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救命呀!有人想跳樓呀!」掃街的姐姐突然瞪大眼睛,手指著醫院住院樓七樓的窗台,一手拿著掃帚,召集行走的路人。不到一分鍾時間,住院大樓樓下就被圍得水泄不通。

「為什麼想不開呢?看上去還很年輕!」
「感情?家事?」

坐在窗台上的那位女子似乎什麽都看不到什麽都聽不到。眼睛直直的看著前方,既沒有往下跳的傾向,也沒有要進去的打算。

就當人群將要散去之時,女子突然從窗台上站了起來,她身體前傾著,似乎想要看清楚什麽。這一舉動立刻讓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在那一刻,大街上沒有了以往的喧鬧,沒有了嘈雜的車鳴,似乎都在等待著一個結果。

令大家感到慶幸的是,女子並沒有跳下來,而是轉過身,被醫生護士帶著回到病房。


「我看到她,她還在我身邊呢,她沒有走到,所以我不能死!」女子臉上漸漸微笑容。這時,醫生護士都皺緊了眉頭,似乎感覺到了情況的不妙。 

原來,女人因為前幾天發生的車禍被送至醫院的,還好全身上下除一些擦傷之外,頭部受到較重的撞擊,但經過幾天的治療,情況還算比較樂觀。然而,令所有人感到惋惜的是,她六歲的小女兒卻未能逃脫死亡的命運,如今正躺在冰冷的殮房裏。

晚上的住院樓仍舊是燈火通明,白天的事情讓值班的醫生護士都提高了警惕。醫院還特意安排實習護士心鈴盯著女子的病房,以防發生什麽意外。

到了深夜的時候,多數病人都已經睡覺,走廊裏也少了白天那些慌亂的腳步聲。但心鈴仍然打起十二分精神,時不時的向那名女子的病房門口看去。好不容易捱到了凌晨三點多,心鈴心想這時候她應該睡著了吧,於是懶懶地就趴在了桌上。

「BB,來媽媽身體,BB…」突如其來的聲音打破了深夜的寧靜,心鈴不得不睜開朦朧的睡眼,那個跳樓女子正看著走廊的另念念有詞。心鈴毫不遲疑地跑過去拉住了女子...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