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著飯盒低著頭慢慢地走出宿舍大樓,突然“砰”一聲一個人掉在了我的腳下,我感覺一股餘熱粘稠的液體濺落在我的臉上,我本能地向後退,腳卻已經提不起來,跌在地下上。

正好和一雙直瞪著的大眼睛對視著,那張原本就非常醜陋的臉,像是被車輾過拍一樣,呈現出一種奇怪的形狀。

猛然間我看見他的嘴角詭異地微笑,恐怖的感覺迅速地襲擊著我的大腦神經。

「啊!啊!!」我大驚地連聲尖叫著,然後我聽見有人在喊「有人跳樓!快打999!」

緊接著一個不屬於人類的怪笑聲在我耳邊響起,我驚恐地用手捂住耳朵,我再也接受不了恐怖的摧殘,暈了過去……



事件是中學開學的第一天,我便非常沮喪,因為我的隔離位是一個超級醜男,「醜」一字也在足形他的長相,去海洋公園萬聖誕一定不需要化妝的。

老師點名叫我坐在他身邊的時候,我竟然有了一種想哭的感覺,我沮喪地把書包「砰」一聲擲在了桌子上,他竟然衝著我呲牙一笑,我的頭都快炸開,心諗:仆街!你這隻怪物那麼沒有公德心!影響市容的,你知道嗎?

開學不久,我和班裏一位叫小雲的女同學成為了好朋友,小雲是我們班公認的校花,有許多男生送情信給她。

但她對那些男生似乎都看不上眼,我常常感歎地說:「小雲,你眼角太高了!」她總是笑著不回答。

有一天放學,小雲把一封信塞在我手上:「哈哈!笑死我喇!」大笑著說:「你猜猜是誰寫結算我的?」



我好奇地打開看一眼,署名的位置寫著王一峰。我「噗」一聲笑了出來,竟然是我隔離位的超級醜男寫的。隨後小雲笑著說了一句更讓我震驚的話:「我答應了他!」

「什麼?你傻的嗎?你答應了?」小雲沒回答我的驚訝,而是神神秘秘地把我拉近,在我耳邊說要捉弄一下王一峰。

她一臉得意的看著我,我有些不安的說:「這樣做會不會有些過分?」小雲瞪了我一眼不高興地問:「你玩唔玩架?唔玩就算!」

我趕緊說:「玩,玩!公主殿下的older有誰夠膽不服從!」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