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的一個晚上,我竟喝醉了酒,還斷片睡倒了。

醒過來時,我在一間酒店房裡,枕頭旁邊有一封信。

————————————————————————————————————

李如強:


你昨晚喝醉了,打電話給我叫出來,陪你聊天。你記得嗎?



我知道你肯定不記得。

你對我說,原來你是殺手,做了六年,殺了很多人。雖然你一直有把酬勞的一半,還給死者家人。但這並沒有填滿你的空虛。你很想離開這個生活。

可惜,殺手組織控制了你,在你體內殖入一個「毒牙」。如果你背叛他們,你就會立即死亡。

你說,很討厭,很想剷除整個殺手組織。你只想過回平靜的生活。

你又說,現任女友竟然,是你殺過的某個人的女兒。你對她很內疚,但又不敢就此離開她。而你們之間,感覺早變得很怪,像個同屋的住客。



而你的一個中學同學,也就是我好朋友「阿芝」,近來確診患了癌症,已經晚期了。你知道她雖然已經結婚了,但還喜歡你。

李如強,看來你過得比我還糟。

我可以幫你,解決以上的問題。但你亦要幫我。

正好你是殺手,我正好有一個清單,上面有我要殺的人。你幫我全部殺掉。

放心,我已經想到全盤計劃。但要兩年後,才可以實行。



兩年之後,我會對你說一個大話。

然後,我會逐步指示你。你只要順著來實行,就可以了。

記住,這件事只有我一個人在策劃。不要相信任何人。甚至我日後帶給你的訊息,都可能是假的,可能是為了掩人耳目。

你不是棋藝高手嗎?這次我們就來下一盤吧。

最後我答應你,你的問題,會得到最妥善的解決。

告訴你一件事。離開你之後的這麼多年來,我從來沒喜歡過人。反而,你像是我最不討厭的一個男人。如果你想,這些事之後,我們就在一起吧,好嗎?

畢竟我們都太聰明,很難找個能明白自己的伴。



一起耐心等待吧。


陳紫瑩

————————————————————————————————————


經過這許多事,陳紫瑩果然沒有吹牛。我原本的難題,都得到一個解決。我解除了毒牙、離開了殺手組織。

小阮最後知道我殺了她父親,亦接受了我解釋,感謝我多年養育之恩,大家和平分開。

至於阿芝,雖然癌症治不好,但最後為救愛人而死,轟轟烈烈,也不枉了。

至於殺手組織,亦因我們而解散了。我得到一種贖罪感。




陳紫瑩的清單上,列出侵犯過她的人,包括:君田義、胡一良、紋身師、李青博。最後,我一個不漏地替她殺盡了。

這一年間發生許多事,身邊的每個人,的每句話,我都不會輕易相信。真真假假、互相欺騙、千絲萬縷。到頭來,就當發了一場夢吧。

我真是陳紫瑩弟弟也好,也是也好。到了最後,我沒和她在一起。我不想再跟她下棋了。每一步都很累。

就讓我們的恩怨,像盤棋一樣,放在這裡。

我還是回孤兒院,等待著一個永遠回不來的女人。


一切如我們所願,山谷裡不會再有槍聲。




<全文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