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知不覺間已經走回了宿舍,準備一切東西。

天黑了,我按照小雲計劃打一個電話給王一峰:「小雲腳扭傷了,出不了門口。」

聽見王一峰在另一邊緊張地問:「她不要緊嗎?用不用去醫院呀!?」

我說:「幾嚴重,我今天有事要出去一下,你有時間可以來照顧小雲嗎?」

他馬上說:「好,我馬上就去!」聲音有些激動。



王一峰不用十分鐘就到了,手裏還拿著一些生果,我和室友躲在衣櫃吃花生等看戲。

小雲躺在床上,王一峰顯得很緊張,說話都有些結巴了,他問小雲:「還疼嗎?」

小雲故意「哎呀!當然痛啦!」然後指著桌子上的水說:「能幫我帶一杯水嗎?」

王一峰立即把水遞給小雲,小雲故意沒拿穩,水潑到王一峰身上。小雲趕緊抱歉地說:「哎呀!真對不起,趕緊把褲脫下!」

王一峰一聽脫褲,臉上馬上泛起異樣的紅色,不知所措地站在地上。小雲假裝生氣地說:「快點啦,感冒就不好了!」



王一峰滿臉通紅地脫下褲子,剩下底褲呆呆地站著。我們兩個見時機到,拿著相機衝了出來,「哢嚓…哢嚓…」在閃光燈不斷閃著下,王一峰尷尬地用手擋住身體,迅速地拿起褲子逃跑了。

第二天校園的通告板上,貼滿了王一峰露體狂的照片,一時間他成為了學校嘲笑的重點。

可是萬萬沒想到王一峰竟然想不開跳樓了,而且就死在我的腳下……

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早上。父母焦急地站在我的床前,我恐懼地抓住爸爸的手,語無倫次的說:「爸爸!他死了嗎?他還看著我微笑,好恐怖,我好怕……嗚嗚」

爸爸拍著我膊頭懷裏安慰著說:「乖女不要怕,沒事的…過去了!」突然一個尖銳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現在才剛剛開始……哈哈…」我恐怖地推開爸爸,驚慌地四下尋找聲音的來源,病房的四周除了四幅白雪雪的牆之外什麽也沒有,我拚命地用手緊緊的捂住耳朵,害怕這個聲音再傳進耳朵裏。



我急躁地扭動著身體,一波一波的恐懼感襲遍我的全身。這時候我看見王一峰他臉上的骨骼在落地後摔得粉碎,沒有骨骼支撐的臉上的肉軟軟地耷拉著。五官完全脫離了正位,他越來越近,我恐怖地大聲叫嚷著想逃,但好像中了定身術一樣,完全提不起腳一樣,我再次昏倒過去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