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非常有好奇心和愛冒險的人,總愛在平淡的生活中尋找刺激。

星期六就去約好朋友李倫星晚上去摩星嶺一間荒廢的屋一起探鬼。李倫星一聽嚇得面色慘白。

「你神經病嗎?我不去,你也不要去,太恐怖了。」

「怕什麽,有我呢!」我鼓勵他。其實,我硬拉著他也不過是要找個伴壯膽。經過我整整一天的纏磨,最後李倫星終於勉強點頭答應。

李倫星比約定時間晚了一點。



「手電筒有?指南針有?」我問。

「帶了。」他說。傻的也看得出,李倫星很害怕,聲音都在微微打顫。其實我的心裏也有點緊張,但是更多的是興奮,對於今晚的冒險,我有點迫不及待。

穿過war game 區,10分鍾之後,我們抵達鬼屋前。夜色下的這棟古老樓房比白天看上去顯得更加陰森恐怖。兩扇樓門一開一合,裏麵黑漆漆的看不到任何東西。李倫星扯著我的衣服說:「我們回去吧,我害怕。」隔著衣服我都能感覺到他的手冰涼冰涼的和發抖。

其實我看著那月色下的樓房,心裏也有點發毛。但是服輸不是我的性格。我說:「都已經黎到喇,回去的話被傻仔強他們笑到面黃!跟我來,沒事的。」

我一伸手,推開了掩著的半扇門。門發出許久沒有潤滑過的嘎吱聲。我打開手電筒,樓道裏的結構和我們現在住的男生宿舍差不多,李倫星跟在我的身後,樓道裏寂靜極,只聽見我們的腳步聲,沙沙……沙沙……



正對著門口的是水房,一排水龍頭在慘淡的月光下散發出金屬色。偶爾,還滴下一滴水來,發出的微小聲音在那樣的環境下聽起來,很有驚嚇性。

水房左邊是廁所,門口掛的牌子歪到一邊。廁所是鬼故事最經常發生的地方,當然要進去探險一下。

我拉著李倫星走進去。狹小的空間內幾乎伸手不見五指,我用手電筒上下掃了一圈,看見幾乎所有的角落都積滿了蜘蛛網,地上橫七豎八的放著幾把掃帚。廁所的隔斷有的已經沒有了門,有門的也都是掉了半邊,歪斜在旁邊。李倫星堅持不肯再進去一步,無奈,我只好退了出來。

我們沿著走廊向右走。我推開頭一間的門,屋裏的一景一物映入我的已經開始適應黑暗的眼睛。屋裏的兩邊是兩排雙層的床,左邊兩個,右邊一個,旁邊是一個儲物櫃,看來這裡前身應該是營地宿舍。

「真厲害!」我說:「我們學校真cheap,還是用同樣的櫃。看!和我們宿舍裏的一樣。」



李倫星顯然沒有心思去研究這個,他用微微發顫的聲音說:「還是走吧,轉一圈也夠了!」

我正想開口表示反對,但要說出的話被我們接下來聽到的一個聲音截住了。
我們聽到了腳步聲!那腳步聲從走廊的方向傳來。雖然是輕輕的,但在寂靜無聲的夜裏聽得很清楚。那的確是腳步聲,而且,是越來越近地向我們走來!

我渾身的汗毛一下竪了起來,下意識地熄滅了手裏的手電。李倫星肯定聽到了那個聲音,月色下她的臉蒼白如紙。我們站在原地,大氣也不敢出,不知道該怎麽辦。聽著那聲音漸漸地進了,但是自己的腳像是脫離了身體,一動不能動。

腳步聲到了門前,停頓了一下,然後門被緩緩得推開了。一點點,一點點……在門被完全推開的一瞬間,我不知道哪裏來的勇氣,一下我擰亮了手裏的電筒,同時不可壓抑地發出一聲尖叫...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