聲音暴喝。  
 
大魚上釣!   
 
『灰色機甲』的電腦立即運算出聲音的來源, 他亦是第一時間向那裡扣下了扳機!   
 
『砰』!   
 
碎石紛飛!  
 
那青年的黃色機甲露了出來! 『灰色機甲』不加思索,立即連扣扳機,掩體就在金屬顆粒的撞擊之下快速崩壞! 
 
大禍臨頭的青年荒亂閃出掩體,想轉移到不遠處另一廢墟之內。以他身上機甲的速度,這最多也只是一秒半秒內的事情,縱使那短時間內他會暴露在火線之上,但又有多少人能捕捉那一瞬間? 
 
思路是正確,但他還是錯了。 
 
他的對手,就是為數不多,能緊緊抓住時機的人! 
 
早在開槍的同時,『灰色機甲』的噴射器已猛然發動,高速衝向那青年! 在他才閃出掩體的瞬間已經衝到他的前面,手中雙槍不斷發射,子彈在慣性的加持下威力更為強勁, 就像是一個大錘連續的打在青年的機甲的關節之上, 所有機甲最脆弱的一環! 每一粒子彈也使合金裝甲恐怖的陷了進去, 然後貫穿! 不出數槍, 青年便已四肢噴血, 無力倒下。  
 
但還沒有死。  
 
『灰色機甲』知道, 卻沒有空去補刀。  
 
因為另一個『黃色機甲』已經殺了出來拯救他的同伴!  
 
他應該是一個很有經驗的戰士。他手中的機槍瘋狂的向『灰色機甲』傾瀉憤怒, 絲毫沒有瞄準, 這理所當然的對『灰色機甲』造不了太大的傷害。  
 
可是他不在乎, 他的目的不過是要使他的動作慢下來。機槍之下的電鋸才是他的王牌!  
 
一瞬間, 噴射器全開的他已經衝到『灰色機甲』之前! 下一秒, 在怒吼的電鋸定能將『灰色機甲』鋸開! 他已經能夠幻想到那感覺, 就跟以往十數個死在此招之下的人沒有兩樣!  
 
不過『灰色機甲』可不是這麼容易就會被殺死的人!  
 
千鈞一髮間, 他立即做了判斷。機甲及時仰天倒下, 勉強的閃開了電鋸攔腰之禍。同時 他雙手都丟了手槍, 左手捉住那『黃色機甲』的腳, 右手緊握一根從地上伸出的金屬柱!  
 
『吱』!  
 
刺耳的金屬拉扯聲和警報聲充塞了整件機甲, 而『灰色機甲』也似是會隨時被扯開兩片, 不過經特殊強化的金屬支架還是勉強的挺了下來。但是『黃色機甲』的駕駛員可沒有這麼幸運, 他整條左腳也被撕了下來, 而機甲本身的慣性使他飛出了好一陣子才跌在地上, 拖出一條觸目驚心的血路。  
 
『灰色機甲』無視電腦合成的警告聲, 立即翻身站起搜索第三人的位置。那第三人的機甲沒有武器, 手上只有一個黑色的金屬盒子。 要擊倒『灰色機甲』, 他唯一有機會取得的武器只有『灰色機甲』之前放在地上的步槍。  
 
那也是他除了逃外唯一的選擇。  
 
步槍就在十數米處時, 第三人立即把盒子丟到地上, 雙手伸前準備找起那步槍。  
 
不過, 那是錯的選擇。  
 
『轟隆』!!!  
 
機甲的重量觸發了『灰色機甲』預先埋下的反裝甲地雷, 第三人突然的被炸至半空之上, 雙腳齊根而斷! 半秒後他才從天上落下, 重重的摔在步槍之旁。  
 
雖然變故驟生而且身受重傷, 但是他的反應仍是出奇的快而清醒, 勉力伸手找起步槍指向高速衝來的『灰色機甲』, 毫不猶豫的扣下扳機!  
 
 
『噠』  
 
 
第三人難以置信的看著手中步槍, 再扣一次扳機。  
 
 
『噠』  
 
 
「省時間想遺言吧。你以為我會大方得隨隨便便把『勝利』放在地上嗎?」  
 
『灰色機甲』站在第三人的身前, 用黑漆漆的槍管指著他。  
 
當然不會。  
 
第三人無限懊惱的醒覺。  
 
『勝利』反器材狙擊槍, 傳說中的名器。在這武力等於一切的時代, 這一枝步槍的價錢足以養起一個小型軍團。沒有做好足夠的防禦措施, 誰也不會胡亂的丟在一旁。這道理就跟不會無緣無故在地上拾到金塊一樣。  
 
第三人慢慢的脫下臉罩, 目光從『灰色機甲』臉頰擦過, 望向天空的雙眼中有一鼓難以形容﹑不屬將死之人的色彩。  
 
『灰色機甲』沒有說話, 只默默看著, 看著。  
 
很快, 色彩從第三人的眼睛之中消失。而斷腿處的血亦已不再流。  
 
『灰色機甲』拾起他的步槍和盒子, 回頭送了廢墟的兩個傷殘人仕上路。  
 
 
又一陣強風吹起了遍地黃沙。  
 
『灰色機甲』帶著他的任務物品,拖著疲憊的身軀,在滾滾黃沙之中消失無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