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世途黑暗,人情冷暖,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甘心嗎? 在最低層的打滾。 想出人頭地嗎? 機會不會走近你,因你不在圈子裡。 但那個"他"曾一生與更高位格的存在交鋒! 你會如何選擇? 你的代價?



地心火湖 - 蟲洞初現

烈日當空,黃沙萬里,沒有丁點人類的足跡。四境皆空,唯獨流沙河。
流沙河是這遍沙漠的地標,亦是絕望的地標,它代表著沙漠的中央,百里之內沒有半滴水份。沒有上游也沒有下游,從平平無奇靜止不動的的沙丘,突然湧出異常沈重帶金色的黄沙,帶動周遭的沙土不斷下沈,直到上面的沙土回復平平無奇的沙丘。由於這個現象長期集中在流沙河,令此處的土變得特別暗黃。
六個年青人到逹流沙河邊,身後十來匹脫水的馬屍,流沙河上有三具浮屍,看來是有在崎途掙扎離開流沙河的人,在沙土中活活地給悶死。
粉紅衣少女首先開口﹕“情報延誤,有人捷足先登。”一邊說著一邊把弄著手掌心的大蜘蛛黑寡婦。
身邊一位黑衣書生眉頭一緊,說道﹕“昨晚見到的應該五蓮教的人,蒼龍的也有不少,看來流沙河也消化不完。”
青衣少女興奮地搶著說﹕“流沙河底部便是火湖,進蟲洞必經之路。我的寶石!我的寶石!我來了。來來,我們快快下去。”
赤衣少年輕笑道﹕“青雨,不要那麼心急。你兄長沒有跟來,但卻千叮囑萬叮囑你要平安回去,小心照顧自己呀。”
青衣少女回應﹕“哼! 青雨自會小心,不勞赤師兄費心。”


六人悄作預備,隨即跳入流沙河,任由身體下沉。對他們來說五、六分鐘的閉氣算不得什麼,但要同時使用千斤墮讓身體不被流沙橫向沖走,又要防止沙土經口鼻進入,倒不是人人做得到。
隨著腳下溫度上升,六人手中摸出暗器,在感到腳要離開沙土時,六人立即向下投出暗器。當六人從四米多高的石洞頂跳下時,第二發暗器隨即再度射出。
“媽的,誰放的暗器?” 東邊傳來數下受傷的呼叫聲音後,一把中年的咒罵聲立時傳回來。
“走!” 黑衣書生輕道,跟著手指在石面上亂劃數下,便隨五人走的熱氣來源的方向離開。
不到片刻,五名年白衣大漢氣沖沖的趕到,立即留意到地上的圖案。
“二師兄,看來這個仇不能報了。” 一名較高瘦的男子說。
“走得真快,幸好來遲了,想不到他也來,放心,沒有毒。” 被稱為二師兄的短髮大漢點頭道,看看身後中鏢的二人。銀鏢菱角,沒有倒勾,入肉二分,不深不淺。
“看來這次是他和白老頭之爭,我們去看看有沒有餘下吧,或者不用空手而回。”另一人道。
高瘦的男子隨手拍碎地上的螳螂圖件,咀角暗笑。
“又或者可以賣一個人情給白蓮教,走。”


 
剛進石洞的六名青年,論拳腳功夫只能算是大陸上二三流的好手,但若放在靈藥界別中,這六人可算是年青一輩的一等貨色。剛剛劃地為圖的黑衣書生,便是藥皇七毒之二,金螳螂。內外雙修,並成功配受金銀燕的靈源子,毒霧能自雙掌發出,毫無先兆,教人防不勝防。
 
六人迅速到逹熱氣的源頭,火湖。整整一個十七、八米的的湖水,全是紅紅黑黑的熔岩,不時更有岩漿爆出,拳頭大的小火石此起彼落,耀目非常。可是單單站在火湖的旁邊,六人已經全身濕透,難受異常。遠處正正對岸可見一個只容二人同過的石洞,內則微微向上斜,隠隠有金塵飄揚,正是此行的目的地,金甲巨虫的虫洞。
“看來沒有還人成功。” 金螳螂觀看著四周,六人中只有他的衣服沒有濕透,反而有一股淡淡的寒氣從其身上發出。就算是以寒冰奇毒見稱的秀峰仙子的配受者-冰琥也沒有金螳螂這份輕鬆。看到洞口不停地有金塵飄揚,證明另一面的巨虫正在移動,巨大的身體互相撞擊產生的大量金塵。最重要的是,金塵飄出,可以推測其洞內沒有阻隔,有人埋伏的機會不大。如果能在這個高溫下埋伏,此人功力也非比尋常,此等高手也不恥去埋伏。在這個火湖邊的小小踏腳石上,如果有人在你剛剛進洞時向你投幾塊小石頭,怕你功夫再好,也不好受;若被人逼出石洞,那跌入火湖的後果,大家心中有數。不論那一個世界中,人都是最讓人頭痛的天敵。
所以這一刻的情況在金螳螂看來已是極佳。
“火湖之熱極度消內力,盡快過湖。赤仔,這次看你呀” 轉身對一名十七八歲的亂髮少年說。火湖上空之熱力非一般高手能忍受,慢慢爬過去明顯不是明智的選擇,也不是金螳螂的想法。
看看站在湖邊的,有七、八群人,彼此都保持一定距離。
“放心,師兄,信我。” 少年笑道,不知為何這人總是似笑非笑的。
一條長近十米長、粗約兩三寸的巨型蜈蚣從少年手中射出,釘在離火湖約十呎的石洞頂部,少年隨即躍起,以蜈蚣鞭的鐘擺力,一擺一蕩便站進在蟲洞口。


其他先到但苦苦不知如何過湖的高手們,剛剛還在心中取笑著金螳螂和少年的對話。誰知還沒有回過神來,這人居然已經踏在他們想破頭腦都未想踏上的地方。
“鞭尾已經燒熔了,金師兄你小心。” 少年沒有多等,手心一揮,蜈蚣鞭像鐘擺一樣又擺到金螳螂面前,可見尾端還燒著火。
“連蜈蚣鞭也能瞬間燒著,這湖水碰不得。”少年向同行者呼叫後便閃身入洞。
接著一道青綠蛇鞭也像少年一般射出,借助已釘入洞頂的蜈蚣鞭,一下子,那青衣少女踏上蟲洞,但顯然沒有那少年那麼輕鬆,滿面大汗。
“青雨這小鬼,真是心急。” 金螳螂也借蜈蚣鞭擺過了火湖。
其餘四人有三人也借用蜈蚣鞭的鐘擺,而最後一個粉紅衣少女則凌空疾走而去,當她走了過去後,一條火線在眾人眼前出現。有見識者立即明白,少女是在眾人留意不到時射一束細絲到洞石口,隨即踏絲而過。她不敢停留半刻,只因細絲的壽命在火湖面前也只是數秒。
“此等絲上的輕功,應該是藥皇谷的蜘蛛門吧?” 一人問道。
“七毒出其六,看來藥皇谷志在必得。” 看著釘在洞頂燃燒中的廢鐵,露出打入洞頂的小部份,此鞭在射入石頂後,鞭諯的倒勾再插進石中,仿可以承受多人的搖擺力,前一刻這仍是江湖上一件奇兵: 蜈蚣鞭,藥皇七毒的赤蜈蚣的貼身兵器。
已有 0 人追稿