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出尖叫的不只是我一個人,進來的那個人叫的聲音比我還大。手電的光柱裏我看見一張同樣充滿恐懼的臉。卻原來是同班的女生倩兒!

「妖!會嚇死人!」我惱怒的說,驚魂不定,一顆心咚咚地不住猛烈狂跳。

「你嚇死我才對!」倩兒看來也是受驚不淺。「你們都來探靈,又先不說一聲!」

李倫星說:「別說了,快回去!」

她嘟囔著:「就不該來,回去了。」倩兒邊說邊朝外走去:「只是一個破屋,什麽都沒有。」



我和李倫星跟在她的身後向外走。但是走到門口的時候,我突然改變了注意。我說:「你們先回去吧,我再到樓上看看。」

李倫星顯然被我的這個突如其來的決定嚇壞,他說:「你瘋了嗎?別去,求你啦!」

倩兒說:「我看他十成是傻的!,別理他!我們走。回去睡覺。」

李倫星遲疑著站在那裏。說實話,我不希望他走,我一個人留下還是多少有點害怕,但是好強的心裏讓我說不出挽留的話,再說他膽比較小,我不想太為難他。最後李倫星看了我一眼,他了解我,知道不可能說服我。

他歎了一口氣說:「倩兒你先回去吧!」



「兩個傻仔!」倩兒丟下一句話,就走出門口。

我很高興李倫星能留下來陪我,他一向膽小,平時我們講鬼故事他都不聽。今天能為友誼犧牲真讓我感動,雖然我猜這可能也是因為他不敢一個人在晚上回Hall 吧。

李倫星顯然是很不情願留下來的,他一邊上樓,一邊埋怨我。

我說:「人家倩兒一個女的都敢來,我們是兩個人,輸了!人家連手電都沒帶,再說答應傻強要拿點証明回去。」我說。

李倫星停住了腳步,他用懇求的目光看著我:「不可以!」他說:「我聽說動了人家的東西,會驚擾呀(飄)!」



「哈哈!」我掩飾的假笑了幾聲:「我還以為你是無神論!放心吧,沒有鬼的,都是自己嚇自己的,像剛才遇到倩兒一樣!」

她歎了口氣,我拉起他的手繼續往樓上走,我們兩個人的手全都冰涼如鐵。

這個樓一共有四層,我把李倫星拉到了最高一層。我看著李倫星蒼白的面色,忽然想嚇唬他一下。

突然之間,我說:「知道為什麽來這層嗎?聽說那個男人和女人當年就是從這一層跳下去殉情!」我說完就有點後悔自己的殘忍了,因為我看到李倫星幾乎被我嚇哭了,眼裏竟然浮現了盈盈淚光。

他雙手抓住我的胳膊,乞求似的說:「我們還是走吧,我一分鍾都不想再待下去。走吧!」但是既然都已經走到這裏了,不拿到點証據,豈不前功盡棄?

我安慰他說:「走,走!」我指著走廊盡頭的那間宿舍說:「看完那間房就走!」那間宿舍,就是傳說中殉情跳樓的地點。

李倫星顯然也是知道的,他畏懼的看著那間房門說:「不要進去!」
我自然不會聽,還是推門走了進去。我用手電四下裏照射著。這間房的布局和剛才樓下的那間除了方向不同以外沒有什麽區別。雜亂肮髒的架,床,櫃子,桌。牆上還有幾張不知什麽年代的張貼畫塵土太厚,根本看不清畫的內容,只看出十分的陳舊。我上上下下地搜尋著,想著帶點什麽走。



李倫星顯然很不適應房裏的一切,板著臉站在那裏。「你玩夠了沒有,快走吧!」他顯然是有點生氣了。

「好啦,好啦。」我也覺得自己有點過分:「真無趣!走啦!」

然而就在我轉身的那刹那,床底下的一樣東西吸引可我的注意。「等等!」我叫:「看!那是什麽?」

那是一個相簿,靜靜的躺在靠窗的床下一個不為人察覺的角落。我像發現了寶物一樣,一下子跳過去,伸手把它抓在手裏。李倫星懇求:「還是別亂動這屋裏的東西。我最後說一遍,你把它放回去!」 說著伸出手來似乎要把那個相簿搶過來扔掉。

「怕什麽!」我怕他再來強硬的,轉身背對著他開始翻看。但是讓我大失所望的是,那竟是一個空相簿,入面一個字都沒有。

我覺得沮喪,但又一想不管怎樣,拿了本照簿回去給傻強看,也不算空手白來!就在這時,一張白紙像一隻蝴蝶一樣地從相簿裏飄了出來。我手級眼快一把抓住。

那竟然是一張照片!我的心被這突如其來的發現激動的砰砰亂跳。

「李倫星!你看!是張照片!」我激動的叫道。照片的背面是兩行字,用鋼筆寫著"秋。"然後是年份:1965年。



這不就是傳說裏那一男一女的名字嗎!還有年份,1965年真是太正!我為自己的發現狂喜不已,如果把這張照片拿回去給傻強他們看,一定把他們佩服死!

我小心翼翼的把照片翻過來。一張黑白的照片,帶著那個時代的氣息。是一張合影,照片上一男一女並排站著。

我說:「李倫星你快看,他們應該就是殉情男女照片。一定沒錯!」我將手電筒移進以便看清楚照片上的兩個人。

「快點看,他們穿的衣服好老土,那個女的長的還挺漂亮!那個男的...」

「他……他……等等...」我嚇得舌頭突然不聽使喚,雙手開始發抖,手電筒的光也隨之顫動起來

「男的,這個男的,為什麼長得……」
李倫星的聲音在我身後向起,在這空曠的屋子裏,他平時溫柔的聲音變得淒厲而陰森,他說:「為什麼長得和我一模一樣,是不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