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抱著陳紫瑩,上了一隻快艇。

乘著晨光,我們在海面上乘風破浪,很快回到海下灣。

「你猜你爸媽哥哥,會去哪裡?」我問著。

陳紫瑩搖搖頭,嘴角上揚著說:「不知道。可能回日本吧。」

「你呢?有甚麼打算?」我問她。



「哈哈,我打算去紋身。你的名字我還差一筆。紋完整了,就把你殺掉。」她說。

我知道她在說笑。

「你呢?有何打算?」她問。

我瞧著廣闊的海面,說道:「不知道。可能回檳城吧。」

「你別騙我了。你一定回孤兒院。放心吧,我不會找你麻煩的。」她說。



我被她說中心事。我真的怕她來孤兒院搗亂,才故意說會去檳城。

我拿起一塊小石塊,遠遠扔了在海面上。

「就這樣吧,我走了,好弟弟。」她忽爾豪邁起來,用力拍了拍我肩,轉身走了。

我不去理她,逕自扔擲石塊。

「喂!李如強!」她又喊著我。



我就知道她會回頭。

「告訴你吧,我媽生完我之後,根本沒有再大肚。她是騙人的!」她大聲說。

我冷笑一聲,說:「我猜我來這裡之前,不懂查明自己身世嗎?」

我從不相信片面之詞,即使聽上來有多麼合理。

「信不信由你。」她銀鈴般的笑聲,漸漸遠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