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麗-醫生-一觸斷症

香港是一個正在漸漸扭曲的社會,至少這一個社會對周小麗來說,是陌生的的。常常有人在說,電視中,醫生在手術失敗後,總會說「我地已經盡左力」,但除了這一句,醫生還能說甚麼?

「我地已經盡左力。」

「你呃人!你班垃圾醫生!俾返個仔.....」面前的那一位婦人哭成淚人,指著周小麗破口大罵,周小麗也只能強忍著,她根本去懶得解釋醫生不是神之類,多年來的經驗不能說習慣--生離死別,誰能習慣--而是她累了。

這是一名一出生就有遺傳病的富二代,不,更貼切是「二世祖」,弄得如斯下場只可以怪他恃著自己有錢,不理身體去放縱。





但他忘了死神從來不會被錢收買。

有人說過,絕望是會傳染,絕望會引發絕望,黑暗會產造黑暗,如骨牌一樣。第二天,這骨牌終於向周小麗壓來。

「庸醫!」

「草菅人命!」

「食屎啦!」





[email protected]#$%^&」

上百人第二天在周小麗上班的時候圍堵她的車,人群包圍著醫院的門口,比較好的就只是破口大罵,竟然還有人掌周小麗耳光!家屬們說要討說法,取公道,但她根本沒法解釋,只覺得這一群人瘋了,這個世界瘋了!

警察來到已經是十多分鐘後的事,周小麗已經於群眾壓力下跪下認錯,還被家屬會押著遊街示眾。

事件平息後,醫院召開了記者會,指出這不是一件醫療事故,但是還會向家屬賠償,記者會完結後,周小麗自殺了。

她是被這世界謀殺的。





足以致命的麻醉劑,無痛的死法,她希望可以到達另一個世界快樂地活著,但是她醒來時,竟然得到了異能。只要她接觸到對方的身體,她都可以知道對方全身上下的所有毛病,大至癌症小至屁股長了瘡也可以知道。

還有一個黑衣人幫她弄了一個新的身份,安排她到外國重新當醫生。但好境不常,半年後她被拉到這殺戮中,為了自己的夢想,為了醫治更多人,那對用來救人的手第一次用來殺人,她正式加入這場殺戮。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