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子打開了。 

內裡是無數的文件﹑一部舊式電腦﹑還有一張藍色的磁卡, 都跟本故事無關。 

黑衣人滿意的點點頭, 把盒子細心關上, 然後滿意的看著在他對座的男人。 

「不錯, 『銀狼』…不, 現在應該改稱你為『灰狼』比較貼切吧。」黑衣人開玩笑道。 

男人瞄瞄他放在外面的『灰色機甲』, 無奈的苦笑。雖然這部機甲也不差, 但他還是懷念那銀得耀目的機甲, 還有與它經歷過的種種往事。 



好吧,或許不是全部往事都值得懷念,但總比不堪回首的多上那麼一點點吧。 

而那銀狼機甲現在早已經變成碎片,剩下的零件都變成別人的機甲的一部份。它現在應該已不再是銀色,可能是另一種更鮮艷的顏色吧。 

「這是你應得的報酬。」黑衣人一彈手指,將男人的注意力牽回; 他身後年青的光頭大漢立即把手中的公事包放到桌上。 

『啪』的一聲, 聲起來沉甸甸的。 

男人急不及待的打開公事包, 內裡有一半是紙幣, 另一半是三塊電池, 上面的放射性標籤依舊鮮豔如戰前。 



他急不及待的點算, 卻發現了數目不乎!  

不是少了, 而是多了, 多了許多!  

這只代表了一件事。 

他嘆了一口氣, 問:「說吧, 又有什麼工作。」 

「阿爾法基地。」黑衣人唸出一個名字。 



全屋沉默。 

男人毫不猶豫的把多出的鈔票倒在桌上, 蓋上公事包站起轉身走向門。 

「伊甸園的居住權。」 

男人停住了腳步。 

「我給你重新弄回伊甸園的居住權。」黑衣人說。 

「不可能。」男人回頭看著他。 

「沒有不可能。」黑衣人直直的看進男人的眼底:「我們合作了這麼久, 你不會還猜不出我們的身份吧?」 

「即使你們是舊政府的人…」 



「麥斯.克連, 生於伊甸園, 長於伊甸 園。八年前, 也是十六歲那年殺死了姦殺自己初戀情人的市長兒子被處死刑。及後成功越獄, 之後一直在大荒地之中遊蕩, 當起自由傭兵, 外號『銀狼』。兩年前的失敗任務中不知因何失去了賴以成名的NGA-13『銀狼』機甲, 轉用PA-5R『鎖子甲』, 也跟優…」 

麥斯拍拍手打斷黑衣人:「資料搜集做得不錯。不過, 跟居住權有什麼關係?」 

「再告訴你一件事吧, 你老媽病危, 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黑衣人身體靠前,表情認真。 

「不好笑。」麥斯冷冷的看著他說。 

黑衣人再一次彈手指, 光頭大漢不知從那裡拿出一份文件丟在桌上, 上面印著伊甸園國家醫院 。 

「你自己看。」 

麥斯拿起來一翻, 臉色劇變! 曾經為伊甸園醫院管理局當了幾年暑期工的他十分確定手上的交件並不是偽造,真的由伊甸園裡拿出來的文件。 
 


「你也知道, 你是闖不過伊甸園的防衛線的。在你還有銀狼機甲時是如此, 現在用一部普通的破甲更沒可能, 所以別幹傻事。」 
 
黑衣人的語氣軟了下來:「相信我們, 去阿爾法基地跑一趟, 我們給你弄來居住權去和家人團聚, 見她最後一面。」 
 
麥斯盯了黑衣人一眼, 嘆一口氣, 重新坐下。 

「目標?」 
 
「根據我們的情報, 在基地的核心區域有一件最先進機甲, 你要做的就是把它運出來, 僅此而已。」 
 
「我一個人可不行。」麥斯說。 
 
「當然, 我們亦會派出擾敵部隊, 而你可以找自己的同伴, 但不可多於三個。人越多, 越容易泄密。」 
 
「泄密?」 


 
「對, 我們知道有數個軍團亦同時得到了這情報, 當中包括『暴風軍團』。但是他們都不知道準備的地方是在阿爾法基地。」 
 
「噢, 謝謝。」麥斯幾近呻吟的說。 
 
「還有什麼要問?」 
 
「為什麼那機甲是如此重要? 就算它再強悍, 在數百柄機槍前不也像是紙糊一樣?」 
 
「這可不能透露了。我只能說它真的十分重要。」黑衣人神秘的笑。 
 
「另一個問題, 為什麼是我? 你們自己沒有辦這裡事的特種部隊嗎? 你們就不怕我私吞了那機甲嗎?」麥斯問。 
 
「因為, 老實說, 你比我們的人強。而對你們個體戶來說, 那機甲不過是一個負累。」 
 


黑衣人的意思他明白。要是知道了機甲在他手上, 恐怕政府還有數個軍團都會想要他的命。當然, 大前提是『它真的十分重要』。 
 
「但是, 為了保障我方的權利, 我們會派人跟著你。」 
 
黑衣人又彈響指。這一次光頭大漢沒有再拿出什麼, 而是自己踏前一步。 
 
「我沒有拒絕的權利, 是吧?」 
 
「很遺憾。」黑衣人點點頭:「看開點, 他是今屇軍校的精英, 會帶路, 也能殺人。對任務有什麼問題也可以問他。」 
 
「精英嗎?」麥斯看看那大漢一眼, 給了一個眼色示意他跟上, 然後便自顧自提著公事包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